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鸣轩小说 > 不老茱丽叶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白天 黑夜

第 22 页

 

  “……叫你去你就去,我是你老爸!”阳爸爸在这时总算端出老爸的架子。

  “哪有人这样的……”阳平平嘟着嘴,但还是依言走到地下室,一看见整天对着那一盅盅药酒发呆的妹妹,她不禁又叹口气。

  “婴婴,吃饭喽。”

  “你们光吃吧。我不饿。”

  “不饿也要吃。”阳平平走到妹妹身旁拉她。“哪有人这样的?失恋了也要吃、要睡、要生活啊。像你这样整天对着这堆药酒跟药书发呆,吓死人了。”

  “我没事,我只是在想点事情。”阳婴婴闷闷的说。

  “想什么?”

  “我在想……这些东西真能让人长生不老吗?”她到现在还是想不透。“如果是这样,爷爷为什么还会死?人的寿命总还是有期限的,不是吗?”

  阳平平翻了个白眼。“你再想下去,就算头发都变白了也不可能有解答。那种东西当然不可能存在啊,不然我干么还去整形?”

  阳婴婴盯着姐姐看,忍不住伸出手捏了捏姐姐的脸,再左右端看一下。

  在唐君逵的诊所待了一阵子,她多少也懂得看人,像姐姐将近四十岁了,却一点泪沟也没有,而且苹果肌还好端端的撑在那里,据她的经验来看,姐姐大概是动过雷射除斑、垫鼻子跟做眼型调整。

  不过,姐姐的肤质确实好得羡煞旁人,就算偶有一点干燥跟青春痘,但恢复力也是一流,更别说她的新陈代谢状况还胜过许多二十多岁的小美眉。

  如果这世上真有青春不老,八成也就跟姐姐差不多吧。

  “怎么啦?”妹妹做什么一直打量她?

  阳婴婴摇摇头。“我只是在想,既然我们家是真的没有青春不老秘方,可唐家却又那么执着,一直认为我们有,那我们何不就把药方抄给他们呢?”

  “这怎么行?”阳平平认为这样并不妥当。“婴婴,你想想,如果世上真有那样的药方,交到他们那种人手中,是多可怕的事情啊。当青春不老这种东西被不肖人士利用,比方像希特勒好了,这个世界会变成什么样子?

  “善良的一般人不会想要青春不老,想拥有不死生命的人,通常都有毛病。我是比较偏激啦,不过你去想想嘛,哪个正常人会想要青春不死?看着爱人、家人一个个老死,自己却无能为力,但你要救一个,就得救两个、三个……这样的话,世界会变成什么样子?”

  阳婴婴没说话,听着姐姐继续说。

  “真不晓得发明这种东西的家伙脑子在想什么?”阳平平双手擦腰道:“他要不是有病,就是满脑子沽名钓誉,反正也不是个好东西啦。”

  “嗯,像这种东西,的确是不该存在这个世界上。”她很认同姐姐的话。

  阳平平拍妹妹的肩膀。“那就把它烧掉吧。”

  阳婴婴盯着酒瓮上的盖子看了好一会,过没多久,便找来打火机,拆掉封盖上头的泛黄旧纸,点火燃烧。

  一张薄纸,不用一分钟便烧完了,盯着零星火光,她忽然摇摇头。“没用的,这种药方简单到我都背到脑海里了。还有诊所里的护士,我曾经把药方抄给她们过,要是喝了她们有这样的效果怎么办?”

  “但问题就是没效果啊。”阳平平说。有效的话,她们爷爷就不会上天堂了。

  “不是没效果,”阳婴婴沉吟了一下。“一定是少了什么东西。”

  “那你想怎样?”

  “把问题找出来,”她眼神坚决。“然后彻底消灭它。”

  第10章(1)

  隔天,正当阳婴婴准备北上时,花小仙却一大早就出现在她家门口。

  “小仙?你怎么来了?”

  “我来找你的。”花小仙注意到她手上的行李。“你准备要出门吗?”

  “我打算到台北,把一些事情给解决。”

  花小仙依旧满脸带着笑。“我知道你想解决什么,不用特地跑一趟了,看我带谁来?”

  花小仙身后出现一个高大的人影,阳婴婴看了有点惊讶,但很快恢复冷静。

  “你来做什么?”

  一个多礼拜不见,唐君逵发现她稍微憔悴了一些,他看着她手上的行李道:“那你去台北又要做什么?不正是要做跟我一样的事吗?”

  是啊,他们都想早点把疑惑解决。

  他弯身替她提起行李。“进去吧,还是你要在外头说话?”

