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鸣轩小说 > 早婚依依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白天 黑夜

第 1 页

 

  懒病无药救? 金萱

  今年萱一直有种被懒散神缠身的威觉,一整个就是懒,不管做什么事都懒洋洋的提不起劲。本以为是太久没出去玩,闷坏了才会这样,所以计划了四月中两天一夜的清境之旅,并认真的期待着。

  可是谁知计划赶不上变化,清境之旅还没成行,萱妹又突然打电话来问萱要不要参加他们的公司旅游一起去答里岛?因为萱真的好久没出国,所以连考虑都没有就直接点头说好了。

  然后,四月中去了趟清境,回来还累着,萱妹就跑来告知峇里岛出团日在二十天后。

  天啊,萱那时候才刚开新稿写了一章而已耶,二十天后要出团,那萱怎么写得完?而且这二十天中间还得忙家里的杂事,和整理出国行李……

  总而言之,萱的神经很久没绷这么紧了,感觉自己好像无法再这么懒下去了,其实还有点开心。

  但谁知只紧绷了两天而已,之后萱还是无法自己的懒到一个不行,仍以今年的平均龟速在爬稿,一点紧张感都没有。连出国行李都是在出国前一天晚上才开始整理,一整个就是懒、洋、洋。

  最好笑的是,好不容易爬出来的稿子,萱竟懒散到忘了交,直到出国那天早上坐在前往机场的游览车上,才「啊」了一声突然想到,然后带着额头上的三条黑线传简讯给美女璎,请她代为转告出版社……

  呜呜呜,萱这懒洋洋的病到底要怎么样才治得好呀?

  出国旅游有效吗?

  下回分晓!

  开玩笑的啦。

  话说回来,峇里岛,悠闲度假的好地方,萱可是向往已久。

  可是呢,到底是萱太挑,还是去过太多高级文明进步的地方,太久没到纯朴国家旅游了?

  总之就是有点失望,和萱想象中的不太一样——除了那名扬海内外各式各样的SPA外。

  最值回票价的就是在这五天四夜里,除了回国那天之外,萱和萱妹每天都在做SPA,舒服到一个不行。

  其实咱们两姊妹就是为了做SPA才去峇里岛的,所以也算是得偿所愿啦。

  问萱还想不想再去峇里岛,萱的答案一定是不想。但若问萱想不想再去峇里岛做SPA,萱一定会说想!

  所以结论出来了,去答里岛一定要做SPA啦,千万不要舍不得喔!切记。

  言归正传,出国一趟有治好萱的懒病吗?

  答案是——完、全、没、有。

  呜呜呜!好想哭喔,这每天都提不起劲的日子还要过多久?萱已经快要被它逼疯了,但却又对它无能为力,真的是很讨厌耶!

  懒病无药救?

  好像是真的耶,怎么办?

  唉唉唉,三声无奈啦。

  懒得再说了。咱们下本书再见喽,掰。

  楔子

  自从未婚又没有男朋友的老三姗姗交男朋友又结婚之后,不婚的老二薾薾也改邪归正的和交往多年的上司男友结婚,褚妈妈终于可以放下心里四颗大石头中的其中两颗,稍稍地喘口大气,免得被压抑在心中有口难言的忧心与苦恼给噎死。

  或许是她太贪心了,她真的好希望好事能接二连三。

  偏偏事与愿违。

  令她苦恼的小女儿似似还是继续吵着说要结婚,让老伴发了火说要将她关禁闭禁足,她才稍微乖了些。

  至于老大依依,在她这个做妈的苦口婆心劝说下,虽然没再提起要离婚的事,却一声不响的突然和她老公分了居……

  唉唉唉,真是三声无奈。

  现在的年轻人到底在想什么呀?她真的是愈想愈不懂,愈想愈头痛,愈想愈忧虑,但偏又无法叫自己不去想它,毕竟是自个女儿的事,她怎能不想、不烦呢?

  母亲真伟大。

  这句话还真是其来有自,可不是吗?

  因为得为儿女烦恼一辈子,永不得闲呀。

  第1章(1)

  踩着疲惫的步伐爬上三楼,然后拿出钥匙开门、关门,再直线走到套房里唯一一张沙发椅瘫倒进去。

  之所以不选择一旁的床,只有一个理由——因为在外头走了一天,感觉脏兮兮的,没洗头洗澡换上干净的衣服前,她绝不会碰床。

  这是褚依依唯一的洁癖,也幸好这套房所提供的家具中有包含一张沙发,否则她现在可能会瘫在地板上了。真是万幸。

  可是真的好累呀!

  她从来都不知道找工作会是这么累人的一件事,更不知道还有年龄这项门坎,她还以为自己最大的门坎会是「工作经验」,没想到却是败在年龄这一块。

  三十二岁的女人真的有那么难找工作吗?

  这年龄又不是已经老到手脚不灵活,或脑子退化到无法做事的程度,为什么面试官一看见她的年龄栏就狂皱眉头,让原本有希望的答复变成模棱两可的「等候通知」呢?

  前天、昨天加上今天,她已经走了不下十五间公司应试了,结果除了失望以及两条快要走断的双腿之外,她还得到了什么?

  三十二岁已婚的女人真的有那么难容于社会吗?这叫为家庭付出十余年、扶养孩子长大,想重新踏入社会工作的妇女们情何以堪?

  真的是不想不气,愈想愈气愈无奈呀!

  瘫在沙发上的褚依依遏制不住的深深长叹了一口气,「唉……」

  叩、叩。

  随着她叹息后响起的是大门上突然传来的两记敲门声,吓得瘫在沙发上的她一瞬间浑身紧绷,挺身坐起,脸上尽是惊疑不定的表情。

  怎么会有人来敲她家的门?

  她搬到这儿才不过两个星期而已,左右邻居还没认识半个,会是谁来敲她的门呢?她要不要干脆假装不在家?

  突然之间,她有点后悔逞强租了这间中古旧套房来住,没让老公插手安排她住处的事。

  叩、叩、叩。

  大门门板上的敲门声又再次响起,吓得她浑身僵硬,不由自主的将一旁的皮包抓到胸前挡着,然后像是忽然想到什么似的,赶紧低头将手机从皮包里翻出来,准备如果有什么万一,可以立刻求救。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书页 返回目录 下载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