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鸣轩小说 > 诱拐小老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白天 黑夜

第 4 页

 

  他又不是没牵过应玫瑰的手,十几岁时就常牵,因为她总喜欢粘着他,可他好象从没有过这种感觉。

  该是邻家的女孩长大了,感觉也许因此不一样。

  应玫瑰有着一样的反应,她也疑惑着以前为什么没这种感觉。

  此刻她双手交握着,唯恐这种感觉会很快消逝。

  齐少白注视着应玫瑰,沉声的口气却还算温和的说道:“玫瑰,这里是公司,我不许你胡闹,听到没有?”

  应玫瑰回视着他,察觉他好象不太高兴,轻轻地咬了咬唇,回道;“人家只是很想看到你。”

  “再怎么想都得等我开完会出来,否则就是胡闹。”她怎么还像个长不大的女孩?齐少白颇为无奈。

  “喔,我知道了,下次不会了。”她总是这样勇于认错,也因此让人不忍再苛责她。

  “你见到我了,我必须再进去开会了。”

  “我在办公室等你,我们一起吃饭,人家有好多话想跟你说,还想跟你一起去挑婚戒、婚纱、喜饼。”接着,她从皮包里拿出一份资料递给齐少白,“少白哥哥,这个给你。”

  “这是什么?”齐少白问着,边接过手。

  “这是银行今天送来的授权书,是有关行使银行的决策权,我爸爸交给我,他说你会用得着,要我直接把它给你。”

  齐少白瞅着应玫瑰,虽感动,却无法将这份感动说出口。“在这里乖乖等我开完会出来。”

  “嗯。”应玫瑰点点头。

  齐少白举步,在开门之前停下脚步并回头说道:“玫瑰,我要你改掉你的脾气,尽量讨我母亲欢心,你做得到吗?”

  应玫瑰咬咬唇,沮丧的回道:“我知道自己的脾气坏,我也改了好多次,可都没能改掉,不过,我尽量改,我找到方式了。”

  “喔!什么方式?”齐少白颇感好奇。

  “就是生气时赶紧深呼吸,把心定下来,心一定下来,气大概就只剩一半,只剩一半就很好控制了。”

  齐少白一听,看法却不如应玫瑰乐观,他说:“玫瑰,气可是还有一半,你能控制得住吗?”

  “只要你在,我就控制得住。”她也知道自己在齐少白面前发不起脾气来,因为她爱他又怕他。

  “万一我不在呢?我不可能一天二十四小时都陪在你身边。”齐少白突地好怕她出状况,两人的婚姻会因此出问题。

  他知道应玫瑰爱他,可他却是视她如妹妹,也就从没想过会和她结婚。

  也许是因为这个原因,他才答应他母亲开出来的条件。

  应玫瑰的言行举止一如往常,并没因年龄的增长而成熟,倒是她的外表已褪去青涩,让人目不转睛。

  此刻,就在他对她目不转睛之下,他竟担心两人的婚姻会出问题。

  应玫瑰朝他眨眨眼,眼波流转,“我尽量控制就是了,你可不可以尽量陪在我身边?”齐少白点点头,“我尽量。”

  她一听,朝他妩媚地一笑。

  齐少白被她那一笑迷惑了,走近她,在她的脸颊上一亲,接着开门出了办公室回会议室。

  第三章

  一个月后。

  齐少白和应玫瑰结婚了,从宴客的饭店回到齐家,都已经是晚上十点了。

  此刻该是他们的洞房花烛夜,可就在两人准备褪下礼服洗澡休息时,却响起了敲门声。

  齐少白拉开门,一见是方玉如,问:“妈,有事吗?”

  方玉如将齐少白拉到房间外,轻声说道:“少白,佳玲现在在门外,她说有事找你。”

  “她有说什么事吗?”齐少白问道,担心谭佳玲是因为他结婚产生情绪上的问题而跑来找他哭诉、理论之类的。

  他最不擅处理的就是女人的问题。

  “好象是大陆的厂出状况。”

  一听说是关于公事,齐少白立刻举步下楼。

  见齐少白下楼,再听着他开门出去的声音,方玉如立刻开门进新人房。

  应玫瑰见方玉如进房,立刻喊道:“妈。”

  方玉如冷眼瞅着应玫瑰,双手环胸、咬牙切齿的说道:“玫瑰,我警告你,不要在少白面前乱嚼舌根!”

