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鸣轩小说 > 药娘一手好本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白天 黑夜

第 3 页

 

  「居然是雏印?不对,还是个发育不良的雏印,它的凤翎呢?怎么没见着?老子等了近万年,等到的居然是这样的货色?墨枭,你算了几千年,就算了这么个破烂玩意?」

  墨枭冷然道:「燚衍,别挑剔了,等了近万年,再等下去,你万兽一族就真要消失了。虽说是雏印,却是命定之人,以你的能耐,只要好好栽培,定会成为金凤印。」至于要多久的时间才能蜕变成金凤,他可就不知了。

  「你让老子教这么个破玩意儿?你怎不自个儿收?」燚衍怒了,屋内的气温骤降。

  本是炎炎夏日,突然冰冷冻人,睡梦中的夏以烟柳眉微拧,手臂上浮出一层鸡皮疙瘩,单薄的身子有些瑟瑟发颤。

  万兽印一共有四个等级,分别为金印、赤印、青印以及最弱小的雏印,而其中的金龙印及金凤印,只会出现在万兽一族的圣子及圣女身上。龙、凤之印不会同时出现,一个朝代只会有一个圣子或圣女,得此印者,将会是万兽一族的至高者。

  在上古时期,想他万兽一族也是叱吒风云的四大天族之一,若非四族经历了一场恶战,几乎覆灭,留下的要么血脉驳杂,要么血统不正,他何必一等就是上万年?

  好不容易墨枭算到东耀将会出现一名拥有凤印血脉的圣女,没想到人是找着了,可这丫头拥有的却是最低等的雏印。是雏印也就罢了,毕竟万兽血脉流传至今,早已稀薄到几乎没有,能激发出雏印他就该偷笑了,可偏偏这雏印是个次货,没有凤翎的凤印,充其量只能称得上是野鸡!怪不得这丫头重生时,凤印召来的不是万兽齐吼,而是万虫钻洞。

  这样的资质,让他怎么教?

  他可是万兽一族至高无上的守护兽,纡尊降贵已经很憋屈了,还得教一个次货,若是传出去,他哪还有脸面?

  墨枭冷哼,「我要是能收,岂会轮到你。」他俩种族不同,传承也不同,他需要的不是供奉,而是奉献,奉献生机,他如何能收万兽一族的族人?更别提他早知燚衍那死要面子的个性。

  他又说:「你放心,没人能知道这件事,四大天族如今也就剩你我二人,我是绝对不会笑话你的。你运气好,在归墟前还能捞到个拥有圣女资质的传人,就算是次货,也比没有好。别忘了,你如今的灵念连化形都没办法,若是再等下去,没有圣女的灵念供养,你迟早会成为一把灰烬。」

  他是万物一族的王,与燚衍在上古时期本是死对头,然而在经历过上古大战之后,族人几乎灭绝,就剩他们两人。

  他们一开始依旧针锋相对,可斗了几千年,就算有再大的仇恨,也被时间的洪流给淹没了,毕竟除了彼此,他们再也没遇到其他看得上眼的族人。

  燚衍运气好,找了个圣女,细心培养,说不定能恢复上古时期的灵念,达到颠峰状态,至于他……

  想到那个如白雪一般纯真的女子,他心一痛,那双漂亮的紫瞳覆上一抹灰。

  听墨枭这么一说,燚衍不吭声了,好半晌,才又嘴硬的说:「再等等吧,瞧她那模样,都快养不活自己了,若她能活下来,并长进一点,本大爷再考虑要不要收了她。」

  他是上古存留的守护兽,这朝代不像上古,充满灵念,若没有族人的供奉,他只能等着殒落,可要骄傲的他去教一个愚材,他还是老大不愿意。

  墨枭连话都懒得应了,没见过这种得了便宜还卖乖的家伙。

  「人看到了,走了。」燚衍不耐的扔下话,咻地一声,便已离去。

  墨枭见状,冷然的看了一眼床榻上的女子,才跟着离开。

  第一章 穿越到贫穷之家(2)

  直到小屋再次恢复宁静,被冻得快成冰棒的夏以烟这才蓦地惊醒,慌张的四处张望。

  「是谁在骂我?」她搓着泛着鸡皮疙瘩的手臂,看了看一眼就能扫视完的小屋,确定没有异样,这才嘀咕着躺回床榻,「怪了,我明明听见有人在说话呀……怎么这么冷呀……」

  早晨,夏以烟顶着两个黑眼圈起床。

  她昨夜作了个梦,梦里一直有人在说话,她还听到有人骂她是发育不全的次货,害得她整晚没睡好。

  夏以烟叹了口气,梳洗过后,背起竹篓出门。

  她打算趁夏以卉和夏以松未起床前到山上去寻宝,以免再被扒着大腿不让她走,又怕两个小家伙起来后找不着人,于是绕至古大叔家,想请他照看一会儿,没想到开门的却是古大叔的女儿古秀娥。

  古秀娥一看到她便是一阵冷嘲热讽,她什么也想不起来,自然不想与这人一般见识,转身要走,谁知这疯女人拦着她。

  她绕过古秀娥,明明没撞到,古秀娥却跌坐在地,她好心要扶古秀娥起来,这疯婆子却拿起石块往她头上砸。

  夏以烟没料到她会有这样的举动,冷不防地被砸了个正着,痛得她倒抽了口气,「嘶——」

  她吃痛的抚上额角,发现不仅肿了起来,甚至还微微的渗了些血,内心不禁升起一股怒火。

  古秀娥见打中了她,一扫方才的不悦,愉快的拍手叫好,「活该!谁让你破坏我和赵顺的感情,打不死你,就让你破相!」

  古秀娥和夏以烟虽说打小一块长大,可随着两人渐渐长大,她看夏以烟愈来愈不顺眼,一方面是因为夏以烟那愈大愈出众的面貌,让她心仪的男子对夏以烟一往情深,导致说亲被拒,另一方面自然是因为自家爹娘对夏以烟比她这个亲闺女还要疼。

  这话让夏以烟怒火更炽,想要狠狠教训她的念头一起,刹那间,彷佛有着什么冲向她的额间,她感到额间一热,那股热流像是要冲出体内似的,炽热难挡。

  就在这时,一道声音打断了她就要骤起的变化。

  「秀娥!」

  这一声令夏以烟蓦地回过神,她下意识伸手拂过有些发烫的额间,却什么也没摸着。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书页 返回目录 下载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