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鸣轩小说 > 痞子后爹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白天 黑夜

第 2 页

 

  这些事,她七岁就开始做了,因为妈妈说,不论多小的孩子,都得学会独立、学会照顾自己,只有这样,才能让自己过得更好、才能照顾好她在意的人。

  因为最后一句话,她一直努力做得更好,虽然一开始她扫的地仍有灰尘、她拖的地一样有脏污、炒的菜更是常常焦掉,但妈妈永远没有嫌弃,带着她再重头教过,等下一次她做好时,妈妈会笑着对她说“我们绮恩真棒,看吧!只要绮恩肯努力就会做得很好……”

  想到妈妈脸上的笑容,她也勾起了笑,方才那一点不愉快很快就被她抛到脑后,脚步轻快的转进一条种满矮灌木的小巷。

  远远的,她已看见自己在这住了一年的家,她的家很漂亮,和这个小区的名字“童话小镇”

  一样,是个很像童话故事里才会出现的小屋,贴切一点的形容,就是像小木屋,只是妈妈说屋子的建材不是木头,而是跟一般房子一样用钢筋水泥砌成的。

  童话小镇一共有二十栋的房子,两两相对,而她的家在右手边的最后一间。

  走过用大理石铺成的小径,她来到家门前,有些吃力的打开小庭院前的矮篱笆,随手扣上后,才踏着地上的石板走到大门。

  将手上那颇沉的塑料袋放在地上,她空出手来找钥匙。

  她的钥匙原本是套着红绳然后挂在脖子上,但班上那些讨厌的男生总爱拉她的绳子,将她的脖子勒得很痛,不管她怎么躲,他们就是不放手,最后她只好将钥匙收进书包里。

  翻找了半天,她好不容易找到被书本掩没的钥匙,然而就在她准备打开大门时,脚踝突然一紧,让她吓了一跳,低头一看,竟看见一个蓬头垢面的男人不知何时爬到她身后,正紧紧抓住她的脚。

  她蓦地倒抽一口气,然后放声尖叫,“啊——”

  第1章(2)

  杨子欣很生气,抱着仍有些惊魂未定的女儿,妆点得一丝不苟的俏颜十分冷淡,一双美丽狭长的眼眸却是罕见的闪着怒火,冷冷的看着那个坐在她家门前狼吞虎咽的男人,沉声说:“我要告他私闯民宅。”

  这话一出,左邻右舍皆是一怔,就连接到通报赶来的警察张士嵘也是一愣,好半天才说:“子……不对,杨小姐,这……没必要吧。”

  他虽然认识杨子欣,可现在是公事公办,加上她那张冷脸,他实在不敢在这种情形下和她套交情,虽说他真心觉得那被她告私闯民宅的家伙也不过是爬过她家的篱笆,连门都没进,实在是没必要小题大作。

  杨子欣淡然的看了他一眼,彷佛明白他心里所想,冷声又说:“就算只是庭院,也是我的住所,需要我拿所有权状给你看吗?若他是整齐干净的前来拜访,我不会多说什么,但他那样子、那打扮以及他的行为,足以引起任何人的恐惧不安,更何况我女儿只是个十岁的小女孩。”

  小张傻了,发现她说的没错,就是他一个大男人,被一个流浪汉般蓬头垢面,头发长到几乎盖住整张脸的男人抓住脚踝,他也一定会很娘炮的惊声尖叫,更何况是绮恩这个才刚满十岁的小女孩。

  可他还是努力的为那还在埋头苦吃的罪魁祸首开脱,“杨小姐,他才搬来半年,又因为职业的关系几乎都窝在家里,要不是因为饿得快死了,也不会做出这种事,你就大人有大量,原谅他这一次?”

  可惜杨子欣不为所动,“很抱歉,我不是宰相,相反的,我很崇拜孔老夫子,尤其是他曾说过的经典名言。”

  “啥?”这话堵得小张又是一愣。什么宰相?什么孔老夫子?是她说的话太深奥还是他的理解能力太差?他怎么听不懂。

  不只是他,就连挤在门外看热闹的左邻右舍也是一头雾水,凑在一块窃窃私语。

  “老刘,这是什么意思呀?”邻居一号不耻下问。

  邻居二号摇头。“我怎么会知道,我只是来看热闹的,你别问我。”

  “你也别看我,我也是来看戏的,什么都不知道。”邻居三号躲开她询问的视线,连忙挥手。

  就在众人不解时,一直埋头苦吃的罪魁祸首总算嗑完两个鸡腿便当,满足的吁了口气,抬头,在看见杨子欣那寒冰般的的脸庞时非但没有害怕,那被纠结长发掩住的双眸反而闪着一抹无人察觉的兴奋,轻声说:“宰相肚里能撑船,而孔子的经典名言是唯小人与女子难养也,也就是说她一点也不想宽宏大度,只想当个心胸狭窄的女人,换句话说,就是她不会原谅我,坚持要告到底。”

  这一番解释总算让众人恍然大悟,一脸原来如此。

  没想到短短的一句话居然这么有深意,小张顿时感叹自己不好好读书,居然连这么一句简单话都听不懂……

  等等,他蓦地察觉不对,一转头,就见某人已经嗑完便当,恢复了生龙活虎,甚至还跷起二郎腿大口大口的喝着饮料,一副看戏的模样。

  这一看,小张脸顿时黑了脸,忍不住大吼——

  “徐、向、阳!”