  “什么?”应玫瑰一脸茫然,不明白方玉如为何一开口就要她不要乱嚼舌根,再说她又不是那种会乱嚼舌根的人。

  方玉如以为应玫瑰的回答会是“我不会的”,那她就可以稍稍放下心,可她的反应却出乎她的意料,教她紧张了起来。

  “你是不是把那件事告诉少白了?”她急忙问道。“你要是真讲了,我肯定会让你日子不好过。”

  那件事是她这辈子最大的耻辱,她死都不愿让儿子知道,而让她受到耻辱的正是应玫瑰。

  在他们婚前,她本想找机会警告应玫瑰的,可应玫瑰几乎天天粘着她儿子,她找不到机会。

  “讲什么事啊?”应玫瑰仍是一脸茫然。

  见她的反应依旧如此,方玉如又急又气,胸口已隐隐作痛,于是气急败坏的喊道:“你还在跟我装蒜?”

  “妈,你讲话没头没尾的,我真的不知道你指的是什么事。”应玫瑰真的是一头雾水。

  应玫瑰的回答方玉如听在耳里以为她是故意要她说出那件事,好再次看她的笑话。她气得一手抚着胸口、一手指着应玫瑰,语不成句地说:“你、你、你......”

  “我怎么了啊?”应玫瑰还是一头雾水。她见方玉如说不出话来,还体贴的道:“妈,你慢慢说。”

  快气死她了,她被她气得说不出话来,她还叫她慢慢说!

  “反正、反正我警告你,你只要敢把那件事告诉少白,我一定、一定不饶你!”她边说话,边大口吸着气。

  “妈,我真的不知道你指的是什么事,你告诉我好不好?”应玫瑰的反应还是一样。

  这下方玉如再也受不了气,突地跌倒在地,因呼吸困难而导致样子难看。

  应玫瑰被她的模样吓到,连忙喊着:“妈,你怎么了?少白哥哥、少白哥哥,你快来啊!”

  在屋外的齐少白和谭佳玲听到应玫瑰的呼喊声,两人连忙进屋、冲上楼。

  谭佳玲立刻从方玉如穿的衣服口袋里拿出药让方玉如服下。

  接着,齐少白将方玉如抱回房,谭佳玲紧跟在身旁,应玫瑰则吓得手脚发软地跌坐在床上无法反应。

  不知过了多久,齐少白回房,朝应玫瑰喊着:“你竟然在新婚之夜就把我妈气到心脏病发!”

  “我......我不知道是怎么回事,我......我没说什么呀!”她到现在手脚还是软的,连说话都没力。

  “你还说没有!我妈说她要你不要把坏脾气带进门,你就拿米老鼠砸她!”齐少白气到指着床上那些绒毛玩偶吼道。

  那些绒毛玩偶全是她生日时齐少白送她的,有米奇、米妮、唐老鸭、高飞狗......全是迪士尼的绒毛玩偶,她一只、一只好好的留着。

  明明答应他要控制自己的脾气,竟在新婚之夜就给忘了,还害得他母亲险些丧命!此刻齐少白是怒火攻心。

  让他如此生气还有一个原因,刚刚他母亲已经要谭佳玲搬进来了,也要他履行承诺,今夜就把应玫瑰赶出家门。

  他有预感,他的日子将不会太平静,他已经陷入三个女人之间的战争,而这是他最不想要的。

  “我......没有啊。”平常齐少白只要使一个眼色,她就不敢发脾气,如今见他生气,她都快不敢吭声了。

  “刚刚你有没有深呼吸控制脾气?”齐少白不相信她,继续质问她。

  应玫瑰摇摇头,“我没生气,不用深呼吸啊。”

  “原来没有深呼吸。”现下齐少白只相信自己的想法,他接着吼道:“走!”

  “走......走去哪里啊?”她怯怯地问道。

  “离开这里,住到别的地方去!”这是他答应他母亲的。

  “住......住到哪里去啊?”她还处在恐慌中,从方玉如的心脏病发到齐少白生气,她还没时间镇定下来。

  齐少白将脸凑近她,沉声在她的唇边说道:“我另外安排个地方让你住,这里会有新的女主人。”

  新的女主人?应玫瑰疑惑地瞅着他,思绪因这句话混乱着。

  “新的女主人是什么意思啊?”

  齐少白冷冷一笑,回道:“新的女主人就是会为我生小孩的女人,不过,齐太太却永远是你。”

  应玫瑰听懂了!“你的意思是你会有小老婆?”

  “没错!”他又朝她冷冷一笑。

  应玫瑰一听热泪盈眶,既伤心又承受不了这种羞辱,哽咽道:“我......我不要和人家共有一个丈夫,我不要在这里了,我要回家。”

  FM1046 FM1046 FM1046 FM1046 FM1046

  齐少白伸手扣住她的下巴,“回家?门儿都没有!”

  “这儿将有新的女主人,我当然要回家,我才不要留下来!”她伸手拨着他的手,“你抓得人家好痛哦!”

  齐少白放开她,继续沉声说道:“如果你想让你父亲活久一点,你最好乖乖接受我的安排。”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书页 返回目录 下载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