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鸣轩小说 > 温柔有毒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白天 黑夜

第 41 页

 

  「结果还是让幕后主使者逃掉。」孟云峥了挑眉。「从那个深凿的洞室开始追踪,一路往鹰嘴崖壁上去,可以发现前后有两组人从崖壁上跳下,你与默儿是一组,而如此看来,另一组人马亦有解答了。」

  姜回雪道:「那是姜绮驮着门主一起逃了。门主当时遭毒蛊反噬,状态应该十分不好,姜绮将他带走,再召唤门人援手,要在你们上山搜查前逃走,并非难事。」

  孟云峥微微颌首。「却是未知青族『魇门』有一座视为根基的蛊瓮山腹,这五、六年来他们隐密行事,竟就避在另一座双鹰峰。」实是他太过大意。

  说到这儿,姜回雪禁不住内疚,咬咬唇低下头,「我以为当年双鹰峰的事已了结,不知道你一直在追踪他们……」

  「若然知晓,你会把实情一五一十全告诉我吗?」

  「嗯……」她深吸一气。「我会。我会把自个儿知道的、曾历经过的,全告诉你。」

  「然后呢?」孟云峥淡淡问。

  「然后……然后……」像被问住了,她两丸眸珠颤动,咬唇无语。

  「然后你会带着默儿收拾细软,能走多远就走多远。」他干脆替她作答。「你觉得自个儿不好,觉得这样的你会害了我,所以从我身边跑掉成了唯一的选择,却从未想过问问我的想法和意愿。」

  结果还是绕回老问题。

  她静了好半晌,叹息般低语。「我就是怕……怕你身子要出事。」

  「我的身体已然出事。」语气持续平淡。

  姜回雪五官陡凝,瞠圆眸、张着囗,像要呼救又叫不出似。

  「你、你……我那个……」她甩甩头,接着竟打了自己一巴掌,重整思绪焦急问:「孟云峰,你哪里出事?五脏六腑感到疼痛吗?还是气血运行有古怪?是什么时候发觉的?你怎么现在才想到要说!」她拉他的手大步走。「跟我回去,我先用白族的『活泉灵通』助你行气,为你内观,我能找到问题出在哪儿的,我们先回去。」

  孟云峥任由她拉着走,微翘嘴角听她焦灼不已地念个不停,直到两人走进雪松林海间,他突然止步,还将她倒扯拥入怀中。

  姜回雪急到眸底都有水光了,望着他,她轻轻喘息,不明就里。

  他倒是一脸从容,慢条斯理道:「如此想来,你将我压在石室地上以毒攻毒时,那是你的初次,嗯……自然也是我的头一遭,养了二十多年的童子功一泄千里便也罢了,却又被你灌进什么,身体从那时开始就变成这样了。」

  她双腮微红,紧声问:「那、那你到底是变成怎样?」

  「就这样。」飕——

  说真的,姜回雪完全来不及眨眸,她才听到他答话,风声过耳,人已在林海中最高的那一棵雪松树梢上,孟大爷牢牢稳住她,那根支撑他俩的细枝桠动也未动,仿佛立在它上头的不过是两只小黄鹦。

  她知道他武艺超群,但这几乎是瞬间移动,是轻功练得再炉火纯青也赶不上的神速。

  「孟大爷,你变厉害了……变得……太厉害了……这、这不可能,可是真发生了呀,怎么会……」雪松上实在太高,唯有他是依靠,她把他抱得死紧,十指揪紧他的衣,不敢置信地喃喃自语。「所以我真成『药人』,采阴补阳吗……啊!对,很有可能,采了我去补你,那也好那也好,你头一遭就那么没了,石地那么硬,那地方又那么肮脏,你肯定被弄得很不舒服,是要好好补补的……」冲击太大,完全不知道自己在碎念什么。

  直到她的长发被他轻轻扯住,迫使她不得不仰起头看他,这才回过神。

  孟云峥峻目深邃,静静道:「我俩的初次,我神识迷乱不清,根本不知从你身上夺走了么,我不舒服,你又何尝不痛?」

  得知他「身体出事」是这么一回事,她稍稍吁出一气,但一再谈及两人的头一回,她泛红的脸蛋变得更红,抵着他摇摇头。

  「开始是痛,后来嗯……适应了你在里面的感觉后,就没那么痛了。」无处可躲,说完她闭起眼,真的会害羞啊。「你没有夺走什么,是我自个儿想给你,我、我还欺负你了……」

  他胸膛轻震,笑声低低泄出。

  这是他「追捕」她来到此地后,在她面前露出的第一抹愉悦笑意,对他的笑感到久违,姜回雪不自觉张开双眸,定定然望着他棱角软化的面庞。

  之后他微敛笑意,嘴贴在她的耳鬓,颇郑重道——

  「你欺负我,这笔帐确实得仔细算好,往后总要连本带利负回来。」

  往后。他提到这两字。

  姜回雪算是察觉出来了,孟大爷窝在这个小聚落不肯走,大有「温水煮青蛙」的意图在,而她就是那只被煮的青蛙。

  那男人知道她内心的忧惧、踌躇和抗拒,也知道她对他的倾心和喜欢,他就拿自己当「武器」来使,试图抹去她心中一切不安,加深她对他的依恋,他要她毫无顾忌走回他身边,再难放开他。

  笨蛋。

  她有什么好,值得他费那么大心思?

