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鸣轩小说 > 猫样女友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白天 黑夜

第 3 页

 

  “英杰,你去。”她拉拉儿子的手,不甘心他被冷落在一旁。

  “算了,妈,待会奶奶就下来了,再多等一下吧!”

  “谁不知道那家伙就是爱卖弄排场,故意缠着奶奶要我们等他。”不知道哪一房又出声了。“不过是个酒女的小孩,难道也学他妈那样,老爱对人献殷勤吗?”

  “别吵了,喏,他们这不就下来了吗?”

  赵秉睿将一头长发整齐地往后梳拢,刮去胡碴露出他清秀俊朗的五官,一身铁灰色西装充满浓浓复古味,但穿在他身上却没有丝毫突兀的感觉,反倒衬得他一双淡褐色的眼珠更加清冷—那是一种天生的高贵,与生俱来的优雅。他淡淡扫过所有人,接着将视线转向身旁的祖母。

  养这个儿子这么大,赵释平不只一次惊讶于他与自己父亲的相似。他父亲是日治时期赵家最后一支贵族后裔,身上多多少少带有一些末代贵族的自尊与高傲,可在他看来,那只是毫无用处的骄傲,能靠自己的手赚多少钱才是真的。

  所以他成了一个成功的医界商人,也多了父亲口中的市侩,但他始终认为自己的坚持是对的,两人的争执在父亲过世前都没冷却过,事隔多年,他似乎在儿子身上见到父亲的影子。

  赵家的团圆饭总是吃得特别热闹,饭厅内没摆个三桌开不了饭,一群人领完红包,接着又是发红包,几个小孩子领着赵刘银妈的红包边领边哭,因为曾祖母老是抱着他们说了一长串故事后,才把拽在怀里的红包发给他们。

  “妈咪,阿祖每次都好啰唆喔!”

  “乖,你要忍耐,阿祖年纪大了,你听过忘了就算了。”赶紧看看这次包了多少。

  “英杰啊,你年纪也不小了,上次你说的那个女生呢?怎么不带回来给奶奶看看?”发完一轮红包,赵刘银妈问起孙子的事情。

  “奶奶,在医院大家都忙,没那么快。”不习惯成为大家注目的焦点,赵英杰有点困窘的搔搔头。

  “什么?大哥有女朋友了?”赵英雪注意力终于从杂志上转移。

  “同个医院的医生吗?”

  “不是,”相较于所有人都兴致勃勃,谢可娟冷冷地说:“只不过是个护士而已。”

  “护士喔……”大家一听,脸上不约而同的露出幸灾乐祸的表情。“要小心,不知道有多少护士都在作医生娘的美梦。”

  赵英杰不悦地解释。“乐琪不是这种女生。”他可是追她好几个月了,他喜欢她的仗义执言,喜欢她的活力充沛,一张嘴巴似乎永远也停不下来,最吸引他的是她的纯真善良,在尔虞我诈的家庭中长大,天晓得他多渴望这份纯真与温暖……

  “做到叫你看出不来才叫高招。”谢可娟忍不住说:“你自己要注意点,身为赵家长子,赵家未来都看你了。”

  她的话才一出口,马上引来所有人的脸色大变,能坐院长位置的不只他赵英杰一个人,还有四个儿子跟他抢呢!再加上最近女权主义抬头,这位置也不一定要带把的才能坐……

  “赵家的未来,应该要托付给有能力的人吧!”帮赵释平生了一个儿子、两个女儿的林宝莉说话也不小声。

  “妳这是什么话?我家英杰没能力吗?”

  “有没有能力又不是妳说了算。”

  这就是赵家,讲没两三句话能扯到继承权上。赵刘银妈逗着怀里的曾孙假装没听见,赵释平则抽着烟斗,隔着烟雾看着吵吵闹闹的一家人。这样很好,吵得越激烈越能激发斗志,他要从中挑出最后胜出的人。

  此时,赵秉睿缓缓起身,他走到赵刘银妈身旁,低头吻了吻祖母的额头。

  “你们慢慢吃,我有事先走了。”

  “大过年的,你是要去哪里?”

  “医院。”他淡淡地解释。“我帮急诊室医生代班,八点要到。”

  “过年怎么还排班呢?”

  他的嘴角一撇,看向父亲。“难道过年就不赚钱了吗?”

  赵释平没多说什么,等他离开,他吐了一口烟。

  “依我看,现在最认真的,就是秉睿了。”

  第2章(1)

  “啊啊,要死了,好痛啊。”

  “小姐,你冷静点,不要乱动。”

  “你……你只是新来的实习医生吧,居然叫实习医生来帮我看?你们医院还要不要做生意啊,要是在我腿上留下疤怎么办?我要换医生!”

