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鸣轩小说 > 猫样女友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白天 黑夜

第 19 页

 

  失去意识前,她想到自己还没有完成跟赵秉睿的约定。

  看来只能等到下辈子了,她下辈子想当一个文静的女生,这样,他就不会嫌她太吵,想办到这个约定,一定简单多了……

  第9章(1)

  “砰”的一声,赵秉睿用力踹开诊疗间的门,里头所有人全吓了一跳,不约而同朝他看——

  真是帅啊,帅气不是重点,重点是,他一身米色衬衫与深色牛仔裤,都被灰烬与血迹弄得狼狈不堪,感觉像是从什么火灾现场直接杀过来。

  只见他长腿一迈,三步并作两步冲到赵英杰身边,后者还来不及站起来,他便一把将他从椅子上踹下来。

  “你在做什么?”

  “所有人出去,马上。”他极力压抑着,用近似低吼的语气命令。

  两个护士互看一眼,她们从没看过赵秉睿发怒动粗的样子,这会完全被吓到了,不约而同的快点往门口跑。

  “你想怎样?”赵英杰挣扎着从地上爬起来,没想到还没站稳,又被赵秉睿一推,跌靠在病床上。

  “够了,不要随便手来脚来。”

  “我知道那是你找人干的。”

  幸亏邻居及早报警,消防车来得快,及时救出陷入昏迷的乐琪,只是她吸入太多浓烟,如今意识有些不清,医院内部的硬体设施被烧得差不多,剩下两部电脑苟延残喘,而其他小动物只是受到惊吓,全部没受伤。

  从暗巷中的监视器里,清楚拍到一个年轻小伙子将汽油弹丢进仓库,然后绕到前面,一连又丢了三颗汽油弹。

  大家原以为是小孩子调皮不懂事,但他却眼尖地认出这个少年是某个角头老大底下的喽罗,而那个角头老大曾是他的病人,当时要进行肾脏移植,因为他拒绝帮他插队,对方便不惜动用所有关系,甚至找人警告他,他始终不为所动,后来那手术便由赵英杰接了去。

  之后,听说对方包了很大一包红包给他,并豪迈地承诺,只要往后赵英杰有需要,他都会尽其所能的帮忙。

  “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赵秉睿拿起旁边的大型针筒,三两下拆开,然后拉开抽芯,充满空气,再抓起异母大哥的手臂逼近他,声音比以往都还要轻柔,却充满威胁。

  “有没有玩过空气栓塞的游戏?相信你一定很熟练,你相不相信我跟你一样,绝对不会失手?”

  感觉冰冷的利针贴着自己皮肤,赵英杰紧张得全身僵硬。

  “有话好好说,你不要这么冲动。”

  “你最好祈祷乐琪没事,不然,你就好好准备一下,到天堂去跟曾经被你害死的狗忏悔吧。”

  感觉针尖微微刺进皮肤里,赵英杰知道他是来真的,当下紧张得大叫出声,“对不起,是我,是我找人去放火的。”

  赵秉睿将针筒丢到地上,拿出胸口的录音手机。

  知道东窗事发,赵英杰一改平时亲切的模样,换上狰狞的表情,“你早就知道是我干的?”

  “要让成年的德国狼犬心脏栓塞,一夜毙命,必须要使用超过一百五十西西以上的空气做静脉注射,那时候只有你一个人念医学院,拿得到那种东西,再加上它们不会随便让人靠近,它们唯一会亲近的人只有我们两个。”

  “我忍很久了你不知道吗?为什么它们只接近你?明明它们是我的生日礼物,为什么我只要一碰到它们,它们就张口咬我?只不过是收服了四只狗,你以为自己真的很行?”

  “动物是敏锐的,它们知道你是个表里不一的人。”赵秉睿皱起眉峰,“你说你喜欢乐琪,现在却叫人去伤害她?”

  “她原本应该是我的。”赵英杰阴沉地说:“我得不到的,你也别想得到。”

  “你有我所没有的,应该满足了。”

  “我有什么?”赵英杰失控,大吼出声,“你是奶奶最疼爱的孙子,也是爸最中意的儿子,你几乎想做什么就做什么,如果你没离开医院的话,你知道有多少人想栽培你吗?这些权力与注意力,是我梦寐以求的东西,你却这么轻易的获得,再轻易的舍去……”

  “我要的东西你不懂。”他叹了口气,“不是环境给你什么,你就必须欣然接受一切,当权力与爱情摆在天平的两端,你选择了一样,就得不到另外一项。”

  “而你选了乐琪?”

