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鸣轩小说 > 温柔有毒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白天 黑夜

第 41 页

 

  「爷近来事忙,昨夜甚晚才回府,今儿个大清早又出办事,此时不在府内啊。姜姑娘左右若无事,要不进来等等?小的这就遣人去寻爷回来,如果不是回老穆大人的家宅,就是去了小穆大人那儿……啊,就是如今的康王妃,爷也许人在康王府与王妃议事。」

  她再次脸红难抑,但仍沉静持礼,婉拒老管事的安排,带着默儿又走掉了。

  都已这般,实该回松香巷静待他得空时寻来,但姊妹俩难得在城中漫无目的闲游,恰值午时,两人也都肚饿,姊妹俩在帝京落脚多年,还是头一回上馆子吃饭,且还是坐在人家馆子的二楼。

  见默儿吃得欢快,,靠在二楼栏杆边兴高釆烈指着街上的事物要她看,姜回雪因寻不到人而觉郁闷的心便也松快许多。

  用完大馆子的饭菜,换成默儿拉着她东逛西逛,结果,她完全没想到她们会逛到康王府前。

  站在康王府门前时,姜回雪未动,动的是默儿。

  默儿突然挣开她的手,两步当作一步冲上前,把人家王府的红铜门环敲得砰砰山响。

  「姊姊找人!找……找孟云峥!孟云峥你岀来、岀来!姊姊找你!」

  说她家默儿长大了,懂事了,还真的不怎么懂事。

  说她家默儿完全不懂事,其实还是懂点事。

  欸,既然大刺刺叫了门,姜回雪也只好硬着头皮、厚着脸皮上前。

  康王府前来应门的小仆役虽被默儿喊得一愣一愣的,应对倒也十分有礼,听闻欲寻孟云峥,那小仆役口齿伶俐道——

  「孟大人是来过,但一个时辰前便已离去,咱们家王妃知道他要回老穆大人那儿一趟,还托了礼让他带过去,你此时往穆府去,说不准能遇上。」

  既然要寻,就寻个彻底,姜回雪带着妹子再次问路,找到老穆大人穆正扬的府第,结果还是晚了一步,孟云峰访过恩师之后已然离去,往哪儿去,这一回当真半点线索也无。

  只是敲穆府大门时,她还真有些惊着,得知她上门想找孟云峥,穆府三位老仆团团将她和默儿围住,瞪大眼直打量,还你一言我语盘问不歇——

  「咱是你贵叔,女娃娃上门找孟小子,难得啊难得,找得好啊!娃娃住哪儿呀?家里可还有些什么人?跟孟小子怎么认识的?」

  「咱是你福叔,嘿嘿,原来是松香巷旧家的女娃娃,听过听过啊,这么些年终于晓得要找上门,看来你俩儿是有点眉目了吧?」

  「不成!杵在这儿作甚?这得让老爷也瞧瞧啊!丑媳妇怎么也得见公婆,何况娃娃你一点不丑,还挺标致的,知道是来找孟小子的,老爷瞧着定然喜欢。啊,忘了说,咱是你家的禄伯伯。」

  哪来她家的什么叔叔伯伯?姜回雪被穆家三名老仆问得很不知所措,连默儿也紧张地揪住她的衣袖,光天化日之下,对方竟然……竟然还开大门想把她们姊妹俩「赶」进穆家大宅里。

  最后她拉着默儿逃得很是狼狈。

  直到离那三位老仆远了些,她才回身朝三人屈膝作礼,聊表谢意。

  结果还是回到那栋御赐的孟宅前。

  姜回雪沿路买了默儿爱吃的糖火烧和炒香豆,还给默儿买了一根猫儿戏蝶的画糖,姊妹俩这一次也没上前叫门,到底是走累了,一屁股坐在孟宅前的石阶上。

  默儿吃了小半块糖火烧又嗑掉大把香豆,边玩边舔着手里的画糖,脑袋瓜终于支撑不住开始点啊点的,连画糖被姊姊收了去裹回油纸里,她也没察觉。

  「是姊姊不好,拖着默儿走了一整天路。」

  「唔……姊姊找他,姊姊担心……担心他……别担心,默儿陪你找……」胡乱软糯答着,脑袋瓜不点了,干脆往姊姊肩头一靠。

  姜回雪心里一暖,拍拍妹子脸颊,哄着。「那咱们不找了,天快黑了,咱们回家,默儿醒醒啊,回家再睡好不好?」

  「嗯……」默儿勉强睁开眸子,孩子气地揉了揉,被姊姊拉着起身,怀里还揣着半块糖火烧、半袋炒香豆和裹在油纸里的画糖。

  两姊妹手拉手走没几步,身后那栋大宅的门内忽传出动静,一道刚硬男声乍然作响——

  「……她来寻我?」气息一顿。「她既来寻我,为何不早说!」顿了又顿,心绪甚乱。

  「『六扇门』遣人过来知会,说她一早也去了那里,还有康王府那边也派人过来,这些事……老何你……你怎不早些告诉我?」难得的气急败坏啊!

  「老奴不是不说,是爷一回来就跟扶黎大王手底的人谈事,茶都不让送,这不,您谈完事那人离开,老奴就急忙上报了呀。」老何一百个好委屈。

  砰!

  沉重的朱红木门突然遭猛力拉开,高大男子一脚踏出,大步流星跨下石阶,身后跟出一名老管事,后者犹急声嚷嚷——

  「爷!爷啊!还得备马,您缓着点!」

  「不用备马了,我自行过去……」声音陡断,身为爷的高大男人原想,施展轻身功夫在城中飞掠,定然比骑马来得快,能更迅速赶到心心冷念念的那人身畔,却未料,心中牵念之人竟在眼前。

  孟云峥一双深目不敢置信般圆瞪,直直瞪着离他仅有几步之遥的姜回雪。

  第十章 你是想我了(2)

  姜回雪也是懵了。

  当她再次走回这里时,实也没抱什么期望,权当作带着默儿一日游逛,逛累了,寻个地儿坐下来歇歇腿,所以没有一来就上前叫门。

  回想今儿个一整日,两人一而再,再而三错过,此时骤然相见,终于将人寻获,她……她也是莫名其妙得很,喉头竟然堵堵的,有想哭的冲动。

  她不知是怎么放开默儿的手的。

  她就是放开了。

  然后难以自持地朝他走去,而她一动,他动得比她还急。

  他几乎是飞冲过来,张臂揽住撞进他怀里的她,将柔润的她密密搂住,劲腰亦被她一双细瘦藕臂紧紧圈抱。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书页 返回目录 下载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