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鸣轩小说 > 芳邻暗藏小心思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白天 黑夜

第 2 页

 

  走近后,男老师也瞧见梁惟乔了,两人视线对上,男老师露出了温柔又带点宠溺的微笑。

  宠溺?梁惟乔眉心微蹙,她肯定自己看花了眼,大概是因为今早天气太好,阳光太刺眼了。

  上课钟声响起,教学组长说完话后走进教务处,张雅真也准备带着梁惟乔回办公室。

  看到迎面走过来的男老师,她顿时笑得花枝乱颤。

  在这种镇上的小学里,年轻单身的男老师本来就不多,长得一表人才的更是少之又少,虽然她是两个孩子的妈,有个在银行任职的老公,但每次见到孙易凡,她就变成了小粉丝,可以欣赏美男大概是在这所小学任职的最大福利了。

  「易凡老师,你现在要去上课吗?」张雅真笑问着,心道:今天的易凡老师还是一样很帅,名副其实的男神老师。

  「对。」孙易凡点头。

  「那我快点帮你介绍一下,这位是我们会计室新来的佐理员……」

  「张主任,你不用介绍了,我认识梁小姐。」看到张雅真愣了下,他儒雅一笑,解释道:「梁小姐上个星期搬进我住的那栋公寓,成为对门邻居,昨天在学校遇见她,我才知道原来她是新同事。梁小姐,欢迎你的加入。」

  「谢谢。」梁惟乔神情淡漠。

  又与张雅真寒暄了几句,孙易凡便走上二楼要去上课,而张雅真和梁惟乔也准备回会计室。

  此时梁惟乔往楼梯的方向看了下,正好孙易凡也回头,朝她眨了下眼睛,露出了迷人的微笑。

  梁惟乔脸上没有任何反应,她跟在张雅真后面往前走。

  回到办公室,张雅真坐在位子上后,想起刚刚孙易凡说的事,语气紧张的问:「惟乔,刚刚易凡老师说你是他的对门邻居,你不会真的就住在他家对门的套房吧?」

  「对。」梁惟乔愣了一下才点头。

  张雅真惊讶不已,「惟乔,你怎么会去租那间套房呢?你知道那间套房有问题吗?那可是凶宅耶!」

  「我知道,房东罗先生跟我说过房子的事,不过他说会算我便宜一点,我没有什么忌讳,就租下来了。」梁惟乔老实回答。

  多年前,一对三十多岁的夫妻向罗先生租下小套房,两年前丈夫因为外遇想离婚,被妻子拿水果刀刺了一刀,命中要害,送医不治。

  后来陆续有人承租那间套房,发生不少灵异事件,因此房客总是入住没有多久就搬走,那间套房自此成为小镇上有名的凶宅。

  「惟乔,我劝你有空还是去找其他地方住,不要为了省那一点钱,万一真的出了什么事就不好了。」张雅真替梁惟乔感到担心,「不过罗地主也真是的,居然把凶宅租给你,大概看你是外地来的,年轻好欺负吧。」

  那名房东是小镇上的有钱人,拥有不少的房子和土地,因此被称为罗地主。

  「主任,谢谢你的关心,不过我真的不在意那种事。」梁惟乔说着。

  「现在的年轻人都不相信那种事。」对于梁惟乔的回答,张雅真毫不意外,但还是劝着,「总之你自己多注意点,要是有什么怪事发生,记得要马上搬家。」

  「我知道了,谢谢主任。」梁惟乔点头。

  「说起罗地主,就让人想到他家那个被宠坏的小霸王,都已经当兵退伍回来了,还整天无所事事,只会骑着引擎声吵死人的机车到处玩,前阵子我还看到他和几个很像流氓的人在一起,罗地主若再不好好管教儿子,那小霸王恐怕真的会走上歧路,到时候有得他后悔。」罗地主夫妻原本只有两个女儿,快四十岁时才生了个儿子,能不宠吗?只是一旦变成流氓,人生大概就毁了。

  张雅真喝了口茶后,话峰一转,「不过惟乔,真没想到你会成为易凡老师的邻居,虽然易凡老师有个儿子,但他可是我们小镇上的黄金单身汉呢,长得高又相貌堂堂,个性温和有礼,可说是各方面都很完美,只可惜他说他没有结婚的打算。」

  谦谦君子?梁惟乔想起刚刚孙易凡在楼梯上的眨眼和回眸一笑,有些无法认同。

  「虽然如此,易凡老师还是很抢手,教学组长就曾经替她留美硕士的表妹保媒,不过被拒绝了。还有啊,之前我们学校有个教音乐的江老师,长得很漂亮又有气质,非常喜欢易凡老师,虽然被拒绝,她还是默默等了两年,但江老师都三十一岁了,哪能再等下去,最后只能死心去相亲后嫁给别人,上学期调去台中市一所国小任教。」八卦话题一开启,张雅真便滔滔不绝。

  梁惟乔神情专注地听着张雅真所说,不是她对孙易凡感兴趣,而是孙易凡就是她所要调查的家伙。

  孙易凡收养了双胞胎弟弟的儿子孙翔宥,今年八岁,小学二年级,也就是她这次任务里要保护的对象。至于孙易凡,三十二岁,是她要调查的对象,她在保护孙翔宥的同时,最好找出关于孙易凡不适合当监护人的证据,让孙翔宥的生母可以顺利夺回孩子的监护权。

  长相和身材都不错,职业是个老师,无不良嗜好,张主任说他是各方面都很完美的男人,可是只因为要扶养弟弟的孩子,就决定不结婚?梁惟乔怎么想都觉得怪怪的。

  张雅真虽然还想再继续说下去,不过因为有电话进来被打断了。

  梁惟乔不再多言,开始工作。

  星期六的上午,一向早起的梁惟乔跟往常一样,在做完两百下的伏地挺身后开始打拳,这不只是锻链体力,也是为了保持身体的灵活度。

  沙发和茶几全被她搬到客房去了,空无一物的客厅铺上软垫后成了练习场。

  在发现自己连一个简单的侧空翻都做不好后,她有些泄气的结束训练走进浴室。

  冲过澡,失落的心情缓和了许多,她走到窗边,沉静的看着天空。

  孙易凡和弟弟孙易扬是双胞胎,个性一静一动,孙易扬年纪轻轻就成为赛车手,二十二岁那年认识了刚从美国留学回来的富家千金范采霓,两人很快陷入热恋。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书页 返回目录 下载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