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鸣轩小说 > 温柔有毒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白天 黑夜

第 64 页

 

  他箍住她的腰身,低幽一叹。「终于肯乖了,很好。」

  他忽来个翻身将她困在底下,鼻尖在她嫩肤上挲摩挪动,再次轻哑低语——

  「回雪,你的求亲我允了,这一次你插翅也难飞。」

  摇头,摇乱一头柔丝。「没的,没要飞啊,我、我就守着你这棵开花的铁树。」眸中闪动泪光。「就像你那日说的,一起生一起死。」

  是任性,但管不了那么多,若她这具异变再异变的身子最终真要害了他,上穷碧落下黄泉,她跟着他就是。

  孟云峰将脸贴着她的,气息变得粗嘎,显示出内心的激动。

  「好……好……」他亲她发,两人耳鬓厮着,他在她耳畔又道:「我知道白族圣地的灵气能与你相通,你熟悉这儿的一切,但还是得先随我回帝京去,我得带你拜见恩师,将咱俩的婚事禀明,然后还有大杂院那些左邻右舍,你与默儿不告而别,得带你回去让他们瞧瞧,方能安他们的心。」」

  他音量仍低低的,但姜回雪能听出他语气中掩不住的欢快,那让她一颗心也随之飞扬起来。「好……」她轻应一声。

  他再道:「婚后,你若想回来这里,那就回来,我若来西边办差,就能过来瞧瞧你。」

  泪水溢岀眸眶,姜回雪吸吸鼻子,再次捧住他的睑,忍住哽咽道:「孟大爷,你在哪里我都跟着,你来西边,咱们就在这里落脚,你若往东海办差,我跟你住东海去,你南北奔波,我就随你一起跑,我……我尽管不确定自个儿成了什么,但我能尽心力去守护你……我想在你身边啊,好不好……」

  他朝她咧嘴笑开,白牙闪亮,那黝黑目瞳仿佛也闪岀水光。

  「孟大爷,好不好?」她紧声再问。

  「好。」再好不过的好。他低头细细吻她,手探进她衣里贴近再贴近,抚着这一身属于他的柔水暖玉,听着她不由自主的痴迷吟哦,情与欲交迭蔓延,心中是满满的温暖甘甜。

  漂泊多年的心终有归岸,他想,他是比身为前任「天下神捕」的恩师幸运许多,在而立之年来到前便已寻到能托付终身的可爱之人。

  这一个寒冷雪夜,房中暖炕上柔情铁德,心上人引发出来的极度欢快让女子体内的气再次大兴,无形之气如活泉喷通,一波波往外漫流。

  气就是暖阳,就是清水,就是生机。

  于是深雪下的冻士融化,被埋在土里那些能活与不能活的玩意儿全都活起,在这样一个能冻掉人鼻子的大雪夜里,屋外周围,那些被无形之气浇灌过的地,雪尽融,冒出的青草离离复离离……

  番外篇 默儿的醒来

  姊姊……姊姊……

  姊姊跟牛妞家胖胖的阿娘走在前头,微弯着腰在草坡上寻找白果、捡栗子,有时还跟其他人说说笑笑,大伙儿都上山来「拾宝」,她喜欢跟姊姊出来游晃,喜欢满山坡乱跑。

  生妞故意跑来拍她的肩膀一下,冲她挤眉弄眼,那表情像在告证她,她被抓到了,换她当「鬼」

  牛妞笑着跑开,她笑着追上去在栗树林子里玩闹起来。

  终于,她拍到牛妞的背了,换她跑给牛妞追,她脚程很快的,可以跑很远,她不会再被牛妞拍到,但那些人乍然现身。

  是坏人!很坏很坏!

  喉咙被掐住叫不岀来,随即有东西覆上她的口鼻,刺鼻气味钻进,眼前景物一下子糊掉,她眼皮沉重,身子瘫软。

  她被坏人迷昏掳走,把她带回好可怕的地方。

  ……怎么办?怎么办?

  要藏起来,把自己深深藏好,不看不听不出声。

  大坏人来了,她闻到他的气味,那人身上总有一股太过浓郁的香味,但掩在香味后头的是一丝丝腥臭,比蛇鼠毒蝎更臭,更令她作呕,她……她好害怕。

  缩起来缩起来,缩成小小一球,变小了,不见了,大坏人就找不到她。

  姊姊……呜呜……姊姊……

  她以为自己躲得很好,不看不听不出声,谁也找不到她,谁也害不到她,但是……她听到姊姊的声音了。

  姊姊就在她身边啊!

  姊姊也被坏人们抓来了吗?

  呜呜呜……

  不、不——不能出声音,会被坏人听到,不能出声。

  但是姊姊跟大坏人说,说她不逃了,会乖乖的,还求大坏人网开一面,放默儿走,不可以不可以,她知道坏人会对姊姊做出什么,她看过很多女孩儿家被那样欺负,衣裙都被撕裂,连贴身的衣裤都保不住,赤条条的,全身上下只能用自个的长发勉强遮掩,可是大坏人也爱玩女孩儿家的头发,当她们哭泣又或者认命般咬牙忍受时,他会揪着她们的长发拖行,哭声越凄厉,挣扎得越厉害,会让大坏人越发高兴,他喜欢欺负人,他也欺负她,很痛很痛。

  姊姊不可以留下来,不可以乖,要逃啊!

  对!快逃!快逃——

  不可以再躲藏了,姊姊好需要她,她要回去姊姊身边,跟姊姊一起逃掉。

  她想明白的,都是因为她,姊姊才会乖乖回来,在姊姊心中,默儿是很重要很重要的,姊姊不会让她孤孤单单,她也绝不让姊姊独留在这里。

  一起逃啊!

  啊啊——啊啊啊啊——

  啊啊——啊啊啊啊——

  她没想到,竟又一次听到那样的叫声,很痛很苦、很悲伤很愤怒,是姊姊在喊痛。

  她曾听过的,在她被大坏人抓去欺负的时候,姊姊就那样叫过,而这次……这一次叫声更响,力量巨大,仿佛所有的痛都借由这股力喷泄出来。

  轰隆隆——

  轰隆隆——

  天灵被逼来的无形气劲击中,有什么强行灌进体内,将她挤压再挤压,直至极限。

  耳鼓剧震,气血奔腾,她浑身栗颤。

  什么时候张开眼睛,她无心留意,只知道要去姊姊身边,结果还没爬起来,她在犹如天崩地裂的震动中,看到某个笨蛋拔掉身上的毒暗器飞窜过来,捞起她又扑向姊姊……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书页 返回目录 下载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