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鸣轩小说 > 幸福女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白天 黑夜

第 23 页

 

  “小小年纪这么爱钱!”他搓搓他的一头发。

  “嘿嘿,我可是谢老板呢!”

  第10章(1)

  小家伙家的东西很多,而且有许多浪漫的布置,客厅摆着一台小缝纺机,旁边堆着几块拼布,一个花稍的包包已经可以看出一点雏形,柜子上摆着许多只娃娃公仔,看得出来都是亲手做的,更不用说满屋子书柜上的描画与童书。

  “你随便坐一下,我倒果汁给你喝。”也许是头一次让他顺眼的男人进到屋子里,谢昶熙显得异常兴奋,“你随便看一下喔!看中什么礼物可以跟我说,我算便宜一点给你。”

  应煦苦笑着摇头。臭小子现在还满脑子想着赚钱,不过这里的东西不但都是全手工制,上面大都缝满蕾丝花边与彩色珠珠……不管是哪一个童童都会很喜欢吧!

  客厅一个不起眼的角落放着了袋家乐福的袋子,一颗黄色的塑料球滚到他脚边,他捡起来一看,发现那是给小狗玩的玩具球。不只玩具球,袋子里面还有好多给狗狗的东西,包括项圈、护套还有宠物香水,里面还夹着一张“爱我,就帮我结扎”的广告传单……

  “你家有养狗?”

  “没有啊,那是我妈的朋友寄放在我家的,可是过了好久都没人来拿,”他推测。“那只狗八成死了吧!”

  柜子深处有一只珠光宝气的猫咪娃娃,应煦觉得有些眼熟,虽然这种猫咪公主随处可见,但是,他真的对这只娃娃有印象。

  小心翼翼地把娃娃从柜子里拿出来,不管是衣服的颜色与装饰品的光泽,在在说明着娃娃历经的岁月痕迹,面对那张没有表情的猫脸,他突然想到什么……

  “喔喔!那只不行,”端着果汁出来的谢昶熙紧张地跑过来。“什么都可以,就这只不行,它是我妈的宝贝,从她学生时代留到现在的,不管我们搬到哪里她都要带着那只猫,要是你拿走它,她会杀了我的。”

  “你妈妈她……是做什么的?”

  “做手工艺,还有画画书绘本。”他比着窗帘、桌巾还有沙发上,全都有白色蕾丝,浪漫得像是童话故事一样。“不过,之前她去公司上班了。”

  应煦不发一语的拨开娃娃的帽子,就在头发与帽子中间,缝着一个他再熟悉不过的图案——“豆豆DouDou”。

  他有好几秒的时间脑袋无注思考,现在发生什么事了,为什么童童的东西会出现在谢昶熙的家里?他说所有的东西都是他妈妈亲手做的,可是上面却有“豆豆”的图案……他们都姓谢……

  童童有个儿子!这、这此劈腿还要叫人震惊!

  “你、你妈妈什么时候回来?”

  “就快了吧,她说今天要去接受什么优良童书颁奖,下午就回来了。”

  “你妈的笔名不会是Miss Dou吧?”

  “对啊!你怎么知道?”

  应煦铁青着脸坐到沙发上,还在为谢辛童有个儿子的事实感到错愕,但他马上又想到生儿子又不是一个人就能生的。那他老爸是谁?

  看着谢昶熙的脸,当他母亲说他们很像时,他本来还不相信,可是……仔细一看,他的眼睛像他,鼻子像他,额头像他,脸型也像他……

  喔!他老爸是他!

  应煦忍不住拉拉他的验,捏捏他的鼻子,想确定眼前这个可爱又可恶的小东西就是……就是……

  “叔叔,你在干么?”今天被捏两次,好衰喔——没办法,长得可爱就是这样。

  “昶熙,你……你爸爸是谁?”这种事情可不能随便,万一搞错不就糗大了,虽然心中已有九成确定,但为了保险起见,他还是再问一次。

  “啊!别提了,”谢昶熙突然换上一张臭脸,“我好不容易才说服我妈跟那个臭家伙分手,你知道吗?天底下居然有那种男人,把女朋友骗大肚子就跑掉……最近不知道为什么他们又搭上线,他还对我妈百般献殷勤,那种男人有什么好留恋的?好马不吃回头草没听过吗?”

  “上次更扯,被我在楼下撞见两人在接吻……搞什么啊!是想让所有住户知道我妈跟他的事情吗?一个女人没结婚还带着一个小孩已经够引人侧目了,那家伙还……喔~说到就有气啦!”

  “所以……你叫你妈,跟那个男人分手?”

  应煦生气的眯起眼睛盯着他。这个可爱又可恶的小东西,居然就是造成他和童童分手的元凶……

  “对啊!”不怕死的谢昶熙继续说:“我跟我妈说,有那个家伙就没有我,有我就没有他。我很勇敢吧!”