  “我选了什么不重要。”他淡淡地说:“如果你能为了自己的事业,舍弃掉爱情,或为了爱情,舍弃掉事业,你就知道自己该做什么。这不是是非题,而是单选题,重点是你有没有勇气。”

  “勇气……不是每个人都有的。”

  “那就去找。”他不客气地指出,“你敢伤害别人却不敢面对自己?”

  脸埋在掌心,赵英杰的肩膀重重抖了几下,“替我跟乐琪道歉,帮我跟她说对不起……”

  病房内,陈月霞原本在椅子上打盹,一听见有人开门,便醒了过来——

  “伯母,你担心了两天,现在乐琪已经脱离险境了,你先回家休息吧,这里我来就行了。”

  “乐琪真的没事吗?她已经昏睡一整天了。”

  “没事,有我在,等她醒来我会跟你联络的,先回去休息吧。”

  陈月霞无力的点点头,她已经在医院待了两天,担心女儿的伤势,又没睡好,整个人老了好几岁,再这样下去,还没等女儿醒来,她就先倒下去了。

  陈月霞离开后,赵秉睿坐在病床旁,看见汪乐琪脸上的擦伤,心中头一次这么责备自己。

  没想到因为他的关系,让她受了这么严重的伤,还差一点失去生命。

  一听说她原本可以逃出来的,但后来又跑进火场拖了好几只笼子出来,最后消防队员发现她时,她刚陷入昏迷,抱着LUCKY坐在门口一动也不动。

  他光用想的就害怕得全身发抖,他从没想过会有失去她的一天,以为她会一辈子在他身边叽叽喳喳……

  天啊,他好怀念她的声音,还有那双活灵活现的眼睛……

  只要她能醒过来,他愿意实现她所有愿望。

  “嗯嗯……咳咳……”

  察觉到病床上的动静,他抬头,发现她轻皱眉头,微微发出咳嗽声,他连忙将她扶正,让她上半身靠着他,他轻轻拍拍她的背。

  “你醒了……你终于醒了。”他温柔又难掩激动地抱住她,细细吻着她的额际与脸颊,他小心的不去碰到她的伤口,轻声问:“有哪里会痛吗?还是会不舒服?”

  汪乐琪刚睁开迷蒙的眼睛,还没搞清楚自己在哪里,眼前就有个巨大又温柔的人影对她呵护备至,而且那个人还长得很像赵秉睿,她以为自己来到了天堂,“我死了吗?”

  “乱说。”赵秉睿用力捏了她的脸颊一下,她忍不住叫了一声,“你活得好好的,哪里都不能去。”

  “那……LUCKY呢?”一想到它,她差点没跳下床,“LUCKY怎么了?它还好吧?它、它有没有跑掉?我好怕它又离开我怀中,在火场里乱跑……”

  “没事,你不要激动。”他极力安抚她,“它没事,只是受到一点惊吓,现在在家里待着。”

  “没事就好……”现在才发现自己窝在赵秉睿怀中,还能感受他的心跳与温度,幸好她还活着。

  “我好怕以后不能再看到你喔。”意识到自己刚从鬼门关走一遭,蓦地,她害怕地大哭出声,紧紧抓着他。“我以为自己会死掉……我本来准备跟阎罗王说,希望下辈子投胎成为一个文静优雅的女生……这样你就不会嫌我吵了。”

  “不会再嫌你吵了,不会了……”

  “可是你都叫我闭嘴。”

  “不会再叫你闭嘴了,不会了。”

  “真的吗?”

  “真的。”

  “可是你要是嫌我吵的时候,要怎么办?”

  定睛看着她,他轻轻在她唇上印上一吻,然后越来越深,越来越重,直到她微喘,双眼迷蒙……

  “秉睿……”

  “嘘……”继续亲。

  “可是……”

  “闭嘴……”

  “你不是说不会再叫我闭嘴吗?”

  对喔,赵秉睿自认理亏,离开她的唇,轻叹口气。

  “好,你要说什么,说吧。”

  又亲她,这次她再也受不了,决定再问一次,并且在正式交往之前,不准他越雷池一步。

  “赵先生,请问我们有在交往吗?如果没有,我觉得我们应该要——”

  还没等她说完,赵秉睿便接着说:“有。”

  “我觉得我们应该保持一下……呃,你说什么?”

  “我说,我们现在正在交往。”

  汪乐琪的脑筋又在瞬间空白了。

  为什么?怎么会这样?什么时候开始的?

  “可是,可是我……”

  握着她的手,他认真的说:“记得我们当初的约定是什么吗?”

  她乖乖点头,“只要我一天不说话,你就要跟我交往。”

  点点头,他继续说:“那你知道今天是星期几吗?”

  转转眼珠,她试探性地问:“星期六?”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书页 返回目录 下载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