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鸣轩小说 > 忘了我家小情妇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白天 黑夜

第 31 页

 

  「不行。」

  「我同意。」童凯芝话一说完,同时扬起一男一女相左的声浪。

  「啧!意见不合,我到底要听谁的才好呢?」她故做思索,左手提着装了类似汽油的桶子。

  她在考验人性,让人面对痛苦的抉择,并且以此为乐,享受受人心哀嚎的过程。

  「劭然,你先带小肉丸离开,我求你。」她先是一个母亲,而后才是女人。

  「晨……」罗劭然的低唤中,听得出取舍两难的压抑。

  「求你了,劲然,孩子在受苦。」她将唇紧紧捂住,不让自己哭出声。

  粗哑的呼吸声急迫而低沉,时间像流动的沙子,过得极其缓慢,彷佛过了一世纪,叫人听不见古老的心跳声。

  「好吧!让孩子过来。」晨,坚强住,别怕,我会在妳身后。

  罗劭然心底的声音似传到心爱女子胸口,坪!坪!坪的心脏强而有力,勇气倍增。

  「童小姐,我可以进行交换了吗?」为了孩子的安全,她每一步都走得小心翼翼。

  像是在看一场戏,童凯芝做出请的手势,她神色漠然地看着沈舒晨戒慎惶恐地走向小男孩,因紧张而手滑地解不开绳子,试了好几回才松开。

  但是她的双手已布满石柱锐角切磨的伤痕,流着血的掌心顾不得疼痛,紧紧搂抱挚爱的小身躯,欢喜的眼泪顺颊而下。

  不过,她知道孩子并未脱离险境,短暂的拥抱后,她急忙的催促儿子走向山洞的另一端,与他父亲相会。

  「妈妈……」沈人人伸长小手,想拉母亲一起走。

  「快走,别回头,乖,要听话。」温柔的手心推动着,她必须先确定他不会受到伤害。

  左脸颊明显红肿的沈人人不舍地频频回首,盈满泪泡的圆亮大眼只有母亲立于水池旁的身影,在黑暗中,他撞上一具宽厚的肉躯。

  那是他的父亲,他很清楚。

  只是,父亲在他耳边叮嘱了几句,将具有卫星定位的手机塞入他手中,往他屁股用力一拍,让他快步朝洞口跑去,自个却反身走入洞内。他最后听到的是―

  童凯芝,妳在干什么?

  沈人人取出口袋的糖果,放入口中一含,甜甜的味道化解他独自一人的恐惧,也离山洞越来越远,沙沙的风声吹过树梢,带来冷意。

  等到他想起父亲的话时,日头已落到西方,斜阳的余晖被夜幕笼罩,远方的野兽叫声正在靠近。

  「呜!阿嬷,我是人人,我要回家……呜……呜……爸爸妈妈在山洞里……好久好久……呜……好黑喔!阿嬷,妳快点来,人人好怕……呜……这里一个人也没有……呜……」

  沈人人含着糖果,哭到睡着,浑然不知有个白胡子老公公一脸慈祥的在身旁守候,替他赶走饥饿的野狗群。

  风很轻。

  月光稀微。

  月老庙的香烟袅绕,高坐堂上的月下老人似在闭目微笑。

  第10章

  「童凯芝,妳在干什么― 」訾目欲裂的罗劭然放声狂吼,摧心刺肺地倒抽冷气,不敢相信仅在一眨眼间,满是汽油味的山洞竟成火海,燃烧着赖以维生的空气。

  地面上划开一道长长的火墙,圆弧形状的洞身一分而二,他在火的一端望向另一端的两人,火势的汹涌几乎阻隔了视线。

  唯一可以通行的是映着蓝天白云的水池,它看似清澈,实则水深不可测,池底尖石林立,宛如箭矢,不谙情形者,很有可能尚未穿过就被怪石刺破脚掌直达腔骨,危险度更胜穿火而过。

  「别天真了,我不会给你机会救她,你死心吧!」童凯芝仰起头哈哈大笑,将桶中的汽油倒入水池。油比水轻,快速地在水面上漫开来,破坏原本的水清浮上一层油气,只要一点火花轻溅,马上燎原般迅速点燃,加速氧气的耗尽。

  「童凯芝,妳疯了。」她根本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神智丧失。

  「哈……被你们逼疯的,你不爱我,把我当成碍事的累赘,利用我、抛弃我,赶尽杀绝,你让我没有活路走,我又何必给你一条生路。」他自个闯进来送死,怨不得人。

  她没打算杀他,她要他活着受苦,一辈子背负救不了所爱的悔恨。

  「妳把自己困在火里,难道妳真的不想活了吗?」如果不想办法逃脱,连她也要葬身火中。

  「有人陪葬怕什么,黄泉路上不会我一人独行。」她指着被烟呛伤的同伴,眼中流露豁出去的狠毒。

  她觉得自己已经一无所有了,所以不怕死,别人做了对不起她的事,临死前她要一一讨回,绝不让这笔帐欠到来世。

  「妳该怕的,奈何桥上无人陪妳同行。」罗劭然一说完,将石堆后的防火帐篷摊开,他艾萨克网的方式铺在火墙上方。虽说防火,但功效有限,他在和时间竞跑,务求在帐篷防火功能失效前,将呈现半昏迷状态的爱人救出。

  火,燃烧着岩壁,发出剥剥的声响,土石被火焰烧成红色。

  「你……你在做什么,沈舒晨真的那么重要,值得你拿命来拚?!」她崩溃了,更加痛恨他爱的不是她。

  踩过窜烧的烈火,罗劭然看也不看她一眼的走过她面前。「我可怜妳。」

  「你……你可怜我……」她身子一震,脸上是乞求爱情的卑微。

  「妳永远也不会明了何谓真心相爱。」他抱起虚软的娇躯,以背挡住落下的火星。

  那是你不曾回头看看我,你迷人的双瞳中装的是一个又一个的女人,从来没有我。

  童凯芝心中的妒火烧得比四周的火还旺,她看着爱慕多年的男人以保护的姿态抱着她痛恨的女人,那抹炽狂的恨意如焚风狂扫。蓦地,沈舒晨虚弱地睁开眼,翳翳水眸对上烧红的眼,童凯芝的愤怒升至极限,她心里只有一个念头,那就是一个也别走!

  「你要真心,我掏给你看。」她拾起烫手的石头,往罗劭然后脑一敲。

  轰然,一块巨石从上头崩落,鲜红的血滴落地面,烟硝与闷哼声并起,脚下踉跄了一步的罗劭然回眸一瞪,紧抱的双手不曾松动。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书页 返回目录 下载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