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鸣轩小说 > 忘了我家小情妇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白天 黑夜

第 32 页

 

  「劭然,你在流血!」沈舒晨吃力地抬起细腕,按住血流不止的伤口。

  冷厉面容一低视,化为柔情似水。「不打紧,一点小伤,我还撑得住。」

  「不要逞强了,放开我,你一个人可以逃出去。」多了她,他步步艰难。

  「要我丢下妳?」他忽地低低轻笑,吻上她火光映出的红唇。「妳作梦。」

  「劭然……」到了生死关头,她宁愿活下来的人是他。

  「别说话,保留体力,我会将妳毫发无伤地带出去。」他将她的头压在胸口,避免烈焰灼伤那一双明媚水眸。

  「芝芝呢!她没事吧?」虽然她有心害她,但她仍然无法见死不救。

  罗劭然嘴一撇,斜眸一睨被落石击伤腿的疯子。「还没死。」

  烈火熊熊,寸步难行,其实他在梭巡可供逃生的路线,等火势减缓。

  「别说得这么冷酷,是人都有恻隐之心,可不可以……」她话才说到一半,冷冽声线浇熄她满腔希冀。

  「不可以,我绝对不会救她。」头有点昏的罗劭然借着甩头的动作保持清醒,不让晕眩侵袭。

  童凯芝那重重一击,使他疲累的身体更加使不上劲,双脚僵硬出现抖动现象,手臂也因气力的流失而逐渐无力,他至今未倒下是为了怀中人儿。

  换言之,别说救人了,自救都十分困难,他是靠着意志力硬撑着。

  但是倒卧土垒旁的童凯芝并不知情,在她眼中他是狂妄的霸王,无所不能,所以在听见那一句「我绝对不会救她」,她胸口的烈焰爆开了,拖着断腿想将他推入火里。

  害人者终将害己。

  她才走一步,上面又有落石掉落,一心要人命归阴的她根本毫无所觉,手举高欲推,篮球大的石块落向她的背。尖叫一声,她跌入已成火海的水池中,尖石刺穿她左大腿,紧紧嵌合。「芝芝― 」沈舒晨惊呼。

  「不要看,她没救了。」大掌捂住惊恐的眼,死亡前的景象不值得留存记忆。

  血染红了池水,大火直烧,凄厉的叫声尖锐如断颈的鹅,从窜起的火龙冲向云霄,惊动了山禽野兽,奔走的地面微起变化。

  轰隆隆,整个山壁为之塌覆,碎石如星压熄了四处流窜的火舌,朝天的洞口变小了,向上眺望只能瞧见一弯明月。

  出去的弯道被落石堵住了,只剩下水池倒影映照相依偎的有情人。

  「劭然,我们出不去了是不是?」没人会知道他们的埋骨处吧!

  腰腹压着大石的罗劭然气弱地抚着她被火烧焦的头发。「我的人很快就会赶来了,我……我答应妳的事,一定办到。」

  一说完,他手臂无力的滑落……

  「哗!哗!哗!这是怎么回事,会不会太离谱,是卖旧书还是办书展?」红线村里家家户户贴双喜,人人门口挂上成双红灯笼,数不清的玫瑰花摆满每一条小巷大街,多如繁星的七彩汽球飘满整个村落上空。

  乍看之下以为是村子十年一度的大拜拜,个个脸上堆满笑,穿起最端庄大方的衣服和鞋子,从幼儿园起到国中的学童集体放假一天。

  若随手捉个人来请教,肯定会收到最难堪的白眼,嘲笑那人是外地来的土包子,连村长伯的女儿要嫁人也不知道,席开五百多桌。

  什么,那个带着拖油瓶的女人……呃!是生了个活泼可爱的儿子,人长得清丽娇美,号称全村最漂亮的田庄公主要出嫁了?

  哈!可喜可贺,可喜可贺,赶快携老扶幼去喝杯喜酒,听说是「阿霞灶脚」的名厨主持人排的菜单,千载难逢,迟了就没口福。

  不过呀!先说明是一则八卦流言,那个美得像花……呀!谁的意大利皮鞋乱丢,都说是八卦了,脾气还是那么糟。换个方式说吧!俊美无俦的大总裁经历生死劫难,和心爱的女人被困在山洞里一天一夜,大批保全、山难人员救出他的第一句话竟然不是感谢,而是求婚。好笑的是他脑袋破了个大洞,求错了婚,拉了一位大熊先生猛说我爱你,还想献吻,让大家吓得不敢救他,以为是山魍魍魉。

  今天的新娘子事后得知此事,老大不高兴,闭关赶稿十余天,同时也拒绝了第二十一次的求婚,让霸气十足的大总裁气得想拆房子。

  「喔!好罗曼蒂克,羡慕死人了,真想横刀夺爱,把深情又出手大方的大帅哥给抢过来。」眼中冒着迷离神彩的伴娘手捧鲜花,发梦地低喃。

  「茉子老师,妳没机会了啦!那个笑得很蠢的男人是我爸爸,他只爱我妈妈一个人。」

  很有名的老师都要尊称一个子,像孔子、孟子、老子,他们苹果班的周茉青老师也要有个子,因为大家都叫她想结婚想得不得了的花痴。

  沈人人穿着白西装、白皮鞋,像个彬彬有礼的小绅士,他是婚礼上最重要的主角喔― 他爸爸说的。是个花童。

  「唉!别伤我的心嘛!让我陶醉一下又怎样,人都有作梦的权利。」为什么眼前优秀的极品男不是她的?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

  「老师,爷爷说常叹气的女生得不到幸福,妳要争气。」小大人似的沈人人一脸认真的说道,他比向月老庙。

  咦!村长也会说这么有智能的话吗?满脸疑惑的周茉青只看见庙口前忙来忙去的村长伯。

  因为要宴请的客人实在太多,所以宴席摆在月下老人庙前那条长街,主婚人不做二人想,自然是整天笑呵呵,替天下有情人牵起红线的月下老人。

  「我很努力呀!是你妈太不守信用了,她明明说要刁难你帅哥爸爸一百次,没凑齐一百零一次求婚就不结婚。」哼!事实证明女人的友情太脆弱了,永远也敌不过男人的花言巧语。

  她唾弃她。

  一提到伟大的求婚史,沈人人神气活现的挺起胸膛,「那是我教爸爸的喔!妈妈很感动很感动地抱着爸爸哭了。」

  「你?」她一脸怀疑。不只是她,每个有智慧的大人都看轻小孩子的能力,不相信,除了玩耍外,他们还会做什么。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书页 返回目录 下载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