  “你这么讨厌你爸爸?”额头悄悄浮现青筋。“那我呢?你会讨厌我吗?”

  “我怎么会讨厌你呢?我不是说过了吗,如果你要当我爸,我勉强可以接受。怎样?你改变主意,不打算跟女朋友和好,要追我妈了吗?”

  如果他真的是他爸,他一定……一定要把他吊起来,然后……

  “是,我改变主意了,我要追你妈。”

  “喔耶!”谢昶熙挑起来欢呼,“太好了,可以把那个讨厌鬼赶跑了!你说过的话不能反悔喔!”

  叮咚叮咚~门铃声响起。

  “豆豆,快来帮妈妈开门,我忘了带钥匙。”

  “好,我马上来!”谢昶熙一蹦一跳的跑到玄关。等一下他一定要告诉妈妈,他帮她找到一个比前男友更棒、更有钱的老公人选了……

  为什么他会在这里?谢辛童原本拿在手上的奖状掉了下去,相框的直角砸中自己的脚,她痛得唉唉叫。

  “笨蛋!”应煦走到她身边,打横抱起她,将她放在沙发上。“昶熙,去拿药箱来。”

  小家伙一溜烟跑进厨房拿医药箱,他帮她脱掉袜子,露出脚背的一片红肿。

  “很痛吧!”他朝伤口轻轻吹气。

  痛?她现在只觉得全身紧绷,哪里痛了啊?

  “你、你怎么会在这里?”

  “我不能在这里吗?”低着头专心帮她处理伤口,他没抬头看她。

  谢昶熙提着医药箱跑到旁边,只见应煦温柔地把母亲的脚放在自己腿上,小心翼翼帮她上药,他眨眨眼睛……

  动作这么快喔!才说要追人家,现在就已经跟人家一副很熟的样子。这样是好还是不好?

  “昶熙,去帮我拿冰块,把冰块包在干净的毛巾里,你妈妈要冰敷。”

  “喔?好。”

  为什么他们可以这么和平相处…谢辛童不懂。不是说一山难容二虎吗?而且应煦似乎也知道了豆豆的事情……

  为什么这一切来得这么突然啊?

  “昶熙是你儿子?”

  “对……”

  “也是我儿子?”

  “对……”

  “为什么不告诉我?”抓着她的脚,应煦激动得不能自己,不经意弄痛了她的伤处。

  谢辛童惨叫一声,谢昶熙连忙从厨房探颗头出来——

  “怎么了怎么了?”

  “豆豆……”就知道应煦生气了,她可怜兮兮地望向儿子,希望他解救她。

  “你妈没事,在上药。”

  豆豆的头缩回厨房,继续准备冰块。“豆豆不是狗吗?”

  “呃……”一时间她百口莫辩。

  “你居然把我儿子当成狗?!”

  呜呜……她也不愿意啊!

  “我还差点带他去结扎……”

  骨肉相残啊!

  第10章(2)

  “谢辛童,你惨了你!”他厉声喝斥。

  “你很生气喔?”

  “废话,我能不生气吗?”除了生气,他更心疼她这几年受的苦。

  这个笨蛋,当初为什么要跑掉?发生这种事情,她应该是最不知所措、最害怕的人,当年居然还有勇气休学离家,一个人把孩子生下来,靠着自己的一针一线把孩子养大……他能不生气吗?

  “为什么当初你不告诉我?”

  “你那时不是说你很后悔吗?”可能是伤口发疼,也可能是心痛,谢辛童红了眼眶。“我怎么告诉你?告诉了你,你是不是要我把孩子拿掉?豆豆是我唯一的家人,我不会对他做这么残忍的事情。”

  真是祸从口出!他的一句后悔,不但失去了挚爱十年,还让他们母子在外面受苦。

  “我怎么可能叫你拿掉孩子,我当然会负责到底的啊!”

  “那你不念书了吗?”她低下头。“养孩子不是那么容易的,你还有大好的前程,我不能拖累你。”

  “拖累我?”应煦为之气结。“那你自己呢?放着自己的前途不管,就为了生下小孩?”

  “豆豆是我的家人,我之所以这么做,是因为我真的舍不得他。”

  “你会舍不得豆豆,因为他是你的儿子、你的家人,但同样的,你也是我的家人,我也会舍不得你。”

  他摸摸她的脸颊。“你到底要到什么时候才懂?”

  “我知道……我真的知道了嘛……”谢辛童靠在他怀中,终于忍不住的大哭出声。

  应煦将她搂在怀中。他知道,这辈子,他不会再放开她!

  谢昶熙目瞪口呆的看着叔叔跟母亲。

  这、这么快就给他“乔”下去了喔!

  认识不到十分钟,只不过擦个药,就可以抱成一团,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一见钟情、相见恨晚?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书页 返回目录 下载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