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鸣轩小说 > 温柔有毒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白天 黑夜

第 50 页

 

  「那就得看你怎么做了。」代替门主回答的是姜绮,把姜回雪送进石室后,她就在一旁看着,眉眸间有种古怪狂热。「你且乖乖受着,等门主彻底享用过你这顿大餐,以毒攻毒解了当初你引起的那波反噬,能恢复得好,自然允你所求。」

  反噬?姜回雪内心一凛。

  体内那一场异变,她至令仍探索不出一个正解,但那千钩一发间爆出的「能」,却是让长年以毒蛊之术驻颜、永保年轻俊美的门主大人遭反噬。

  她自然明白姜绮所说的「彻底享用」是何意……

  她以为只要门主破了她的身,鱼水交欢,以她的血气和女精为引,将毒素泄出,用她体内的毒引泄出他浑身剧毒,那他就可再恢复俊美原貌。

  「怎不说话?」门主大人桀桀怪笑,枯指从她的咽喉抚进领口,在她锁骨处来回抚摸。

  姜回雪咬紧牙关,终道:「我会做好的,求门主……怜惜……」

  男人低笑,再次凑近,鼻尖滑过她的腮面和耳鬓,最后在她颈侧不住嗅闻。「这就是……白族大巫的血脉炼化出来的万蛊毒胆,这气味……当真引人垂涎。」

  姜回雪从不认为他们真会放默儿离开,即便他们得到想要的,默儿永远会成为他们手中拿来操控她的工具。

  她僵挺着,脑中一闪,忽而放柔语调。

  「门主别忘了在这石室中,白族大巫的血脉可不仅我一个,门主的阿绮也是呢。但,她姜绮天生就是驽钝之材,空有大巫血脉却无半点灵通天赋,转而投靠门主您,最紧要的关头却也不能替门主分劳解忧,这样的还留着干什么?」

  「姜回雪你说什么呢!」姜绮扬声怒喊。

  姜回雪没去搭理,径自再道:「既然要当门主的药人,一辈子服侍您,那论貌美,我不输姜绮,论年岁,我比她还年轻还健壮,门主如今有我一个就好,何须再让旁人近身服侍?」

  「门主您别听她的!她这是故意诋毁阿绮呢!」姜绮气到满脸通红。

  「故意嘛……也许。但诋毁,倒是未必。」男人紫唇微咧。

  「……门主?」姜绮愣住,怔怔然看着男人捏住姜回雪的下巴,张开两片紫唇已要亲下。

  姜回雪内心已做好准备,要亲便亲、要摸便摸,她拿这具身子当筹码,伺机而动,结果预料中的那恶心感还未袭上,石室外已掀起大动静,刀剑相交声清晰可闻。

  「不可能!」姜绮脸色一变。「咱们这些年藏得那么深,这一次亦是化整为零之后再陆续聚集,为何官兵来得这般快?」

  不是官兵,姜回雪没心思多想,一路被带到这座石室时,她已暗中留意聚集在此的「魇门」尚有多少人,就她所见,约莫还有近百名,这些门人的功夫辅以毒刀毒箭毒镖等等,以一敌十不成问题。

  往前既然确定无路,就只能后退,便如当年她背着默儿无法往峰底下逃,便毅然决然往上爬,是一样的理。

  她没有迟疑,因为一切已在脑海中盘算过无数回,伺机而动啊伺机而动,她终于等到机会,自要紧抓不放。

  趁着姜绮大叫,门主被引走注意,甚至起身踏离了两步,姜回雪倏地抱住默儿朝那面晶石墙过去。

  她算准方位,「啪!」地一掌重重击向墙面角落的一颗突石,果然,就如同她所记得的,那道通往蛊瓮山腹的晶石门应声打开,无丝毫停顿,她拖着默儿连爬带滚地进到山腹里。

  「姜回雪!」

  她听到姜绮厉声大唤,她才不理,硬是把默儿蜷缩的双臂掰开,挂到自个儿肩上,她驮着默儿后退再后退,打算往山腹的深处去。

  当年,她和默儿皆从这个蛊瓮山腹中活着出去,这一次也求老天爷眷顾,让她们俩也能逃出生天。

  她想过,若「魇门」众人倾巢而出追将进来,山腹中的毒物想必也不会对那些人客气,双方都是这座山腹「主人们」眼中的珍馐,有没有好运道或好本事逃过这一劫,只能交给老天爷裁夺,这是陷在这困境中,她唯一能想到的脱身之法了。

  千不该、万不该,这不可能啊,她怎会听到那道令她魂牵梦萦的唤声。

  「回雪——」

  往山腹深处奔逃的脚步陡顿,她车转回身,透过那道再度关起的晶石门,她看到那人舞着一把天朝官制的刀剑,单枪匹马打进石室。

  她突然一口气提不上来,双膝发软,伏在她背上的默儿险些被她摔伤。

  不可能不可能,这万万不能够!

  放下默儿,她脚步踉跄扑上那道已自动关起的晶石,她无法从这一头打开。

  她打不开了。

  她整个人几乎是贴在那道透明石门上,两手不由自主地拍着、打着、推着,还以为这样就能让那扇晶石门再次开启。

  孟云峥,你来干什么?你来干什么啊!

  为什么会来!

  她以为自己喊出内心疑惑,质问着他,却不知泄出双唇的全是声声无意义的叫嚷。

  这是她头一次亲眼目睹他对敌力战,他很强,不可思议的厉害。

  「魇门」众人围攻,他仗着一把锐器大杀四方,石室被他所破,包围他的门众里三圈、外三圈将他困实,他长劲不竭,打倒一波又一波的敌手。

  明着来不好使,「魇门」还有无数阴招。

  姜回雪无法出声提点,也来不及,仅能提心吊胆、睁大双眸瞅着。

  瞅着「魇门」门众布岀阵势,毒箭、毒镖与各种淬了毒的暗器齐发,瞅着令她牵挂不已的男人一挡再挡,连连挡开无数波攻击,他……他毫发无伤,毫发未损啊……她身子发软跪倒在晶石壁之前,却见自始至终一直处在旁观之位的门主大人骤然出招。

  所谓「趁他病,要他命」,孟云峥虽毫发无伤,却也挡得惊险万分、气动微岔,门主大人趁机发劲,借众位门人为屏障隐去身影,现身就下重手,贴身收藏的毒物骤发!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书页 返回目录 下载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