  今日一用过早饭,孟云峥就策马离开了,说是要去迎接一位女老前辈的车驾。

  一个时辰后,就见两辆朴实无华却坚固精巧的马车在孟云峥带领下赶进小聚落里,姜回雪闻声出来相迎,默儿则在门后觑看,而从头一辆马车上跳下来的人竟是有「帝京玉罗刹」之称的康王妃穆开微,既见康王妃,跟在她身后下马车的不是康王爷还能是谁?

  至于孟云峥所提的那位女老前辈则是独自乘坐在第二辆马车内。

  能被身为「天下神捕」的孟大人如此敬重,定然是十分不得了的人物,姜回雪是明白的,唯一不明白的是,女老前辈被迎来这里做什么?

  更奇怪的是,她上前拜见那位看起来似年近古稀的女老前辈,甫打了照面,话都还不及多说,她眼眶就莫名发烫,鼻中酸涩。

  后来才知,女老前辈姓凤,名讳清澄,是医毒双绝手,康王妃穆开微如今拜在她门下随她习医识毒,而老人家与康王爷似乎也熟识。

  这位凤清澄老前辈的身形和神气,竟与白族大巫颇有几分相似之处,同样是瘦瘦的身躯、圆圆的脸庞,再寻常不过的模样,但那双眼仿佛看尽人间生死与哀乐,洞悉所有混沌和无明,可以直迫心魂。

  面对女老前辈,姜回雪险些把「姥姥」两字喊出来。

  孟云峥之所以迎对方来此,实是想请女老前辈对她和默儿仔细地望闻问切一番。

  一行人进到屋里小厅,姜回雪连壶热茶都还没奉上,腕脉已被凤清澄按住。

  许是她的状况实在太罕有,大巫血脉却被炼化成万蛊毒胆,后又靠白族的内丹吐纳功法将毒蛊抑住,一层迭上一层,都不知体内这座「战场」到底谁当家,凤清澄诊到后头,细细小眼睛直发亮,陡地抓住她的小手。

  「太好了,你随我走。」

  女老前辈一喷出这等话,在场的康王爷眼角直抽,心想,老人家夺了他心爱的王妃还不够,又见猎心喜欲夺别人的心头好。

  康王爷一脸同情地看向孟云峥,后者的眼角也狠狠抽搐中。

  「凤老前辈,她只能随我走。」孟大爷尽量令自己从容不迫,但两只巨掌已不自觉紧握成拳,下意识欲威吓谁似的。

  听得这话,凤清澄哼笑两声不予理会,直接对姜回雪道——

  「你的出身我已耳闻,大巫灵通之事我虽不晓,但你体内毒与蛊的变化实是绝世希罕,青族『魇门』的万蛊毒胆之说,看来并非空穴来风,妙的是你的体质能将毒蛊炼化成真气,以短为利,这股源源不绝的真气使得好的话,能兹润自己亦能滋润别人,使得不好的话,轻易能夺人性命。你随我走,让我就近观察钻研,我可以教你如何控制住这股气。」

  「师父,这……」穆开微觉得需替师兄说两句,把人家姑娘留下来给师兄才好,但她家这位师父向来一意孤行又极宠爱女儿家,才不管男人们顺不顺心,欸,当真无语。

  这一边,孟云峥不禁要怀疑,为何要搬石头砸自己的脚?他眼角抽得更厉害了。

  然而,受在场所有人瞩目的姑娘家此刻却是腼腆微笑,轻和道:「多谢凤老前辈,我其实……已找到如何控制住那股气的方法,我想应该是那个方法,不会错的,只是还不断尝试中。回到姆苍连峰这儿,离白族圣地那样近,我与这个地方仍有切不断的灵通相系,我……我待在这儿挺好,就不随您走了。」

  凤清澄挑眉,问:「你说的方法为何?愿闻其详。」

  姜回雪脸上的腼腆之色更深,点点头答道:「只要想着愉快的事,让自己开心的事,即使悲伤难过也不失心神,那样就能与体内那股力量共存共生,甚至能借力使力,如同凤老前辈您说的,以短为利,滋润自己也滋润别人。」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书页 返回目录 下载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