凤鸣轩小说 > 姑娘妙手回春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白天 黑夜

第 57 页

 

  “两个怎么够!”她话还未说完,锦修便拧眉打断她,“再说,若是不幸全生了儿子怎么办?说好一窝就是一窝,依依你不能说话不算话!”

  他已经开始想像被一群小依依围绕的景象,那该会是多么的美好。

  闻言沐依儿额角狂抽,却还是不放弃和他据理力争,然而不管她说啥,锦修都有话能反驳回来,到后来她已经不想说话了,任由他去幻想。

  两人甚至连到达目的地,将一群人药倒的时候都还在讨价还价……

  待一切处理完,被救回的墨深拖着载着乱党的马车缓缓的跟在两人身后,望着那夕阳下拉得老长的身影,彷佛会就这么跟着他们走到天长地久……

  尾声 大喜之日

  蔺府前张灯结彩,大红灯笼高高挂。

  大门外停放着宽大华丽的花轿,花轿以绣着飞凤的真丝布料制成,上面满是玛瑙与玉石,旁边垂下来的圆珠还是珍珠,这么一顶小小的花轿便已是价值不菲,更别说那让人目不暇给的聘礼。

  花轿旁有着八排的家丁、八排的侍女以及八排的挑夫。

  那八排侍女手上均捧着一只雕刻精美的锦盒,一进门,玉手轻挑锦盖,将里头闪闪发光的首饰全露了出来。

  八排家丁则陆陆续续将八个朱红色大箱子的抬进来,缓缓打开。

  外头围观的民众光是看一眼便显些被闪瞎了眼。

  只见头几个箱子内摆着满满的琉璃玛瑙、和闐白玉和黄金白银,也有和拳头一般大的夜明珠,足足塞满了五个大箱子。

  剩下的三箱则是一套套做工精细的礼服、金丝锦锻和今日的重头戏——凤冠霞帔。

  那是一件纯手工精心制成的五彩飞凤嫁衣,上头绣着一只栩栩如生的金凤凰,衣尾呈扇形散开,逶迤拖地,看起来好不华丽。

  今日是锦修期待已久的大日子。当日两人将白绍锡给送进皇宫后,他便请锦夫人让人来合日子,算来算去,最快的日子也得三个月后。

  锦修当下就不肯了,愣是要将婚礼和下聘定在同一日,搞得两府人仰马翻。

  一番折腾后,新娘子终于梳妆打扮好,由喜娘牵出。

  那一身绸布做成的嫁衣穿在沐依儿身上不像其他嫁衣那般直挺僵硬,反而十分服贴,腰带镶嵌着一圈莹莹发光的夜明珠,犹如暗夜里亮光点点的萤火虫。

  锦修一看见新娘子,一双眼便挪不开了,一路上紧紧跟随着,就是跨火盆和射箭,眼珠子都没离开过,让一干人笑话了好久。

  随着花轿浩浩荡荡的来到将军府,锦威和锦夫人早已在此等候,看着儿子和媳妇拜堂,两人笑得合不拢嘴。

  待所有流程走完,锦修急着要回新房,却被一干人给挡了下来。

  “新郎怎么能就这么走了呢?不喝上一轮,咱们可是不会放人的!”

  “就是,这天还未黑呢,新郎怎就急着洞房了?”

  这话让众宾客哄堂大笑,锦修自然走不成,直到敬了三轮酒他才得已脱身。

  来到新房,他迫不急待的挑起盖头。

  盖头下,是沐依儿桃花般的容颜,穿着一袭红色嫁衣的她抬起眼眸,目光流转之间闪烁着绚丽的光彩,红唇皓齿,举手投足间流露出动人的娇媚,白皙的皮肤如月光般皎洁,纤腰犹如纤细的柳枝,十指好似鲜嫩的葱尖。

  这样美丽的沐依儿让锦修双眸一暗,他小心的取下那足有几斤重的凤冠,柔声问:“累不累?”

  沐依儿被他那炽热的眼神盯得脸红,轻轻摇首,“不累。你喝了不少酒吗?”

  “不碍事。”他牵起她来到喜桌前,吃了东西、喝了交杯酒后,他便拦腰将给她抱起,往床榻走去。

  发现他的意图后,沐依儿突然紧张了,十指紧抓着他的衣襟,低声说:“那、那个,不如我们聊聊天?”

  她本以为他们俩除了最后一个关卡没做外,几乎都做遍了,她应该是不会紧张才对,可直到这时她才知道自己错了,此时的她紧张到背都汗湿了。

  聊天?锦修好不容易熬到这一刻,怎么可能和她聊天。

  他低笑了声,将她轻放在床榻上,长指一挑,勾开了她的腰带,“依依,逃得了一时,逃不了一世,你别拖延时间了。”

  这一夜,注定是个不能成眠的夜晚……

  §番外:一窝小狐狸

  矮墙上,一双圆润的大眼突然冒了出来,那眼珠子又圆又亮,湿漉漉的,像只无辜又可爱的小兽所拥有的。

  小女孩黑白分明的圆眸转了转,发现没有半个人影后,才弯起粉嫩的唇儿,娇声说:

  “瑷瑷,快来,没人守着。”

  说着手脚麻利的跃上了墙,往外头跳下。

  这话让矮墙下的另一个小女孩眨了眨眼,也跟着跳上矮墙,跃了下去。

  “走吧!”

  首先跳下去的小女孩伸出手去拉后来的小女孩,两人就这么手拉着手往巍峨的宫门走去。

  然而……

  “站住!”

  两个小人儿一听见这叫喊,头也没回,拔脚便跑。

  然而才跑没多远,便让前头跳出来的两道身影给拦住。

  “锦昕,谁准你走的?”

  “锦瑷,你找死是不是?敢跑!”跳出来拦人的是两个小男孩,一个穿着墨色腾龙衣袍,另一个则穿着银白色繍着云纹的衣裳。

  两人的个头一样高,怒瞪的双眸也是一模一样,死死盯着眼前那对可爱的双胞胎姊妹。

  “白以扬你凭什么管我?我就是要走怎么着?这儿又不是我们的家!”锦昕瞪着身穿墨色衣袍的男孩,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模样。

  锦瑷跟在姊姊的身旁,也拧着眉对那银白色衣裳的男孩说:“昕昕说的对,白以寒你又不是我们的谁,没资格拦着我们。我们要去找爷爷奶奶、爹爹和娘,你快让开。”

  白以扬和白以寒目光一冷,正要开口,就见远处走来一个男孩。

  那男孩比这四个小萝卜头还高出一颗头,手里抱着一个一岁多的小娃娃,来到锦昕和锦瑷身后,二话不说对着两一人各一个栗爆敲了下去。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书页 返回目录 下载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