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鸣轩小说 > 不老茱丽叶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白天 黑夜

第 23 页

 

  “那是因为阳爷爷结婚了啊。”

  花小仙的声音在两人后头响起,唐君逵跟阳婴婴同时抬头,看见她小心翼翼地从楼梯上走下地下室,她走到酒瓮旁,蹲在旁边,一颗头好奇地往瓮里头探去。

  “果然是浸了将近百年的药酒,味道就是不一样,越陈越香。”

  “小仙,你在说什么?”阳婴婴不解的看向她。

  “我说,这个药酒,的确是用青春不老药方去调制的啊。”

  “骗人!”阳平平与阳家父母的声音从后头响起,他们因为好奇跟了下来,想一探究竟,没想到却听到这惊人的一句话。

  “真的,而且只要喝过一口,就能拥有青春不老的能力。”

  “不会吧?”阳爸爸捏捏自己的啤酒肚。“我从小时候就喝过了,但现在也一样越来越老啊。”

  “况且我爷爷也有喝,但他最后还是去世了。”阳平平补充。

  “所以,这个世界上根本没有青春不老药。”阳婴婴做了结论。

  “其实是有的,只是要用对方式。”花小仙解释。“青春不老药的效能,会将人的年纪维持在二十岁左右,那是身体机能最为健全的时候,只要在那之前渴下这道药方,就能拥有青春不老的肉体。但若是在四、五十岁时才喝下这药酒,那么身体机能便会停留在当下的年纪,顶多不会再老化。”

  阳家人与唐君逵面面相觑,半信半疑,等待花小仙继续说下去。

  “不过即使这样,还是要有条件支撑药方的维持、喝了药酒后,若想保持永远的青春,就必须维持童子之身,一辈子不能和异性行周公之礼,否则身体机能的齿轮将会继续推动,然后就会和一般人一样生、老、病、死。”

  在场所有人听了全都倒抽一口气,瞪大眼睛看着花小仙,还有她旁边的药酒。

  也就是说,只要不跟异怪发生关系,喝过药酒的人真的想活多久就能活多久?

  这也就能解释,为什么阳爷爷生前和一般人无异,而他们阳家人虽然个个Baby face、却还是会有老化死去的时候了。

  “你怎么会知道这种事?是谁告诉你的?”唐君逵忍不住问:“你到底是谁?”

  看来是瞒不住了,花小仙叹口气,决定公诸一切。

  “就如你们所说的,这药方本来就不属于人间所有,它是仙界花园遗失的宝物,而我则是奉命将它带回去的女巫。宝物会以许多面貌呈现,我也没想到会是这种方式。本来我以为只要找到药方就好,没想到它还有限制。

  “因此后来,我只好到地府去找创造药方的老师父,问明前因后果,他才说出药方的作用与限制条件——只要不再保有童子之身,这个药方也不再有任何效能。换句话说,为了自己永恒的青春,你就必须放弃体验人生的机会,包括与人相爱、孕育后代等。”

  “所以,只要和异性发生过关系,这个能力便解除了?”

  “可以这么说。”

  众人一阵无言,又惊诧又觉得不可思议,没想到到头来他们白担心一场。

  而且花小仙居然是个女巫?!真的假的?她不和他们大家长得同样一个鼻子一张嘴,世上怎还有如此光怪陆离的事?

  话说回来,能青春久一点当然是很好,不过一直不老不死,想起来也满可怕的。何况,条件是不能和心爱的人厮守,更不能繁衍后代,天地之间孑然一身,肯定会寂寞不已。

  唐君逵想了想,发现自己的担心实在有点多余,这世上想为了保有青春而维持处子之身的人绝对不多。他不禁啼笑皆非的说:“处女情结,这是什么烂条件?”

  “不是,这是自然定律。”花小仙正经地辩驳。“想要保持青春,就必须维持纯阴或纯阳的肉体才可以,所以唐家人就算再怎么想得到这份药方,真的得到、喝了,也为时已晚了。”因为他们该结婚的都结了,而还没结婚的,照她看来,也不符合条件了。

  “我并不想得到这种东西。”唐君逵再度重申。

  “因为你就算得到,也没有用了。”阳婴婴用只有他们两个人听到的音量说。

  ……

  咳咳,其实地下室到处都有回音,一点点声音就听得很清楚。

  “如果真是这样,这世上还有谁愿意青春不死?”阳婴婴好奇的问。

  “这不是祝福,而是诅咒。”唐君逵深情的望向她,希望她能原谅他,不再生气。他是真心的喜欢上她,宁可共度白首也不愿一人青春不老。

  她也怔怔的看着他,眼中情意流动。如果生命有尽头,她难道就要这样错过他,用有限的余生来悔恨吗?

