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鸣轩小说 > 药娘一手好本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白天 黑夜

第 75 页

 

  母亲与西楚皇后的口头约定占最大的因素,其次便是燕王府一夕之间死了这么多人,其中还有燕王妃和慕盼芹,这消息不可能瞒得住,海棠院发生的事必然会传出去,到时候即便妹妹不是凶手,这诡谲的命案也会引起众人的质疑及批判,他不能让妹妹陷入这样的困境。

  远嫁西楚国是最好的办法,只有成为西楚的太子妃,才能堵住那些人的嘴,更何况,目前的慕千语什么人都认不得,只认寒辰烨。

  这……似乎是最好的方法,可他舍不得,真的舍不得。

  夏以烟知道他心里的难舍,紧紧的拥着他,轻声说,「阿燕,西楚离东耀其实不远,若你想语儿,我们随时都能去找她,再说了,你该相信寒辰烨,他会照顾好语儿的。」

  她对寒辰烨虽不算十分了解,可在事情发生那日,她看见了寒辰烨凝视着慕千语的目光,那眼神和阿燕看着她的眼神一模一样,就像他怀中之人是世上最珍贵的宝贝,单凭这个眼神,她便相信寒辰烨定不会让慕千语受到一点委屈。

  慕千阳不语,只深深的抱着她。

  夏以烟也没再说话,两人就这么相拥着。

  尾声

  很快便来到慕千语远嫁西楚的日子。

  看着即将离开,却依不愿与他亲近的妹妹,慕千阳的心十分沉重。

  夏以烟紧握着他的手,看向来到面前的寒辰烨,轻声道:「一定要好好对待语儿。」

  看着寒辰烨,夏以烟其实有些迷茫,不知为何,她总觉得寒辰烨看向慕千语的目光有着疼惜没错,可与那日抱着慕千语时的目光相比,似乎少了些什么……

  「我会。」寒辰烨郑重的点头。

  慕千阳将目光从妹妹身上移向他,嘶声说:「我只要她平安快乐,其他的我不奢求。」

  他不奢求慕千语能当个称职的太子妃,他的要求很简单,只要她快乐便已足够。

  「放心,我会照顾好她。」寒辰烨个性清冷,可一旦承诺,便一定会做到。

  慕千阳不知,他娶慕千语除了母后的要求外,还有一个他也说不出来的原因。

  他脑里似乎有道声音告诉他,除了慕千语之外,他谁都不要,他的妻子就只能是她,至于原因,他不晓得。

  所以他在慕千阳前去找东耀皇帝之前,便已是一步进了宫,告诉东耀皇帝,他不会解除婚约,东耀皇帝无奈之下,也只能应下。

  至于那道莫名的声音从何而来,他不知,那日前往燕王府想和慕千阳商量此事时,脑海又出现了一道声音,让他尽快前去海棠院。

  意外是怎么发生的,他不晓得,当时他闻声来到海棠院,才刚踏进,下一刻便好似昏过去般毫无记忆,再醒来时,他怀中只抱着慕千语。

  她正用着那双犹如小鹿一般惊惶迷茫的眼神看着他,且紧紧的拉着他的衣角,说什么也不放。

  他不晓得发生了何事,只知经过海棠院一事后,慕千语怎么也不离开他,再加上慕千阳将慕千语留在东耀的处境同他说了之后,他对慕千语只有深深的疼惜,他或许没办法爱她,却能像对待妹妹一样好好对待她,让她平安快乐,这是他给予好友的承诺。

  说完这些话,寒辰烨便带着慕千语转身离去。

  在离去前,慕千语从马车探出螓首,扬着灿烂的笑,朝着他们挥手。

  那笑容让慕千阳连日来的阴沉情绪得到了开口,直到那浩浩荡荡的车队成了一个黑点,慕千阳才收回目光,看向身旁的妻子及怀中的儿子柔声道:「我们也回家吧。」

  滕丽伶母女死后,慕平蓝就像垮了一样,再也没心思和慕千阳争,在滕丽伶与慕盼芹葬礼过后便消失无踪,至于燕王仅在妻女下葬时露了一面,便又过着他风花雪月的日子,仿佛死去的不过是两个无关紧要的人。

  没了慕千语的燕王府,慕千阳是不会再回去了,他们的家从今之后便是将军府。

  感觉到他的情绪似乎没这么低落后,夏以烟也扬起了笑,轻声说:「阿燕,我记得你皇帝说要辞官了是不?」

  闻言,慕千阳挑起了眉,「是说过。」

  「那么,明日上朝时再上奏一次吧。」她看着窝在慕千阳怀中睡得跟只小猪一般的儿子说:「比起皇都,我更喜欢待在后坑村,再说语儿远嫁,总不能连个主婚人都不在身边,辞了官,咱们想去哪就去哪,不是挺自在的?」

  这话简直说到了慕千阳的心坎里去,他会当将军,是为了让人不轻看慕千语,而今要保护的妹妹远去西楚,他还留着这将军的头衔做什么?就像妻子所说,比起这没有给过他坐点温暖的皇都,他与她相识相恋的后坑村才是他们真正的家。

  这念头闪过,他点头,「好,明日上朝我再提。」

  他很清楚,辞官一事没这么简单,但一次不成,便再试一次,总会有成功的时候不是?到时两人逍遥自在,就是要到西楚定居都没问题。

  这么一想,他那沉重的心情又好上了几分,勾起了笑,对身旁的妻子说:「在这之前,我得先给你一场盛大的婚礼。」

  夏以烟一愣,旋即笑着摇头,「不了,与其让一堆不认识的人来祝贺我们的婚礼,我更喜欢后坑村那些纯朴的村民,那才是属于我们的婚礼,我不需要让皇都的人认同我,只要你知道我是你的妻子那就够了。」

  她知道阿燕一直觉得该给她一场属于将军夫人的盛大婚礼,哪怕是一天,他都不想让人看轻她,可她却不在乎那些虚礼,她在乎的,是他们一家人在一起,那就是最好的礼物。

  这话让慕千阳脸上笑容更盛,黑眸里满是柔情,紧握着她的手,低声道:「我慕千阳这辈子就只有夏以烟一个妻子,不仅是这辈子,下辈子、下下辈子,我与你将生生世世在一起,永不分离。」

  凝视着他眼中的深情,夏以烟只觉得一颗心涨得满满的,忍不住踮起脚,在他脸颊旁印上一吻,「阿燕,能遇见你真好。」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书页 返回目录 下载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