  正在喝饮料的徐向阳被他一吼,顿时呛得狼狈的直咳嗽,“咳咳咳,张士嵘,你嗓门大呀?那么大声想吓谁呀!”

  “吓谁?除了你还有谁?!”小张咬牙切齿的冲到他身边,就差没指着他鼻子骂,“哥我一听到报案地点,就猜想肯定是你出包,未雨绸缪的买便当还带饮料,一到现场见你躺在地上要死不死的,二话不说塞了根鸡腿在你嘴里,又苦口婆心的帮你向子欣说好话,没想到你他妈的居然给我跷二郎腿看戏?哥这是为谁着急为谁愁呀?你这家伙最好再大爷一点!信不信哥真把你铐回警局?!”

  他真是倒了八辈子的楣才认识这家伙,打这家伙搬到清风小镇后,自己没一天能清闲,不是送便当就是送饮料,追马子都没伺候他那么勤快。

  徐向阳好不容易顺过了气,听他说了一大串,挑眉笑道:“信!怎么会不信,不过也不是我想当大爷,而是替最好的朋友辩护不是身为好友的你该做的事吗?要不然我们穿开裆裤一块长大的交情是怎么来的?”

  被他堵了一句,小张顿时气结,“谁他妈倒霉和你穿开裆裤一块长大?我们是损友!损友你知不知道?!”

  他张士嵘这辈子最讨厌的就是长得比他帅的男人,偏偏他周遭的男人个个长得帅,俊美的、阳光的、个性的、冷酷的……于是他告诉自己,帅哥都是“物以类聚”,有了他这个主轴人物,他的朋友不帅都难。

  但这么多人中,他最讨厌的就是徐向阳。

  徐向阳,人如其名,打他认识他起就是个阳光型男,长相阳光、笑容阳光、就连名字也阳光,这么个像太阳一样充满魅力的家伙,不论走到哪,都像散发热力的日阳,让各式各样的美女总是不由自主的围绕在他身旁,其中也包含他喜欢的那一型。

  多少次他告白失败后,总能看见前一秒狠心拒绝他的女孩,下一秒却像花痴一样黏上徐向阳,教他如何不呕。

  所以他讨厌徐向阳,偏偏冤家路窄,这讨人厌的家伙哪里不搬,偏偏搬到清风小镇来,还特地上警局和他打招呼,让他想忽略他都难。

  这不,明明是个讨厌的家伙,偏偏自己一听见案件发生地点就在他家隔壁,就急如星火的冲了过来,在来的路上还很自然的预料到一切会发生的事,十分顺手的替他带了便当……

  现在静下心来一想,他悲愤的发现自己怎么就这么贱?明明徐向阳是他的情敌、是他最不想看见的人之一,自己却还巴巴的跑来给他糟蹋?!

  愈想愈气,忍不住狠狠瞪着那明明胡子长满整张脸,头发乱七八糟,却优雅的像不知从哪来的贵公子的家伙,打死也不承认他这像流浪汉般的颓废样看起来依然十足的吸引人。

  “损友也是友,我们认识都十几年了,这铁一般的事实,是同学都知道,不是你三言两语说断就能断的。”换言之,他就是吃定他了,毕竟他们俩的共同友人可不少,要是被那些好友知道他见死不救,一人一口口水都能把他给淹死。

  小张也意识到这一点,顿时气得捶胸顿足,张口就要大骂他不要脸。

  “你们说完了没?”杨子欣打断他们的“友情交流”,冷声又说:“张警官,要是没事,麻烦你把人带回警局,等我将绮恩安顿好,就去做笔录。”她没那闲工夫看他们叙旧。

  小张那句没骂出来的不要脸三个字顿时咽了回去,连忙陪着笑脸对杨子欣说:“杨小姐、子欣,不要这样嘛!给哥一个面子好不好?就像你刚听见的,这家伙我认识,他是个职业小说家,赶起稿来没日没夜,连饭都没空吃,这次也是这样,要不是饿得快死了,他也不会爬出家门向绮恩求救,也因为他饿得双眼发晕,这才会没看清楚绮恩只是个孩子,不小心吓到她,你就放过他这次行吗?”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书页 返回目录 下载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