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鸣轩小说 > 药娘一手好本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白天 黑夜

第 74 页

 

  在他恢复记忆的瞬间,脑海中隐隐浮出个图案,那时他想不起来,可在看见燚衍的刹那,他这才想起,那图案分明就是眼前这男子的原身,那赤红色的蜘蛛。

  「呃……」听见这话,燚衍的笑容微僵,「你在说什么,本大爷听不懂。」

  什么鬼!眼前这男人真的只是个人吗?怎么会连他封了他记忆的烙印都看得到?不对,这人怎么知道他是谁?他可是化了形的,这没道理……

  燚衍不承认,可慕千阳却没忽略他眼底的心虚,冷哼了声,才说:「解开这禁制,我便原谅你。」若非心系妹妹的安危,他绝不会这么轻易放过燚衍。

  这威胁让燚衍跳脚,区区一个凡人也敢要挟他?真当他不会发火呀!

  「凭什么?燚衍大爷我什么都受,就是不受威胁,本太爷告诉你——」

  「你们刚刚说的是什么意思?」夏以烟笑盈盈的看向燚衍,脸上的笑容明媚又灿烂,宛若天上的太阳那般耀眼照人。

  那笑容让原本还十分高傲的某人打了个寒颤,气势全消,立马说:「我解。」

  夏以烟平时很好说话,没什么大事的话她压根懒得理他,都顺着他,可要真惹恼了她,那可不是好玩的事,让她知道当时他是因为被她逼着救慕千阳而不悦,于是小小的恶作剧,想看看他恢复记忆后,是否值得夏以烟这般死心塌地,才对慕千阳动了手脚,毕竟在他眼中,凡人的情爱根本是个笑话。

  谁知他当初的恶作剧造成慕千阳失踪,两人甚至分别了两年之久,要是让夏以烟知道这事,他日子绝对不会好过,于是他二话不说,衣袖一挥,倏地打出数十道手印,那无形的禁制瞬间消失。

  禁制一解,夫妻俩谁也没理他,快步走进海棠院。

  燚衍见状,抹了抹额间冷汗,「这热闹看不得,我还是去调戏那些可爱的姑娘来得快活些。」话落,便一溜烟的跑了。

  慕千阳带着夏以烟来到慕千语平时玩耍的花园,就见寒辰烨抱着慕千语,正坐在秋千上轻轻的荡着。

  那画面让慕千阳俊眉微拧,看向妹妹,轻唤,「语儿?」

  寒辰烨抬起头,那冷漠的眸子极快的闪过一抹紫光,柔声说:「她睡着了。」

  慕千阳看着眼前的男人,明明是相处了近十年的师兄弟,可在这一刻,他突然感到有些陌生,「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寒辰烨敛下眸子,看着怀中睫毛轻颤,显然快要苏醒的慕千语,眸中满是温柔,摇头,「我也不晓得,我为了赐婚一事来找你,却听见这里有惨叫声,赶来看时,便看见一堆人拼了命的想往外冲,个个面色惊恐,不过几个呼吸便纷纷倒地,全死了。我在这里看见她,那时的她只静静的看了我一眼,便昏了过去。」

  寒辰烨话才说完,慕千语那紧闭的眸子正好睁开,迷茫的看着他。

  「语儿!」慕千阳见妹妹醒来,便要上前,谁知——

  「你是谁?」慕千语一脸惊惶的看着他,纤细的身子不停的往寒辰烨身上缩。

  这话让慕千阳与夏以烟愣住了,尤其是慕千阳,慕千语脸上的惊惶让他心痛,哑声说:「语儿,我是哥哥,你不认得了吗?」

  慕千语看着他,眼里全是陌生,摇着螓首:「我、我不认得……」说话的同时,她的手紧紧的抓着寒辰烨,怎么也不放开。

  这情景让慕千阳沉默。

  这时,范大人总算进了海棠院,看着满地的尸体以及缩在寒辰烨怀中的慕千语,还有脸色阴沉得吓人的慕千阳,大气也不敢喘一下,让人抬走这一具具的尸体,悄然离去。

  「阿燕……你还好吗?」看着始终沉默不语的慕千阳,夏以烟很心疼。

  距离海棠院命案一事已过了七日,随着慕千语远去西楚国的时间接近,慕千阳也愈来愈沉默,只要有空便会来到海棠院,看着那座无人的秋千。

  慕千阳抬眸,看着担忧的夏以烟,好半晌,才哑着嗓子低声说:「语儿……三岁那年被滕丽伶喂下毒汤后,醒来时也是这样的反应,谁都不认得,连我也认不得,我花了整整一年的时间才让她明白,我是她的哥哥、是她唯一的亲人,也是唯一个不会伤害她的……这些年我们兄妹相依为命,我恨自己保护不了她,恨我自己的弱小,更恨一个个嘲笑她是傻子的人为了保护她,我十岁便拜师学艺,我发誓不会再让住何人伤害她、不会让任何人再喊她一句傻子……」

  可他却违背了誓言,即便他成了镇国将军,保护了家园,受万人拥戴,却还是保护不了他唯一的妹妹,甚至让她再一次失去记忆,将他给忘了……

  这次的命案所有矛头都指向慕千语,即使众人不信慕千语一个弱女子可以在瞬间杀死七、八个大汉,可那些人死在海棠院是事实,而且滕丽伶和慕盼芹也死了,死得莫名其妙。

  无明显外伤、体内无毒素残留,死前似乎受到极大的惊吓,心脉尽断而亡,这是仵作验尸后的结论。

  虽然已对外宣称是南疆人寻仇,可那些死去的黑衣人明显有着东耀国人的特征,只不过身上摆着南疆国的物品,是不是南疆人还是两说。

  若非在场之人,除了慕千语之外全都死去,几乎已能断定是滕丽伶为害慕千语特意为之。

  整件事扑朔迷离,偏偏慕千语一问三不知,除了摇头就是回答她不知道。

  让人诧异的是,她说什么也不肯离开寒辰烨身旁,只要寒辰烨一离开,她便哭闹,直到他回来才破涕为笑。

  慕千阳让大理寺封锁了所有消息,然后进宫与皇帝进行了一场密谈,密谈过后,他便来到海棠院,望着那座他亲手做给慕千语的秋千,一直维持着这姿势,直到夏以烟找来。

  「皇上,不同意解除语儿的赐婚。」这是他与皇帝密谈之后的结论。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书页 返回目录 下载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