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鸣轩小说 > 温柔有毒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白天 黑夜

第 39 页

 

  姑娘家的鹅蛋脸真如煮熟剥了壳的蛋,此刻她微垂星眸,鼻头略红,粉颊挂着珍珠泪,泪坠无声,一颗颗滑到秀颚之后又滴在他臂上。

  好像被他突如其来一问,她才发现那些眼泪似的。

  她深吸气抬起头,抓着袖子胡乱擦脸、下巴。「……我没有,孟大爷看走眼。」

  离得这般近,岂可能看错?

  他气息变得略粗浓,目光炯炯,试探问:「伤在我身,你心疼了?」

  闻言她眸眶又湿,语气倔强。「谁受伤了我都疼。」

  沉静望着她一会儿,他微微笑。「那你还是心疼我好了,挺好。」

  他的臂伤面积不太,却是被刺穿的一个血窟窿,愈合本就需要较长一段时候,如今又扯动肌理,鲜血从前后两个口子渗出,好不容易把血擦干净,跟他讨金创药止血,他却是一副她小题大作的德性,她就不该跟他开那个口!

  姜回雪红着脸,吸吸鼻子道:「自个儿受了伤也不仔细照顾,这般放任,哪需要人心疼?我……我……」她在干什么?

  真不知自己怎么了,为何发这一顿脾气?

  许是牵挂数月,又念了他一整晚,却见他带伤归来还丝毫不当一回事,一把火气才会烧起来。

  咬住唇不想再说,但眸里一直湿漉漉的,实也是没法子。

  她转身走开,没发现当她离开时,端坐在方桌前的男人动了动,目光随她,亦想起身跟她走,是见她停在角落的木柜前没有真走掉,这才乖乖坐在原处。

  她从柜上抱来一只木盒,盒里摆着好几瓶药,全是常见的药膏药丸药散,有治虫蚁叮咬的、治头疼脑热的,也有用来生津化痰的、调和胃肠的,当然也有外伤专用的金创药粉,只是并非什么上等的好药,勉强清创止血罢了。

  她一语不发扯走他手中巾子,把金创药粉大把撒在伤上,确定药粉颜色未再被血染红,这才折了一条净布缠住他的手臂,将臂伤好好包裹。

  孟云峥见她眼泪没干过,即使没掉下来,也都蓄在眸眶里,那让他心头沉甸甸却也在苦中尝到一丝丝的甜,尤其是她对他发脾气了,明明心疼他嘴上却不认,就觉那模样的她如此真实,可爱得紧。

  虽说小灶房还阴暗,但天将要大白,该让她歇息一会儿了。

  他忍下想碰触她的念头,理好自个儿的衣袖和护腕后随即起身。

  「多谢。」他朝她低语,高大身躯背着烛光宛如一面墙,将她完全笼罩在阴影中。

  她没有退开,而是仰高脸容与他相视,表情仍有些倔,眸光却是欲语还休。

  他一笑,低柔道:「就是没谁管着,才这般放任,实也想让谁好好管束的。」

  姜回雪哪里听不出他的话中真意,双颊更红,泪珠静流。

  他像也没要她答话,又道:「我说过,要自作多情到底,既是自作多情,自是认定你对我是有情,任你如何否认亦无用,我就是那样认定了。」

  「你、你……」姜回雪当真哑口无言。

  他咧了咧嘴,白牙闪亮,内心还挺得意的,静望她好一会儿才又启声。

  「帝京这阵子局势不稳,诸事待解,接下来应会忙碌许多,无法如以往在京中那般时常过来探你,有什么事若寻不到我,就到『六扇门』递个话,里头的人会想法子转报予我。」

  她的心因他的话高悬,亦为他担忧,不禁问:「打更的老马大叔说他亲眼所见,有黑衣客抱走周大人家的一双娃娃,你昨晚就是与那人交手才会弄裂臂伤的是不?」

  「嗯。」松香巷小道消息传得快,孟云峥倒未讶异她已听闻。

  「这么说,那位黑衣客也是很厉害的,那、那你与他……」

  「已知是友非敌,无事的,连周家那双孩儿也已无事,被好生照看着。」他看出她在忧心什么,无非是怕有强敌躲在暗处伺机而动,令他吃亏。欸,还说没将他放心上?

  实在难忍,他终是探出一臂去碰,粗犷大掌抚上她被泪浸得微凉的脸颊。

  她的脸肤奶白透红,他的手背如古铜般黝黑,对比之下两人的肤泽当真天壤之别,而那一份细致肤触更让他胸口绷起,整只手都有些麻了。

  「回雪……」他一唤,唤得她双眸一眨,两排羽睫全沾着泪。

  他叹息般低语,「我喜欢你心疼我,极喜欢的,但莫要再哭,见你哭……」他深深吸一口气,有些艰难般叹出。「我的心疼得……着实厉害。」说完,他面庞也热了,气息骤烫。「我呃……总之就是这样一得了空,我就来探你。你等我。」

  抛下话,他毅然决然收回手,转身大步离去。

  第十章 你是想我了(1)

  正如孟云峥所说,帝京诸事待解,而症结就出在国师柳言过一人身上。

  自那日他从大杂院离去,姜回雪一颗心如吊十五只桶子,总这么七上八下无法平静,结果不到五日,帝京果然出事。

  祸事起于宫中。

  据闻兴昱帝突如其来设了家宴,请太后以及诸皇子同聚一堂话家常,为展现皇恩浩荡,亦下旨令几位官拜一品的老臣们一同与会,这当中,身为「天下神捕」的孟云峥虽不老,也在圣旨令下的人选中。

  岂料宫中这一场家宴骤然变调!

  兴昱帝彻底疯了魔,在重元阁大殿的宴席上毫无预警拔剑杀子,杀的不仅仅一子,而是把东宫太子与诸皇子全一人一剑刺了个痛快干脆,唯九皇子傅瑾逸躲过一劫,被太后和一干老臣以及众位宫人宫女给护住。

  众人护住九皇子,在数百名唯皇命是从的禁军虎狼卫包围下,临危之际能护住众人的,仅余「天下神捕」孟云峥一人。

  当朝皇上失心疯狂杀子嗣,只求绝嗣,连身为生母的皇太后亦敢举剑弑杀,全然不惧弑母恶名,这一切的起因全指向国师柳言过,如今祸起,才知兴昱帝从头到尾皆受柳言过蛊惑操纵,故而做下无法挽回之举。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书页 返回目录 下载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