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鸣轩小说 > 温柔有毒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白天 黑夜

第 36 页

 

  「多谢大王记挂,伤势已然无碍。」孟云峥抱拳行礼,七情不上面。

  如若对方不是一国之王,且是天朝忠诚的臣属邦国,他还真想把眼前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十五岁少年提起来好好教训一番。

  还好萨里央颇为乖觉,身为大王也不敢在「天下神捕」面前造次,但毕竟是以身相护、救他于夺命险境的大恩人,想博取这位严峻自持的孟大人欢心也是在所难免。

  「本王知道孟大人尚未娶亲,身边也无贴心服侍的女子,扶黎虽是小国,但可说是美女如云啊,咱们扶黎女子性情温驯,极是能体贴人,不如孟大人就挑几个亲近亲……呃……」萨里央被坐在下方的神捕大人横扫一眼,顿时知道送错礼,连忙改口。「不如孟大人就挑几个带回天朝,替本王献给天朝皇帝?」

  「孟某奉旨办差,送扶黎女子入宫一事,不在差事范围内,恕难从命。」

  「呃,那是那是。」年轻大王干笑两声,很快又重整旗鼓,问:「那孟大人家里养不养牲口?本王养很多,等会儿本王让人赶一批牛羊过来送你……呃,不好吗?」又被横了一眼,他挺不好意思似的摸摸鼻子,喃喃自语——

  「唔,也对,总不好让你一路赶着牛羊回天朝去,不过本王可以命人帮你赶啊,嗯……就不知你家院子够不够大、能不能容下几百头牛羊?欸,头痛头痛,昨儿个命人扛来两箱金银珠宝,你也不要,还要本王把那些东西赏给随你诱敌剿匪的兵勇,那些本王已赏赐过了呀,伤亡的将士也都从优抚恤,是你救了本王一命,是本王的命,不是什么阿猫阿狗的命,是本王呢,这么大的功劳不赏不成,这、这…………恩都不让人家报,当真难受啊难受。」他如鲠在喉一般,满脸纠结。

  「大王——」孟云峥尝试说话。

  少年大王仍自言自语说个没停。「……要不孟大人就留下吧,左右你也无事要办,你留下,本王把扶黎的好玩意儿全拿来给你赏玩,瞧着喜欢就送你,你也多跟本王说说天朝的风俗民情和走闯江湖的所见所闻,本王深觉与孟大人甚是投缘啊,说不准咱俩前世就相熟,你觉得……」

  「大王!」低沉一唤,掷地有声,果然让碎碎念不停的少年收声。

  为国为民,孟云峥忍住想拍人的冲动,徐声道:「大王若肯赏孟某一物,孟某必然满心欢喜。」

  萨里央倏地扬高下巴,眼睛发亮。「你说!你说!」

  「就请大王赏孟某一壶饯别酒。」略顿。「正式别过,才好启程返京。」

  「……噢。」呜。

  应付一个有点太……「天真烂漫」的少年大王整整八个月,孟云峥刚强的意志饱受挑战,不能打不能骂,无法教也教不来,顶多仅能以眼刀伺候,心累啊

  终于大事底定,也如愿饮完饯别酒,他无视萨里央泪光闪闪、一副「本王就要被抛弃了」的表情,起身郑重拜别,随即大步踏出这座里里外外布着不少侍女和侍卫的大帐。

  白象河畔的市集交易得更火热,吃的喝的、用的玩的,应有尽有,牲口交易的场子上除牛羊马匹外,也有不少健壮漂亮的骆驼。

  此时一名穿着某部族服饰的瘦小老儿就拉着两头双峰骆驼迎面而来。

  那两头畜牲高壮有力、爱走不走的,小老头佝偻着身躯,将麻绳挎在瘦骨嶟峋的肩头,一步步拉得气喘吁吁。

  当孟云峰与那瘦小老儿擦身而过,他掌中已多出一小卷纸。

  直到远离市集主要集聚之地,孟云峥才停下步,将刚接到的卷纸打开。

  这是一位与他交往甚深的暗桩头子送来的信。

  他人虽不在帝京,仍需时时留意京中和朝堂的状况,前几日在此地的差事刚办妥,再次接到暗椿头子飞鸽传书,得知天朝如今多出一位国师柳言过,据闻有起死回生的神力,极得兴昱帝宠信。

  此次离京数月,帝京发生不少大事,于他而言,第一大事莫过师妹穆开微莫名其妙被指婚给素来有「药罐子王爷」之称的康王傅瑾熙。

  当真青天霹雳!

  想想他家师妹剽悍威武、活泼可爱,却遭天朝皇家「下黑手」,这婚事他不答应,九死都不允,无奈要务缠身,无法赶回去求天子收回成命。

  师妹最终披上嫁衣,卸去「六扇门」大掌翼之职,嫁入康王府成为康王正妃。

  第二件大事便是国师柳言过之乱。

  兴昱帝对柳言过的宠信已然太过,惹得当朝大臣和邡察院卸史堪的众位言官纷纷上奏弹劾,终于彻底挑起皇帝的怒火。

  天子一怒,血流漂杵,兴昱帝不留情面责罚所有对柳言过不敬的百官,当中获罪最为深重的是身为左都御史的周大人。

  说到左都御史周家,周大人的父亲周老爷子尚在世时,那位面恶心善的老爷子同他曾有过几面之缘,一老一少可说一见如故、相谈甚欢,而那位脾气太过耿直的周大人实也是一位好官,私下与他亦有往来。

  如今因一个横空出世的柳言过,闹得左都御史周家七岁以上的男丁全下了大狱,女眷们全被圈禁在府等待发落……今日再接到这张纸卷消息,看来势态没有最严峻,只有更严峻。

  此次落网的那批流匪,身上仍有疑点尚待厘清。

  然,事有轻重缓急。

  帝京眼下之局如刀悬颈上,不回去一探心中难安,这里未完的事只能暂时托付给信得过的人手去查,另外,他本预定差事了结后再走一趟双鹰峰探看。

  许是他脾性太过固执,一旦对事生出疑心,没追查出一个满意的结果,便一日也难放,所以对青族「魇门」的下落才会耿耿于怀,倘若「魇门」尽灭,也需寻到令他信服的证明,要不,只能一直探查下去。

  但预计往双鹰峰一事,眼下非往后挪不可,帝京局势已成燃眉之急。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书页 返回目录 下载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