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鸣轩小说 > 药娘一手好本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白天 黑夜

第 2 页

 

  既然认了命,夏以烟除了要养自己以外,还有一双弟妹要养,她只能想法子渡过眼前的困境。

  可是,任凭她想破了头,也想不出个所以然来……

  「阿姊……阿姊……」

  就在她想到险些脑袋冒烟时,屋外突然传来一阵软软糯糯的叫声,让她下意识的露出一抹笑,朝来人迎了去,「卉儿。」

  若说夏以烟来到天历大陆后有什么牵挂,那绝对的她那一双弟妹,夏以松和夏以卉。

  夏以松和夏以卉是对双生子,今年七岁。在这医学落后的朝代,怀双生子本就凶险,他们的娘正是因为生下他们时难产,身子骨虚,后来重病缠身离世。

  而他们的爹,为了要养活三个娃儿,只得日夜操劳着,一次上山打猎,不小心摔落山谷,人是救回来了,可因伤势太过严重,没几日就去了,那时夏以烟不过才十一岁,一双弟妹也才三岁。

  夏以卉一路跑进来,一张消瘦却精致漂亮的小脸红扑扑的,见到长姊,开心的朝她扑去,抱着她的大腿喊着,「阿姊,卉儿找到食物了!」

  食物?

  这两个字让夏以烟眼睛一亮,直问:「真的?在哪?快带阿姊去瞧瞧!」

  虽然烤番薯别有一番风味,可天天啃,再美味的东西都如同嚼蜡,更何况他们就快要连番薯都啃不上了,再不开辟食物来源,姊弟三人恐怕要去当乞儿了,因此,当夏以烟听见小妹找到食物时,才会这般的开心。

  可惜她开心得太早了……

  「就在这!」夏以卉小心翼翼的张开满是脏污的小手,手心里有个小布巾,她将布巾摊开,一脸骄傲的献宝,「阿姊,你瞧,这是卉儿找到的哦!」

  看着她手上那一团黑不溜丢、还在蠕动的东西,夏以烟粉脸一抽,感觉到一股恶寒从脊梁骨窜起,她倏地跳开一大步,颤着手指着那团东西,问:「这、这是什么玩意?」

  夏以卉没发现阿姊难看的脸色,如数家珍的数着,「这是蜂蛹,这是虾巴虫和椿象,还有拉拉蛄和——」

  夏以烟还没听完,另一个小小身影也飞奔而来,开心的大喊,「阿姊,松儿找到食物了!」

  一听不必吃虫子,夏以烟眼睛一亮,「在哪?」

  夏以松高举手中的竹篓,开心的说:「就在这。」

  「阿姊看看。」她万分期待的接过竹篓,兴奋的打开,只要不让她吃虫,她吃什么都好。

  然而当她看清里头发出「嘶嘶」叫声的生物时,她脸上的笑容再也维持不住,直接崩裂。

  可惜两个小家伙感觉不出阿姊的恐惧,兴冲冲的拿着战利品前去处理,待两人把处理好的食物放在夏以烟面前后,她简直要尖叫出声,宁可饿死也不碰这些玩意儿。

  可最后她还是在两个小家伙的泪眼攻势下妥协了,含着泪水扬着笑,吃下这足以令她连作好几晚恶梦的一餐。

  月色朦胧,繁星满天,农村的夜晚,除了虫鸣与狗儿偶尔的吠叫外,没有一丝多余的声响。

  夏以烟支着下颚,坐在屋外的空地上,望着像是洒满闪闪发亮的珠宝的星空,神情有些呆愣。

  想到明日还得吃夏以卉不知从哪掏来的虫虫大餐,夏以烟顿时觉得人生毫无彩色可言,十分郁闷。

  再这样下去不行,之前是因为她身上有伤,没法子赚钱,也没法子觅食,得让松儿和卉儿这两个孩子养着她,现在她好了,自然得担起长姊的责任,不能再让他们吃苦了。

  最重要的当然是,她不想再吃虫子了!

  可是,她要怎么赚钱呢?

  东耀这一场旱灾持续至今,虽然期间有零星降雨,然而这一丁点的雨压根是杯水车薪,解决不了问题。

  早先他们还能刨些野菜,这一个月来,别说是野菜了,就是虫子都快让村民给抓光光,半点不剩。

  她思前想后,只想到和原主一样,去山上找找看有没有药材,拿到城里变卖。

  然而因为有着原主采药摔下山谷的经验,家里两个小家伙死活不让她再去,只要她稍微提一提,两人就嚎给她看,弄得她不敢多说。

  唯一能赚钱的路子被堵死,她一个女人,肩不能扛、手不能提的,实在是想不出有什么出路能养活她们一家。

  「该怎么办呢……」夏以烟唉声叹气了好一会儿,依旧想不出办法,只好无奈的拍了拍身上那满是补丁的裙摆,回屋睡觉去。

  夏家的茅草屋很小,总共也才几坪的空间,一共两间房外加一个小灶房,连茅厕都没有,只能用恭桶。

  进屋后,夏以烟先绕至弟妹的房间,替他们盖妥被子,抚了抚那可爱的小脸蛋后,才回到自个儿的房间。

  她脱去外衣,躺上榻,虽说现下是夏日,可夜晚倒不似白日那般炎热,微凉的风透过破损的窗户吹拂而来,本以为又会难以入眠的她不一会儿便沉沉入睡。

  四周十分的安静,除了夏以烟平稳的呼吸声以及偶尔的虫鸣外,什么声音也没有,然而就在这时,一道突兀的声音划破了这份静谧。

  「这黄毛丫头就是我要等的人?」一道略带嚣张与鄙夷的声音从夏以烟头顶传出。

  「如果时辰没错,应该是她没错。」另一道声音笃定的说。

  「确定没错?」那嚣张的声音十分的嫌弃,不放弃的再次确认。

  被人质疑,另一道声音没回答,而是手一挥,一道白光闪过,一本破旧的古书凭空出现在夏以烟的头顶上。

  「后坑村夏氏之女夏以烟,卒于天历丙午年乙未日申时一刻,于酉时三刻重生,重生之时,额间浮现万兽之印,万兽齐吼,乃万兽一族之命定天女……」

  话落,白光拂过夏以烟的额头,一抹若有似无的凤印缓缓浮现,那凤身似火,色泽艳丽,由细致的绒毛包覆,一双凤目紧闭着,宛若正在闭目歇息一般,栩栩如生。

  看到这一幕,那道嚣张的声音怪叫了起来。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书页 返回目录 下载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