  不,她不要!

  花小仙咳了声,打破两人的含情脉脉,照实说:“咳,我想……世上还是有人会选择青春的。”

  “谁啊?”

  她指向阳平平。“照我看来,目前只有她最符合条件了。”

  “我?”阳平平平时是以厚脸皮着称的,可现在被大家这么一注目,她真是又尴尬又害羞……

  “平平,你之前不是曾交过男朋友吗?”阳妈妈疑惑的问。

  “大姐,你已经快四十岁了耶。”阳婴婴也不敢相信。

  看吧,眼前就有一个活生生的例子。“所以,这世界上,还是有人愿意选择青春的。”花小仙自己做了结论。

  第10章(2)

  阳平平第一次张嘴却说不出半句话,她真是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她才不愿意为了那种东西而失去享受人生的乐趣呢,可是她有什么办法……

  为了转移话题,她连忙把问题丢回给花小仙。“那你要怎么把赛拉薇带回去?”

  “我已经得到药方,这样就够了。记得,这瓮药酒下要再给其他人喝了,因为只要一失去童子之身,喝再多都没用,顶多就是强身健体而已,跟一般药酒作用无异。”顿了下,她又问:“还有……婴婴,你应该还记得药方内容吧?”

  阳婴婴点点头。

  花小仙也了解地点头。“好,那我待会儿把你这部分的记忆清除,可以吗?”

  “好啊,麻烦你清除得干净一点,别让我想起来。”

  接着,只见花小仙将一只手放到阳婴婴头上,喃喃念咒约三秒,再把手拿下来。“可以了。”

  咦?就这样

  “好了,任务达成,我要回去了,”花小仙笑着说。

  “回去哪?”

  “天界啊。”

  阳家人第二次面面相觑,她是说真的吗……

  “什么时候再来玩?”一阵沉默,阳爸爸迸出这句话。

  花小仙一脸茫然。“咦?我不会再来了吧。任务达成,我已经是天界月光花园的守护者,不能随便下来凡间。”

  “是喔?”阳婴婴不舍地拉着她。“那在这里吃过午餐再回去嘛。”

  吃午餐?唐君逵挑了下眉,突然觉得他爱的女人真是个天兵。

  结果花小仙迟疑了一下,竟然点点头。“好啊,就当作纪念吧。”

  ……好随便的守护者,难怪宝物会被偷走。

  一夥人准备离开地下室了,此时,一言不发许久的阳平平终于找到机会,将花小仙拉到一旁。

  “你是说……这辈子要是不和异性发生关系,就永远不会变老?”她紧张的问。

  “是啊。”

  “那我不就……”Oh my God!阳平平终于找到自己为什么都快四十岁,肌肤还吹弹可破的原因了。

  “没有……可以商量的空间吗?”她继续追问。

  “什么商量的空间。”

  “老实说,我虽然爱漂亮,不过也不想一辈子永远不会老,然后看着自己心爱的人跟家人离我而去。永恒的生命对我一点吸引力也没有,所以……一定得跟异性发生关系,才会开始老化?”

  “是的。”

  阳平平再放低一些音量,故意走在最后头,偷偷问花小仙,“那可不可以折衷一点,跟‘同性’发生关系也算在内啊?”这样她就不用担心了。

  喔……原来如此。

  不愧是女巫,花小仙并没被这个难题考倒。

  “不行喔,这规矩不是我订的,是自然定律。因为阴阳相容,破坏了纯阴跟纯阳的平衡,才能破解这个咒语。同性之间的性关系……不会增加药效就很庆幸了,所以一定得和异怪才可以。”

  这样啊……阳平平实在有点难以接受。

  花小仙拍拍她的肩膀。“我看,你还是找个男人来帮你吧。”

  “嗯……”阳平平低头沉思起来。

  ***

  由于这份药酒的功能顶多剩下滋补身体、养颜美容,而唯一记得药方内容的阳婴婴现在也忘光光了,所以,她和唐君逵两人当下决定将剩下的药洒带回唐家孝敬老人家,顺便藉此“一酒泯恩仇”,希望能让他们的情路得以顺利走下去。

  唐家上下以为这就是他们遍寻已久的药方,感激地连唐自筠这把年纪的老人家都忍不住潸然泪下。

  那金黄色的液体就是他们梦寐以求的长生不老药,唐自筠捧着汤碗看了看,和儿子唐昭昱相望一眼,不约而同地把汤碗放回桌上。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书页 返回目录 下载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