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鸣轩小说 > 早婚依依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白天 黑夜

第 30 页

 

  「你不要耍宝啦!」

  「是,老婆。」他忽然举起手来,朝她行了一个长官礼,还在耍宝。

  「快点开车啦,儿子还在等我们去接他。」再槌他一记,褚依依提醒老公道。

  没想到他却突然对她咧嘴一笑,笑得她莫名其妙。

  「干么?」她疑惑的问他。

  「今晚,我们去约会。」他开心的宣布。

  她眨了眨眼,再问:「儿子呢?」

  「李司机去接了。」

  丢下儿子,夫妻俩自己去逍遥好像有点过分。

  虽然觉得两人世界很甜蜜,但褚依依只犹豫了一下便打电话给儿子,想问他要不要一起来,如果想的话,就叫李司机载他过来。

  没想到电话一接通,就听到儿子在电话那头欢呼的说着,终于可以不用再当爸妈的电灯泡,还得看他们整天亲来亲去的好恶心……

  她无言以对,只能稍微交代一下要他乖一点,然后就默默的把电话挂断了。

  看老婆挂断电话后,一脸失落惆怅的沉默不语,车柾勋忍不住伸手碰了碰她的脸。

  「怎么了?」他柔声问道。

  「只是觉得儿子大得好快。明明不久前他还在牙牙学语,紧紧地抱着我的腿、缠着我不放的,结果现在却因为爸妈不在身边就高兴的欢呼出声。我还真的有点不能适应。」她有气无力的看了他一眼,喃喃自语般的说。

  「妳要早点习惯,孩子迟早都会长大,会飞离父母的怀抱,拥有自己的天空,这是必定的。」

  「我知道,只是……他明明就还是个十岁的小孩子,不是吗?」

  「就像妳说的,明明不久前他还牙牙学语一样,但现在他确实也十岁了,很快的,他就会变成十三岁、十五岁、十八岁。要不然我们也不会说光阴似箭、岁月如梭了。」

  「所以我才说想再生个孩子嘛。」她忽然转头瞪了他一眼道。

  车柾勋愣了一下,露出一个哭笑不得的表情,无奈的说:「妳怎么突然又提这件事?」

  「因为光阴似箭、岁月如梭!你现在不让我再生,很快我就会变高龄产妇了,到时候会更危险。」

  「我说过不会让妳再怀孕。」

  「你怎么知道一定不会?也许哪天一不小心——」

  「不会不小心。」他斩钉截铁的说。

  「你怎么这么肯定不会?」

  车柾勋蓦然轻叹了一口气,知道这件事迟早都得坦诚面对,于是他深吸了一口气,说:「因为我结扎了。」

  褚依依瞬间呆住,以为自己听错了。

  「什、什么?」过了一会儿,她不可置信的结巴问道。

  「我结扎了。」车柾勋无声的叹息,只能再说一次。

  第10章(2)

  她的脑袋一片紊乱,完全不知道该为这突如其来的消息做何反应。

  结扎了?

  所以这就是这几年不管她拿针在保险套上戳几个洞,或者反应热情到让他没时间或忘了戴套——不管她怎么想尽办法,她的肚子依然始终毫无反应的原因?

  「什么时候?」她问他。

  「小桀满月的时候。」他犹豫了一下才说。

  「什么?!」褚依依遏制不住的大叫出声,双目圆瞠,难以置信。

  「我知道这件事应该要和妳商量,但我也知道妳一定会反对,所以我只和妈说,得到了谅解之后,我就去做了。」他沉静的回答。

  又一个震得她头昏脑胀的消息。

  「妈妈她知道?」

  「我必须要让她们知道实情,否则,她们也许会催妳再生第二胎,变成妳的压力。」

  褚依依听到一个很重要的字眼。「她们?」

  「我妈和妳妈都知道。」他承认道。

  她完全说不出话来,这事竟然大家都知道,独瞒她一人?

  难怪她结婚十年,只在头一年生了一个儿子后就没下文了,却没有任何人对她提起过该再生第二胎的事。

  原来大家都知道。

  不晓得该生气、失望、惆怅或感动,对于他为了爱惜她,而选择了自己默默结扎的这件事。

  她此刻的心情真的、真的很复杂。

  「如果妳真的那么想要多一个孩子的话,我们可以去领养。以我们的条件,我想应该很容易就能申请到。」见她沉默不语,车柾勋试探的开口问。

  等了许久,她依旧不言也不语。

  「老婆,说句话好吗?」他不安的要求道。

  「我不知道要说什么。」一会过去,她终于开口说了句话。

  「也许妳可以说『我爱你』,或者是『虽然我有点生气,但我会原谅你』之类的。」他小心的建议。

  「你……」

  她欲言又止,害他的一颗心跟着吊在半空中,不上不下的就这么悬着。

  将车子开进早先预约好餐厅的特约停车场,车柾勋将车子停妥后,终于可以好好的面对着她,承接她不管是喜、怒、哀、乐的任何一种情绪。

  「老婆,妳可以对我发火,也可以动手打我没关系。」将车子熄火后,他转向她,认真的对她说。

  说完,他闭上眼睛,认命的等着挨揍,但得到的,却是老婆突如其来的投怀送抱。

  「你这个笨蛋,呆子!」褚依依抱着他骂道。

  他直觉的伸手圈抱着她,却对她这出乎意料的动作有些反应不过来。

  「老婆?」

  「我真的好不甘心!」

  老婆突然重重的在他胸口槌上一记,让车柾勋有些吃痛,却又不敢作声,以能默默承受。

  「我明明就应该要很生气的,却因为知道你会这么做完全都是为了我,所以气不起来。你这个笨蛋、呆子,到底谁叫你这么做的?!可恶,笨蛋!我真的好不甘心,好不甘心!」说着,她又槌了他几记,然后狠狠地抱紧他,抱得好紧、好紧。

  车柾勋的心暖暖、软软的,忍不住收拢双臂,低头吻了吻她的发梢。

  「我爱妳,老婆,很爱、很爱。所以,请妳不要再轻言说要离开我好吗?」他低声对她说。

  「好。」她将脸更深地埋进他怀里,哑声回道。

  「永远喔?」

  她抬起头来,朝他微笑,又深情的吻了他一下,然后才哑声说:「好,一辈子,永永远远。」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书页 返回目录 下载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