  阳婴婴带着花小仙与唐君逵走进屋内,一早,阳家二老正在看报纸,大姐阳平平还在浴室吹头发。

  一听见唐君逵来他们家,阳平平立刻冲出来。“啊!是你?!你还来做什么?”

  “姐,让我跟君逵好好谈一下。”

  “好好谈……哼,你们最好是会好好谈……”阳平平继续恶狠狠地瞪着唐君逵。“你!给我小心点,要是再敢把婴婴弄哭,我就要你好看。”

  “放心吧,我不会的。”唐君逵冷静地道。

  阳平平看着他们一同走进地下室,原本有些不安,但她随即注意到身旁一道热切的眼神正直勾勾盯着自己。

  “有什么事吗?”她困惑的问。

  “你没有交过男朋友吧?”花小仙见面第一句话就这么说。

  呃?这个小女生怎么回事?一见面就说出这么惊人的话。阳平平不禁微窘。

  “先前我都没发现,原来就是这种感觉啊……”花小仙自顾点点头。

  “什么啊?”

  “你身上没有……嗯……异性的味道。”

  阳平平倒抽一口气,看着父母正朝自己走过来,她咳了几声说:“别看我这样,我也是谈过几次恋爱的呢。”

  “是吗?”花小仙一点也不信。

  “你到底是谁啊?”阳平平有些恼羞成怒了。

  “嘻嘻!你好,我是花小仙,婴婴的朋友。”

  阳家地下室里——

  “这里就是你们放药酒的地方?”一走进这宽阔的空间,唐君逵忍不住对阳家药酒堆的规模啧啧称奇,不只几乎有整面墙放满了古老的药书,地板上也堆满了大大小小的酒瓮,虽然种类繁多,但仍看得出有经过整理。旁边两张书桌上头放了书本与文具,似乎是阳婴婴平常用功的地方。

  “就是这一个。”阳婴婴走到一个老旧的酒瓮旁。“我想,这个就是你们一直在找的秘方。”

  唐君逵走到她身边,但并没有看酒瓮一眼。“你怎么知道这就是我们要找的秘方?”

  “因为我爷爷当初在跟我介绍所有药酒的种类时,只有这一瓮他交代得最不清楚。听说当年我曾爷爷曾经给他一本书,里头记载着各种药酒的药方及制作方法和疗效,只有这一瓮的疗效栏里是空白的。尽管如此,我爷爷说这对我们健康好,还是常拿给我们喝。”

  “这也是你拿给我喝的药酒?”

  “嗯。”她弯下身,将酒瓮的盖子打开,药酒香味瞬间盈满整间室内。“如果,它真的是你们所追求的青春不老药,那么你现在也得到手了。”她落寞的说。

  “婴婴,”唐君逵听出她语气不若从前的开朗,知道这一切的罪魁祸首都是他。“我完全不在意这个东西,更不是为了这个才和你在一起……”

  “那你当初为什么要将我留在你身边?”她扬起哀怨的眸光望向他。“这几天,我彻彻底底把我们相识交往的前因后果想透了,刚开始是我太单纯,以为你真是大好人,愿意帮我复习考试,可原来……你不过是为了你自己、为了药方……”说到这,她再也忍不住,看着他的眼,眼泪掉了下来。“你怎么可以这样?原来你是为了这种东西才跟我在一起,还说要跟我结婚……”

  看见她掉眼泪,唐君逵也跟着心疼。“我承认刚开始接近你的动机的确不良,因为我好奇,当我听见你背出‘方救要记’的内容时,就开始注意到你了,但我原本只是猜测你可能跟药方有关系,后来的发展完全出乎我意料,我没想到我最后……会爱上你……”他苦涩的坦白。

  她摇摇头。“现在这样你教我怎么相信你?就连姐姐在跟你谈我们的婚事时,你也说你什么都不要、只要药酒……你教我怎么相信你?”

  唐君逵一怔,脸色微变,他这反应看在阳婴婴眼中,简直就是作贼心虚。

  “无从解释了,对吧?这几天,我把我们之间的关系想清楚了,姐姐说得没错,你确实是因为秘方才接近我的,就因为它能青春不老?

  “还记不记得你曾问过我,如果我有青春不老的秘方该怎么办?那时我怎么说,我说我会把它烧掉,对吧?唐君逵……我已经把它烧掉了,因为那本来就是不该存在的东西,这世界没人可以拥有它。”

  “那根本不是青春不老药。”

  “我也希望它不是,偏偏你们唐家人却以为它是。”她无奈的说。

  是的,他也希望那不是,但总总迹象似乎证明,这份药酒的确有让人着迷佩服的部分。

  “如果它真是青春不老药,那为什么你爷爷还会过世?”他问。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书页 返回目录 下载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