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鸣轩小说 > 痞子后爹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白天 黑夜

第 3 页

 

  小说家?杨子欣眉眼不动的看着那叫好听点是不修边幅,说难听就是流浪汉一个的男人,美丽的眼眸仍然清冷,“张警官,不是我不给你面子,而是——”

  她话说一半,感觉有人正轻拉着她的衣摆,低头一看,发现是女儿拉她,原本冷淡的眉目顿时一柔,轻声问:“绮恩,怎么了?”

  绮恩的脸色仍有些白,但她不喜欢妈妈板着脸,所以小声的说:“妈咪,我没事,你不要生气了,听小张叔叔的话好不好?”

  虽然她一开始被吓了一跳,但那位抓着她不放的叔叔也只是抓着她而已,并没有对她做什么事,加上他似乎是小张叔叔的朋友,那应该不会是坏人了,所以她希望妈妈不要为了她那么生气。

  杨子欣拧眉,还没说话,一旁的小张已打蛇随棍上,“我们绮恩真善良,你放心,小张叔叔一定会好好教训那个吓到你的坏蛋,你快让妈妈不要生气了。”

  说了半天,小张才发现自己又犯贱了,明明错的人不是他,他在这当和事佬也就算了,偏偏那罪魁祸首还凉凉的站在一边,顿时咬牙,回头狠狠瞪了眼徐向阳,使眼色要他速速上前赔罪。

  接收到小张的目光,徐向阳有些无奈。

  他不是不愿意去道歉,事实上他比谁都想给这个美丽的邻居一个好印象,但她压根不给他好脸色,而且他饿了太久,虽然肚子填饱了,手脚还是虚软无力,实在是心有余而力不足呀!

  小张见他仍是不动,只好自己上前拉人。

  徐向阳见状忙要喊,可惜悲剧已在瞬间发生。

  双腿无力的他,被他这么一扯,顿时脚软,当着众人的面,对面前一大一小的女人跪了下来。

  小张见他居然说也不说一声就跪下,顿时吓了一跳,忙上前扶他,“你、你不必行这么大礼吧?”

  徐向阳忍住翻白眼的冲动。他也不想好不好?还不是你这鸡婆的家伙给害的!

  顺着小张的动作站了起身,虽然丢脸丢大了,但他的动作倒是引来看戏的众人一片赞赏。

  “小伙子不错哦!”

  “对呀!知错能改,子欣呀,你就原谅他这一次吧!”

  “不过是误会,说清楚就好了,人家都跪下道歉了,子欣你就放过他这次吧……”

  随着众人七嘴八舌,加上他跪都跪了,可不能浪费众人替他说情的热心,于是他扬起笑脸,对面前那粉嫩可爱的小女孩说:“你叫绮恩是吧?绮恩,我是徐向阳,你可以叫我向阳哥哥,真的很抱歉,今天吓到你了,下回哥哥带礼物向你赔罪好吗?”

  他再蠢也知道能救他的人不是说得满嘴泡沫的张士嵘,而是眼前的小妹妹,所以直接和眼前的小萝莉套起交情。

  一旁的小张听了差点吐血。

  还向阳哥哥咧!绮恩叫他小张叔叔,却叫他哥哥?!天底下还有比徐向阳这家伙还不要脸的吗?

  绮恩不晓得小张内心的悲愤,怯生生的摇头,“没关系的,我没什么事,只要妈妈不生气就好了。”说着,她抬起小脸,盈着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看着杨子欣。

  杨子欣心肠再硬、再坚决,也抵不过女儿祈求的目光,再说,对方都下跪了,她再坚持也说不过去。

  于是她不得不妥协,抬眸对小张说:“既然绮恩都这么说了,这次就算了,但我希望不要再有下次,否则我不会客气。”

  撂下话,她没再多看徐向阳一眼,带着绮恩走进屋内,当着众人的面将大门关上。

  门一关,代表没戏了,左邻右舍这才一边哈拉一边鸟兽散,各自回家吃饭去。

  原本挤满人的庭院里顿时剩下小张和徐向阳大眼瞪小眼。

  第2章(1)

  暗淡的天色下,只剩下两个男人对立而望,突然一阵冷风刮来,让小张打了个哆嗦,不知是因为冷还是因为刚才那四目相望的十几秒而浑身起鸡皮疙瘩,他没好气的说:“没事就快滚回去,别在这碍哥的眼。”说完还真奉送他一记白眼。

  他真是愈看那张明明憔悴,却依然帅气十足的脸愈讨厌,还是早早打发,免得他想起自己求学时期总是被甩的悲剧。

  “这么久没见,不去我家坐坐?我刚赶完稿,时间很多!”比起他的冷淡,徐向阳倒是很热情,完全忽略他那厌恶的表情,亲热的搭上他的肩。

  小张这人就是口是心非、刀子口豆腐心,他清楚得很。

  “你时间多,哥可忙得很!”久?他明明前几天才犯贱的替这家伙送便当好不好?他最好再睁眼说瞎话一点!像捏臭虫似的把他的脏手扔掉,他一脸嫌弃,“你到底几天没洗澡了?臭死了!”

