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鸣轩小说 > 温柔有毒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白天 黑夜

第 60 页

 

  所以她成了他家娘子,他则是她家相公。

  她是因某天心有所感决定回一趟姆苍连峰这个出生之地看看,他则是久候妻子不归,相思太过,不惜千里赶来相迎的丈夫。

  村民们见识过姜回雪神妙的治愈能力,一听到「某天心有所感」,都信得真真的,觉得她定然感应到什么,才会来到这里。

  孟大爷对村民们说的话半真半假,但世道原就是这样,谎言藏在真话中,博取信任自然轻易许多。

  欸,事情发展成这般,姜回雪进也不是、退也不成,她都还搞不明白跟孟云峥之间算什么事?是和好了吗?抑或他仍在恼恨她?

  再有,这三、四日他与她同榻而眠,对她体内未去的毒蛊完全不忌讳,想亲近就亲近,恶霸得很,但她也是不争气,自识得对他的情欲,他一来碰她,她浑身便发软,有时他一个眼神淡淡扫来,她也能身泛潮红,心音如鼓。

  迷毒。

  她中了他的毒,被迷得无可救药,很惨。

  他发动「奇袭」的那晚,过程太混乱,她心绪亦乱许多事未能道明,之后她将自己出身大巫白族以及白族被灭之事——告诉他,也把姜绮与她之间的牵扯解释了,最后提到背着默儿跃下鹰嘴崖壁那一日的事——

  「最后一关的炼化就在那座蛊瓮山腹中,我们一群共十五人,从那间石室被赶进山腹里,那里的毒物和蛊虫之数不是常人能想象的,四处弥漫着很难闻的气味,我没有逃过……嗯,应该是说,我以为自己没有逃过,默儿一直守着心跳与气息俱无的我,之后醒来,人就在门主的洞室里……」

  孟云峥随她一访白族圣地,走在结冻的镜湖边上时,听她缓缓述说。

  闻言,他沉吟几息,道:「心跳与气息俱无,之后又转醒,倒像陷入假死状态。」

  姜回雪点点头。「也许吧。但那段浑沌不明的时候,我到身为白族大巫的姥姥与我说话,是姥姥的声音令我神识不至于陷得太深,而后……就是默儿的喊声,我听到默儿器叫、努力张眼……映入眼中的是身为门主的那人欲拿她以毒攻毒来补身,正在欺负她,而姜绮在一旁兴奋瞧着。」

  她嗓声有些破碎,脸色微白,身畔的男人突然立定脚步,将她扳正过来面对他。

  此时此际,姜回雪也管不了他是否还在恼她,脑袋瓜已顶了过去,抵在他胸膛上,轻声又道:「我并不清楚那时自个儿发生何种异变,就是一股气在体内集结,因为痛到不行,心很痛,五脏六腑都好痛,没能压抑也不想压抑,只能狂泄猛爆……我把人都震昏了,没法子多想,爬起来背着默儿就逃了,不能往底下逃,太多恶匪守在那儿,只能往上走,往上还有一线生机……」

  「所以你们俩逃上峰顶,再由鹰嘴崖壁上一跃而落。」孟云峥替她作结。

  「嗯……」头顶心蹭着他的心窝,点了点。

  她这小小动作挺孩子气,但充满依恋,她自身也许未察觉,却已令男人心情转好般悄悄扬起嘴角。

  「你醒来的那个洞室,我应是去过,它在双鹰峰上错综复杂的山径里,凿得颇深颇隐密。」回想着,他沉静道。「里边摆设异常奢华,却是一片凌乱,但犹能追踪出来一些痕迹。」

  姜回雪言脸容陡扬。「你、你去过?唔……也是,当日攻下双鹰峰,剿了匪,定是要好好搜查一番,不能有漏网之鱼。」

  「结果还是让幕后主使者逃掉。」孟云峥了挑眉。「从那个深凿的洞室开始追踪,一路往鹰嘴崖壁上去,可以发现前后有两组人从崖壁上跳下,你与默儿是一组,而如此看来,另一组人马亦有解答了。」

  姜回雪道:「那是姜绮驮着门主一起逃了。门主当时遭毒蛊反噬,状态应该十分不好,姜绮将他带走,再召唤门人援手,要在你们上山搜查前逃走,并非难事。」

  孟云峥微微颌首。「却是未知青族『魇门』有一座视为根基的蛊瓮山腹,这五、六年来他们隐密行事,竟就避在另一座双鹰峰。」实是他太过大意。

  说到这儿,姜回雪禁不住内疚,咬咬唇低下头,「我以为当年双鹰峰的事已了结,不知道你一直在追踪他们……」

  「若然知晓,你会把实情一五一十全告诉我吗?」

  「嗯……」她深吸一气。「我会。我会把自个儿知道的、曾历经过的,全告诉你。」

  「然后呢?」孟云峥淡淡问。

  「然后……然后……」像被问住了,她两丸眸珠颤动,咬唇无语。

  「然后你会带着默儿收拾细软,能走多远就走多远。」他干脆替她作答。「你觉得自个儿不好,觉得这样的你会害了我,所以从我身边跑掉成了唯一的选择,却从未想过问问我的想法和意愿。」

  结果还是绕回老问题。

  她静了好半晌,叹息般低语。「我就是怕……怕你身子要出事。」

  「我的身体已然出事。」语气持续平淡。

  姜回雪五官陡凝,瞠圆眸、张着囗,像要呼救又叫不出似。

  「你、你……我那个……」她甩甩头,接着竟打了自己一巴掌,重整思绪焦急问:「孟云峰,你哪里出事?五脏六腑感到疼痛吗?还是气血运行有古怪?是什么时候发觉的?你怎么现在才想到要说!」她拉他的手大步走。「跟我回去,我先用白族的『活泉灵通』助你行气,为你内观,我能找到问题出在哪儿的,我们先回去。」

  孟云峥任由她拉着走,微翘嘴角听她焦灼不已地念个不停,直到两人走进雪松林海间,他突然止步,还将她倒扯拥入怀中。

  姜回雪急到眸底都有水光了,望着他,她轻轻喘息,不明就里。

  他倒是一脸从容,慢条斯理道:「如此想来,你将我压在石室地上以毒攻毒时,那是你的初次,嗯……自然也是我的头一遭,养了二十多年的童子功一泄千里便也罢了,却又被你灌进什么,身体从那时开始就变成这样了。」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书页 返回目录 下载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