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鸣轩小说 > 温柔有毒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白天 黑夜

第 13 页

 

  他都清楚说了,却莫名牵挂,从不知自己会这样不干不脆。

  一时间,他无话可说杵在原地,该告辞才是,又觉她彷佛欲语还休,那模样竟令他双脚无法挪开一步,仅能紧紧注视,静默等待。

  他的感觉果然没错,眼前,原是垂首沉吟的姑娘鼓勇般抬起一双含烟水眸,瞬也不瞬望他,像想过又想,想了再想,想不出个所以然,只能启嗓来问,那柔软声音很是腼腆——

  「我有一事盘桓在心,很想讨个说法,还请孟大爷为我解惑。」

  他静了静,深目如渊。「你问。」

  姜回雪藏在袖中的手悄悄握成小拳头,吸气吐语。「粥摊从试食到开张至今已有月余,很多谢孟大爷的捧场,『五白粥』确实有它的好处,我亦觉自个儿的手艺还成,只是天天喝同样的粥,入口尽是相同滋味,再好吃的东西也要腻的,可你仍是天天往大杂院来,难道真只为这一碗粥,再无其他?」

  一个大男人天天上门蹭吃,你以为他想蹭的只是吃食吗?

  乔婆婆的话令她头晕目眩,却也不得不想。

  你这孩子,都十六、七岁的大姑娘家,怎还不懂?

  她就是不懂啊!

  以为她卖粥,他来喝粥,她做起小小营生,他是来光顾的客人,事情再单纯不过,可仔细思量……根本不寻常。

  她猜不透、看不懂,忍不住直接问了,她想弄明白他的意图,待真相大白后,她就可以……可以……她还不知自己可以干些什么,但至少不会因乔婆婆几句话便惊疑迷惑、胡思乱想。

  第三章 并无男女情(2)

  男人似乎被她的问话给难住。

  他浓黑的剑眉微凛,眉峰成峦,但很快又恢复淡然神态。

  「姜姑娘以为孟某不是为粥,能为了什么?」他以问制问打破静默。

  她咬咬内唇,硬着头皮道:「乔婆婆说,这般的事,我一个女儿家不好开口,但还是厚着脸皮开口,还是想问个清楚明白,想明白孟大爷若不是为那『五白粥』的话,是为什么?」也来一招以问制问,问得肤中的血气彷佛尽涌,涌得浑身薄汗、热气蒸腾。

  两人之间再次静默下来,但她的眸子睁得清亮亮,没有丝毫闪避,尽管一颗心抖得像要撞破胸骨,那样闷痛,她依旧直勾勾仰望他,等一个答覆。

  然后,她看到那男性峻唇淡淡掀启,听到他徐静吐出一句——

  「不为别的,确实是为那一碗粥。」

  她耳膜颤了颤,心房亦颤,听他语调不变继而再道——

  「我一个大男人,日日天未亮就去那个小灶房等粥喝粥,实是让姑娘家困扰了,乔婆婆最喜帮人撮合姻缘,是松香巷里众所皆知的,老人家会那般以为并不奇怪,但孟某并无别的意图,我绝非……不是……」唇山峻明的嘴抿了抿,斟酌用句。「嗯……绝非对姑娘起了什么非分之想,孟某对姜姑娘,当真没有男女之间的那层想法,纯粹就为那一碗粥。」

  姜回雪都觉肤底腾烧的火已奔至头顶心,烧得她脑仁儿发胀、瞳仁儿热痛,好似狠狠挨上几巴掌,打得她耳中嗡嗡巨响,整张脸火辣辣。

  直到这一刻,她才真正意识到自己的本心。

  在这一团浑沌之后,她察觉到自己竟然是心怀期待的,隐隐期待,想从他口中听到一些不一样的答覆。

  也是直到这一刻,她才明白,不知不觉间……竟把自己当成一名再寻常不过的女子。

  没有谁不想被喜欢、被在意、被青眼看待,但女儿家嗔痴爱恋、惆怅徘徊般的情怀于她姜回雪而言,实还是太奢侈了些。

  她呀,是得清醒清醒,自身该烦恼的活儿已然够多,哪里有多余心思去想男女之间那种轻狂放纵、暧昧晦明的事?

  孟云峥直言无讳又直截了当,清楚告知,他对她没有丝毫想法,那样很好。

  尽管她羞惭难当,羞得浑身发烫、背脊凛麻,也觉得这样给她一记重敲,比什么都好。

  弄明白了,就好。

  「那……那我知道了。」她深深吸入一口气,热气在眸底不争气地漫开,她硬是争气地忍下,嘴角甚至还能牵出一抹温柔浅笑。「没想到孟大爷对我熬的那碗『五白粥』如此捧场,我会好好守住味道,毕竟再怎么着,都不能辜负了主顾们的青睐。」

  她再次浅浅笑开,没等他答话,微屈了屈膝作礼,旋身便往孩子们那边去。

  然——

  「姜姑娘,孟某日日到访为的是那一碗粥,或者可说,亦是为你。」

  什么?

  她倏地顿住脚步,停得太突然,上半身还微晃了晃。

  立即,她转头回望,那莫名其妙耍了一记「回马枪」的男人淡定神态没多大变化,只除深目敛光,耐人寻味。

  他究竟是何意思?她真被他搞混了!

  许是她瞠圆眸子、瞬也不瞬的表情已充分显露内心惊疑,未等她开口问,他已又道:「我幼时瘦小,肠胃易病,胃口总是不佳,我娘还在世时,就时常为我熬药粥温补。」刚硬嘴角勾出一抹轻含幽思的软意。「先父因病早亡,先母独力抚养我长大,松香巷中家徒四壁甚是穷苦,当时为了买药熬粥帮我补身,我娘她帮人洗衣刺绣,什么忙活累活都肯接……」

  没想到会听到这些,姜回雪凝住似的两丸瞳仁终于颤了颤。「……那是你阿娘疼你、惜你,她是极宝爱你的啊。」

  「是。」点点头,他笑意略深。「她是。」

  姜回雪也跟着点点头,本想再问他幼时之事,她眸珠忽又凝定,蓦然间想到什么。「孟大爷——」她转过身,再次面对他。「你方才说……松香巷中家徒四壁,所以你幼年时候是住这儿的?」

  男人轮廓分明的面庞闪过一丝古怪,仍从容颔首。「我是。」

  「你住过这儿……原来如此。所以,就如同受你点拨武艺的那些孩子,你也是这般在松香巷里长大的……」她似叹似问,看了眼与默儿玩在一块儿的那一小群活泼好动的身影。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书页 返回目录 下载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