  关医生忍住满脸不悦,从没看过这么难搞的病人。

  他利落地帮她剪开裤管,却又引来对方的嚎叫。

  “这条牛仔裤五千多块啊!你就这样把它剪开了!”她抱紧双腿,不再让任何人碰她一根寒毛。“我要投诉你,让你做不下去!你们院长呢?叫他来见我!”

  正在病床上叫嚣的女孩看上去不到二十岁,一头亮金色卷发,连发根都看不到一丁点黑,形状漂亮的瓜子脸再配上妆点得宜的五官,给人的第一印象是不错的——只要她不开口的话。

  关医生和护士面面相觑,居然有这种都受了伤还在意牛仔裤的病人,刚刚哀哀叫痛的又是谁啊!

  “怎么了?”赵秉睿“唰”的一声拉开隔帘,众人还来不及反应,他就一把抓住女孩摔车受伤的双腿,左右翻动后对护士吩咐,“先帮病人照腿部X光,再帮她清洗伤口,上完药后带她到诊疗间来。关医生,你可以先回去了。”

  汪乐雅真是吓傻了,刚刚来个动作生涩的实习医生,现在又出现个穿着白袍的长发飙车仔……她是招谁惹谁啊。

  “你是谁啊?”

  “救你的医生。”赵秉睿冷冷一瞪,“还想要命就安静一点,医院不是让你胡闹的地方。”

  这间医院的医生都这么凶神恶煞的吗?她是受伤的人,需要被安抚耶!她想开口抗议,但在赵秉睿冷冽的眼神下,她忍不住乖乖闭上嘴巴。

  “乐雅。”汪乐琪难掩紧张地拨开隔帘,刚刚听说有个病人摔车被送进急诊室,受了伤还不认份,对着医生大呼小叫的,她一看病例差点没昏倒,我的妈呀!

  居然是她妹妹。

  她三步并作两步跑到急诊室,紧张的不是她的伤势,而是怕她被宠坏的个性造成大家的困扰。

  “乐琪!”一见到姐姐,汪乐雅像是抓住汪洋中的浮木一样,紧巴着她的手不放。“你来得正好,快帮我换一个医生啦,人家是病人耶,他居然还凶我!”

  她们是姐妹啊,怎么长得不太一样?没有汪乐雅那么亮丽的外表,汪乐琪一张白净讨喜的圆脸上,大家最先注意到的便是她活灵活现的大眼睛,接下来——认识她的人都知道,她开始说话后才是天下无敌。

  汪乐琪不禁朝赵秉睿投去一抹抱歉的微笑,这才注意到今天对方居然难得的梳了头发,刮了胡子,干干净净的样子很帅啊,怎么平常邋遢得像只熊?

  赵秉睿毫不领情地低头做记录,完全没理会她。

  汪乐雅不知收敛的抱怨声已经引来不少人的侧目,汪乐琪丢脸丢到快把脑袋埋进地底下了。

  “你在说什么?大过年的,医生都在放假,哪能让你一个一个慢慢选?他是今天来急诊室代班的赵医生,你就乖一点,乖乖待在床上让医生帮你看看。话说回来,你是怎么跌的?怎么跌成这样?爸知道吗?通知他们了没?”

  “骑车啊。”说得理所当然,“还不都是爸,要我早点回家围炉,不然我也不会骑那么快,还那么衰,撞到一条狗!”

  “撞到狗?”原本低头专心做记录的赵秉睿突然抬头,难掩火气地瞪向她。

  “你撞到一只狗?干么不早说?”

  汪乐琪愣了下,赵医生是出了名的难搞,但从来没听过他用这种口气凶人呀。

  “凶什么?是那条狗白目突然冲出来,我来不及刹车才撞到它耶。”

  “那狗呢?”

  “我怎么会知道?死了吧!”

  旁边准备轮椅的护士补充。“刚刚开救护车的郭大哥说,他看小狗可怜还剩一口气,就带它上车,现在在旁边。”她指指旁边的隔帘。

  本来是应该直接送往兽医院,但大过年的,想也知道是求救无门,郭大哥只好一起送来急诊室。

  赵秉睿迅速拉开隔帘,一条只剩半口气的黑色杜宾犬奄奄一息的躺在床上,一条舌头露在外头,嘴角还渗出血迹。

  他不由得心疼地摸摸它的头,大狗看他一眼又闭上眼睛,发出“呜呜”的声音,赵秉睿细心地帮它检查手脚的伤势,发现它后腿有严重的骨折,便先安排它做腿部X光扫描。

  不满自己的重要性居然输给一条狗,汪乐雅又开始抗议。“喂,明明就是我先来的,你怎么可以先让它照X光?”很明显,那个医生关心它的程度大过于她。

  “在急诊室里,以伤势严重的为优先,你不知道吗?”他毫无表情的回她一句,再把注意力放回眼前的大狗身上。

  “我是人类耶。”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书页 返回目录 下载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