  徐向阳拉起衣领闻了闻,的确有股异味,挑眉想了想,“不知道,想不起来,不过十来天应该是有。”

  “十来天?!”小张一听,顿时跳离他一大步,“脏死了!不要靠近哥,徐向阳!你这邋遢样要是被那些爱慕你的女人看见,绝对会后悔拒绝我!”

  他可是一直耿耿于怀被他横刀夺爱的痛,虽然那些女人连正眼都没看他一眼。

  徐向阳直接忽略他一脸悲愤样,笑着说:“要叙旧到我家去。”

  “谁要和你叙旧!”小张白了他一眼,转身就走,可走没几步像是想到了什么,又停了下来,回头警告。

  “不要怪哥没提醒你,子欣可不是好惹的,她和绮恩两个人相依为命,把绮恩当命一样护着,今天是你好运,有哥这个万人迷替你说好话,否则你现在已经吃上官司了!所以听哥的,就算是真要饿死了也少往这里爬,省得没饿死反而被告死!”

  他自动忽略绮恩才是最大功臣的这个事实。

  “子欣,是刚刚那个冷冰冰的女人?她看起来不过才二十几岁,我刚还以为她是那小女孩的姊姊呢……”杨子欣……原来这就是她的名字,唇角微扬,徐向阳有意无意的套话,“你说她和女儿相依为命,那她老公呢?”

  “是二十七岁,说真的哥也挺怀疑她这年龄怎么生出绮恩这么大的小孩,算一算,岂不是十六、七岁就怀孕了……”说着,小张察觉到不对劲,蓦地闭上嘴,狠瞪他一眼,“你管那么多!

  这是人家的隐私,隐私你懂不懂?”

  瞧瞧!这家伙不仅完全没在重点里,甚至还牵着他的鼻子走,果然讨人厌。

  “当然懂!”他的脚已经恢复力气,走上前再次勾上小张的肩,朝自家大门走去,“隐私归隐私,八卦归八卦,身为邻居的我,为了不被告死,总要摸清人家的禁忌嘛!免得下次还要劳烦你跑一趟,再说,你也不想在警局看见我对不对?”

  一听见有可能天天在警局看见这家伙讨人厌的脸,正打算把他手拍开的动作一顿,勉为其难的压低声音说:“其实这件事哥也不是很清楚,不过子欣她们搬来也有一年了,不只是哥,镇上所有人都没看过她老公,本以为她老公要嘛在外地工作,要嘛两人不是分居就是离婚,可后来哥才从颜倩口中知道……”怕他不知道颜倩是谁,他特地解释,“颜倩是子欣的好友,也是月光民宿兼餐馆的老板娘……总之她说,子欣没有老公。”

  “没有老公?”徐向阳挑起眉,“未婚生子?”

  没人发现,徐向阳因为这个猜测,那本就耀眼的双眸瞬间闪过一丝光芒,就连徐向阳自己也不知道。

  小张左右看了看,才低声说:“好像是这样,而且绮恩似乎对没有爸爸这件事挺在意的,所以你少去招惹绮恩,尤其是这件事,知道吗?”

  徐向阳没有回答他,而是陷入了深思,直到小张用力推他。“你有没有在听?”

  “听见了。”他回过神,扬起了笑,沉声说:“我没事去招惹一个小女孩做什么,我对小萝莉可没兴趣,就算要招惹,也是招惹她妈妈。”

  这话听起来像玩笑话,仔细听,却又有着一丝认真。

  说着,他勾着小张,走进打他半年前搬来,就完全没动过的家,东踢一袋垃圾、西踩一件衣服,无视这垃圾场般的地方,若无其事的走了进去。

  要是平常,小张见到这惨不忍睹的猪窝,别说进去了,肯定马上退避三舍,但徐向阳那句别有深意的话让他傻了,好半晌才回神,震惊的问:“姓徐的,你刚刚说什么?你不会是对子欣有意思吧?!”

  仔细想想,他这个损友的确是喜欢像杨子欣那样的冰山美人,不过他们也才见过一次面耶!

  而且还是不算愉快的会面,他是傻了不成?

  “现在没有,”他给了他一口白牙,走向整个屋子里唯一没有杂物垃圾占据的沙发坐下,才又说:“顶多是有点兴趣,你不是说她未婚吗?不过现在没有不代表之后没有,我们是邻居,住的近,要是有什么后续发展,你也不必太惊讶!”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书页 返回目录 下载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