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鸣轩小说 > 温柔有毒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白天 黑夜

第 19 页

 

  若想象寻常女子那般嫁人、生子,平淡度一生,对她而言是奢侈的妄想。

  所幸心意涌动,永远是自个儿的事,可以放任自己去喜欢一个人,悄悄的,谁也不告诉。

  她内心的波动明显影响到与她四掌相贴的默儿,小姑娘慢吞吞张开眼睛,歪着小脑袋瓜,有些不明就里地望着姊姊。

  姊姊怎么了?

  姜回雪看懂了她的表情,抬手摸摸她的嫩颊。「没事,一切都好的。」

  见小姑娘又露岀憨憨的笑,酒窝深圆,齿如白贝,姜回雪也跟着笑开,轻轻拍了小姑娘的颊肉一把。「今晩就练到这里吧,默儿眼皮沉了,该睡了。」

  「姊姊……」嗓声依恋。

  「嗯,姊姊也该睡了。」

  「嗯……」默儿乖乖挪动小身子,往里侧滚,滚到属于她的那个位置,然后枕着姊姊近来为她缝制的茶叶香枕躺得直挺挺,两手还交迭在小肚腹上。

  姜回雪见状,摇头笑了笑。

  随即,她拉来棉被帮小姑娘盖得严严实实的,仅允她露岀一颗小脑袋瓜儿,跟着轻声道:「默儿先睡,姊姊去把门闩上好,把烛火吹熄。」

  默儿听话闭上眼睛,姜回雪又摸摸小姑娘的额发,这才下榻。

  门闩老早上妥,她仅是再做确认,倒是有一扇小窗留作通风之用、半开着尚未关起。她仔细放下窗板子,回身正打算灭掉烛火,心头忽而一动。

  她仿佛……仿佛瞧见大杂院里静伫着一道身影!

  那人……那人是……

  未再细想,她整个人跳了起来,拔开门闩推门而出,就见到那个男人。

  冬夜月色似含霜伴雪,将他的微鬈发镶岀一层薄亮,落在他宽额和挺直的鼻上,五官轮廓于是分出明暗,那双深目像也拢入月光。

  「孟大爷……」她张张唇,没再吐出话,像被吓得不轻。

  男人像也惊着,没料到她会突然开门似的。

  腼腆的神态一闪即过,孟云峥沉静勾唇,道——

  「此时来等姑娘的粥,该是过早了些吧?」

  第五章 飞鸿踏雪湿(1)

  他不是来等粥的。

  他是今夜返回帝京,持玄铁令牌进城,甫回自己府上卸鞍歇马,见到塞在马背搭链里的木制小玩意儿,没多想就跑来,进到大杂院才觉此举太轻率。

  旧家的门扉已关上,微敞的小窗内透出一点点烛光,里头的人儿是该上榻安眠了,他没想上前打扰,却未料及她会出现在窗边,还往窗外不经意瞥了眼。

  姜回雪也知,他应当不是来等粥,但不为粥,到底为何?

  这个小居处是他的旧家,他曾与娘亲相依为命的所在,许是心存依恋,如今又赁出,才会时不时往这儿跑,顺道探看探看吧?

  虽不是来等粥,但他大爷肚皮突然叫得好响。

  姜回雪不清楚他是否脸红,却清楚自己的双颊滚烫得很,因默儿已下榻溜到她身边,男人肚皮传出那一声「雷鸣」时,默儿忽地紧扯她的手,像被吓着,随即举起一只细臂直指男人腹部,仰高小脸、瞪大眸子看她。

  她这才看懂默儿的意思,小姑娘吃惊得很、既惊又奇,没听过人的肚子能那般大打响鼓,所以才扯她的手要她也看,想将奇特的事跟她这个姊姊「分享」。

  结果她禁不住询问了一句——

  「孟大爷是刚回来,晚膳还没来得及吃吧?」

  他摊平大掌按压肚腹,笑笑答道:「是没来得及吃。」

  那就快回去吃啊!她实该那么说才对,岂料心一软,逸出唇间的却是——

  「灶上有些剩饭和酱汤,另外还有春婶子送的几色酱菜,很快就能弄出一碗热汤饭,孟大爷若不嫌弃,要不将就吃些?」

  霜色月光下,男子刚毅嘴角显得柔和,原是棱角分明的轮廓变得有些朦胧。

  她看到他点头,看到他从容走向自己。

  她轻抽一口气,胸中略疼,才晓得自个儿一直屏息以待,希望他拒绝,也希望他不要拒绝,都搞不清楚心里是怎么想。

  但他肚饿了,这是再清楚不过的事实。

  于是小灶房里再次亮起烛火,仔细养在炉灶里的火苗放进柴薪,立时燃起,烧得哔剥作响,四周顿时温暖起来。

  姜回雪手脚利落地取出三碟酱,把所有剩饭挖进宽口大碗里,放些姜丝、葱花,再把滚得热呼呼的酱汤淋到米饭上。

  「好了。」她将热汤饭端上桌时,见男人一边慢条斯理地卸下披风,一边跟默儿大眼瞪小眼。

  他坐在椅凳上,默儿则是缩在灶房边角,坐着一张更矮的小凳。

  那边角位置是默儿的地盘,有时她跟着她一块贪黑起早,小姑娘不肯独自回房再睡,常是缩在那儿摇头晃脑地打瞌睡,那里有她专属的小矮凳,还有一张简陋的小茶几。

  此时茶几上摆着一物,是木头打造的,姜回雪没瞧过那玩意儿。

  食物的香气将饥肠辘辘肭男人完全掳获,孟云峥立刻将视线转正,当那一大碗热汤饭冒岀的热气烘上他的面庞时,他心脏紧缩,唾液几已满泛,深深地呼吸吐纳才勉强抑住汹涌而起的感动。

  欸,当真感动啊……

  「多谢姑娘,如此孟某就不客气了。」还记得要道谢,也算他意志惊人,随即,他一手拿木杓、一手用竹箸,双手并用开始进食。

  热汤热食配着微辣的酱菜,尽管简简单单,在这寒冷夜里足能暖人心胃。

  他的吃相并不粗鲁,肚子虽饿得咕噜咕噜响,美食当前,他进食的速度是快,但绝非狼吞虎咽,反倒每一口都显得虔诚,表情认真一杓汤饭配一箸子酱,食时不语,没多久宽口大碗已然底朝天,三小碟酱菜恰好食完。

  姜回雪再次体会,看着眼前这男人进食,她内心会觉得满足,甚至得意。

  明明食物简单到近乎寒酸,他却能吃得那么香,不禁要想,他在外办差,四处奔走,伙食之事是如何打发?莫非是有一顿、没一顿的?还是为了图方便,随便啃个干粮就应付过去?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书页 返回目录 下载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