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鸣轩小说 > 温柔有毒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白天 黑夜

第 29 页

 

  离开整个夏季的男子陡然现身,挟她上了他的小舟。

  小舟上什么对象也没有,连灯火亦无,然后……小舟带着她好像荡得更远了,远远离开「捞月」的舟船和人们,月下的湖面皎光潋滟,她已看不到岸边。

  她一开始傻了似跪坐不动,傻乎乎望着男人撑篙的背影,有他在身畔,她的心是安稳宁定的,任他将她带往海角天涯,她都不会质疑。

  只是他怎来了?

  他瞧起来不开怀,隐忍怒火,到底为什么生气?

  夜更深,湖上阵阵风寒,她不经意打了个寒颤,两只臂膀下意识环抱自己,摩挲生热,而他背后像生了眼睛似的,一言不语放下长篙,单手解下薄披风,再将披风覆在她巧肩上。

  直至这时,两人总算面对面,深目与秀眸相接。

  「你……」、「你……」两人同时出声,又同时顿住,神态皆有些怔然。

  姜回雪先笑了笑,再次拾语。「孟大爷回来了。」轻揪身上的男性披风,她能嗅到独属于他的清冽气息,温暖袭上身心。

  孟云峥盘坐在她面前,头郑重一点,「嗯,我回来了。」略顿。「连夜快马加鞭赶回,没想到赶上了帝京的『捞月节』,更未料到……你……」突然不说话,双目直勾勾望她。

  她脸上一热,不由得垂下粉颈,「我事先不知晓的,以为婆婆想捞取彩礼又怕不好意思,所以跟来帮她,还有默儿,她对『捞月节』心心念念得很,是该让她岀来玩玩,我只是没想到会有那些人来……来相看………」其实没必要解释,但莫名其妙意有些心虚,好像背着他干出什么「坏事」,还让他逮个正着。

  想到适才包围她的那几艘舟船,他眼角又抽了抽,调息后才粗声粗气道:「往后乔婆婆再单独拉你出门,你千万别去。」

  她抬头勾唇。「哪有那么严重?事情说清楚就好,我自个儿也会留神的。」

  「十五月圆之夜,绝绝对对不可跟婆婆上茶楼。」

  她先是微愣,随即笑叹。「原来你都听到了。」抿抿唇,嗓音略低。「我没要去的,已跟婆婆说了,我不去,我……我不想跟谁相看。」

  他语气略促。「我不要你去,是因你不需要,你已有看对眼的人了,不是吗?」

  嗄?

  姜回雪这会儿愣得严重,眸光专注也迷惘,瞬也不瞬。「……孟大爷是何意思?」

  孟云峥两手搁在膝头,微微握紧。「……回雪。」唤声低哑,唤得人家姑娘身子微震,瞳心颤动。他表情认真,道:「想这么唤你,已想了许久……回雪,这些年你看着我,我也看着你,你与我相看这么久,老早看对眼,我却迟钝到以为对你没有男女间的那层想法……」

  「为什么要说这些?」当真被惊着,月光与波光潋滟,清月夜中映出她一张苍白脸容。

  孟云峥道:「不说不行。一来是想明白了,二来是得让你也明白。我怕再不说,如今夜湖上相看之事会一而再,再而三发生。」苦笑般扯唇。「乔婆婆这些年忍着没对你了手,那是在给我机会,是我太蠢,如今她把你亮出去,引来觊觎,若我再无醒悟,后果不堪设想。」所以,先抢才能立于不败之地。

  心思既已释出,也就没像一开始那样紧绷,他挠挠脸,吐出胸中热息。

  「我恩师穆正扬年轻时因职务在身,常是四处奔波,足迹踏遍天朝与临近各部各邦,立下无数功绩,直过了而立之年才谈婚姻大事,我本也打算三十岁过后再虑亲事,若到那时身边亦无合适之人,一个人度日,一辈子未得姻缘,也没有不好。」

  「孟大爷身边有穆姑娘相伴,两人青梅竹马,你们……你们才是看了那么多年、老早看对眼的一对儿。」姜回雪缩在披风里的身躯难以克制地轻颤。

  这样不对。

  他突如其来说这些话,搅乱她的心神和意志,动摇好不容易才筑起的心墙,心墙内是她自个儿才知的情怀,不能教人窥看了去,他是要她如何?

  听她提及师妹,孟云峥虎背打得更直,认真解释道:「与其说师妹与我是青梅竹马,还不如说是有福同享、有难同当的好兄弟,我与师妹之间有情有义,是至亲之人,是生死相交的挚友,我能将背后安心托给她守护,但我对师妹……该怎么说才好……」低眉思索,努力想将心意与思绪化成语句——

  「我对师妹不会生出柔情似水的感觉,不会时不时想起她,更不会在想起她时,心总有软塌一小角的古怪感,见她对我笑,我的心脏好端端的,不会乱了拍胡跳,见她对别的男人笑,我的心脏依旧好端端,不会火气暴起想掐了谁,但今夜见到那男子相看你……」他气息粗嗄,目光藏着戾气。「那样是不行的,不能被容忍的,你不知……回雪,你不知我是花了多大力气才抑下心中这把怒火,既对那些人发怒,亦冲着自己发火。」

  姜回雪掐紧十指,紧紧揪住披风,不这么做的话,只怕会抖得更厉害,她心尖直颤,震得四肢百骸都要稳不住。

  掀动朱唇,一时间无法出声,只能怔怔然听他低声再道——

  「我对你是有意,是……是有非分之想的。此次离开往南蛮办差,心总定不下来,想过又想,想过再想,对你总归牵挂不已……从未有过这般情怀,心系某个姑娘,辗转反侧,怕伤了她的心,怕自己太迟钝蠢笨,令她心灰意冷不再眷顾。」深深呼吸吐纳,两眼朦胧,似拢进满湖波光。「今夜放舟来此,所求无他,仅有一事相请……」

  他深吸一口气,重重吐出。「请你嫁我为妻,与我共结连理。」

  此刻天际若降下冰雹或飞火,姜回雪想来也不觉惊骇,因为最令她脑袋发昏、惊异无端的事正在眼前发生。

  她不清楚自己沉默多久,总归说不出话,但一声不吭又如何可以?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书页 返回目录 下载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