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鸣轩小说 > 诱拐小老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白天 黑夜

第 3 页

 

  “妈,你的意思是......”

  “和玫瑰结婚。”

  齐少白一听,连忙回道:“就依妈的意思。”

  “至于佳玲那边......”

  “我会处理。”齐少白打断母亲的话回道。

  方玉如却说道:“不,我来处理好了。”

  齐少白点点头,“也好。”

  “少白,妈要你答应妈一件事。”

  “什么事?”

  “妈的心脏不好,你是知道的,今天,我为了你要发展事业、为了回报以前你应伯伯帮我们的恩惠,我同意你和玫瑰结婚,可是,她那脾气你也知道,我怕我的心脏会负荷不了,所以你必须答应我,万一她忤逆我,你就让她自己到外面住,我可是想多活几年。”

  齐少白再度点点头,“我答应你。不过,妈,你能担待就尽量担待一点,我会要她慢慢改掉她的脾气。”

  “她已经被她爸爸宠得无法无天,你怎么要她改?江山易改、本性难易,你不知道吗?”

  “我想我可以的。”齐少白肯定的回道。

  他记忆中的应玫瑰是任性骄纵、野蛮无礼的,可他也记得,应玫瑰从不敢在他面前撒野,只要他一记眼神、一句话,应玫瑰便会放下手中即将要丢出去的东西,怒气也会在剎那伺消失。

  “就算可以,那要等多久?不会把我气死她才改吧?”她第一次心脏病发,就是因为多年前的那件事。

  “妈,不会这么严重吧?”齐少白回道。

  “万一有这么严重呢?你怎么处理我和她之间的婆媳问题?不会有老婆忘了娘吧?”

  “妈,你讲到哪里去了!”应玫瑰都还没进门,他已经感受到男人夹在婆媳之间那种里外不是人的感觉。

  “少白,你告诉妈呀,万一我和她无法相处,你怎么处理我和她之间的婆媳问题?”方玉如继续逼问他。

  若问他商场上的问题怎么解决,他肯定马上答出来,可问他这种女人之间的问题,他真的不知道该如何回答。

  知道儿子不知如何是好,方玉如装起了可怜。“看你好象很为难,要不,我到时候搬出去好了。”

  “妈,我既然回来了,就不会让你离开我身边独居。我不是答应你,搬出去的人会是她。”齐少白连忙回道,也倍感无奈。

  “那你若成天往她那里跑,我跟独居有何不同?再说,她若生下孩子,孩子是跟着妈妈不是跟奶奶,我连含饴弄孙的心愿都完成不了!”

  齐少白沉默,不知道他母亲究竟想怎样,明明答应让他和应玫瑰结婚,怎么又这么多问题?

  “少白,我要你再答应我一件事。”

  “你说吧!”

  “只要我无法和玫瑰相处下去,她搬出去是应该的,而我要你就把她冰在外面,让佳玲进门。”

  “妈,我不懂你的意思,什么叫把她冰在外面?是离婚吗?”

  “不是离婚。离了婚,你就没了银行那百分之四十的决策权,我的意思是要你和她有名无实,让佳玲进门替我生孙子。”

  “那佳玲不是有实无名?她愿意吗?再说,你不觉得这样的生活很乱吗?”两个女人已经教他头大,现在又多扯一个进来。

  “不乱不乱,只要玫瑰不在齐家就不乱,佳冷是爱你的,你放心,我会说服佳玲的。”

  匡啷!

  一声瓷器落地的声音突地响起,齐少白和方玉如同时看向书房门口,也看见谭佳玲跑离的身影。

  谭佳玲常到齐家吃晚饭,晚饭后会去整理厨房、切水果,她刚刚正端着水果要到书房,恰巧听到齐氏母子的谈话。

  “少白,快去把佳玲追回来,我来跟她解释,快!”方王如边推着齐少白出书房,边说道。

  齐少白只好举步追上去。

  方玉如望着齐少白的背影想着,她当然知道应玫瑰任性骄纵、野蛮无礼,唯独在她儿子面前撒野不起来,可她会在她儿子还没让应玫瑰改掉脾气之前,就让她滚出齐家大门!

  FM1046 FM1046 FM1046 FM1046 FM1046

  齐氏企业的会议室门上挂着“会议中请勿打扰”的牌子。

  会议室里,齐少白正在主持会议,他先宣布谭佳玲升为总经理,接着再和公司的主管们商议这次要进军大陆市场的案子。

  他会将谭佳玲升为总经理,很明显是作为分手的补偿,以及求得谭佳玲对他的谅解,愿意和他好聚好散。

  可事实上,谭佳玲愿意和他好聚好散是因为她和方玉如有协议。

  会议正在进行中,门外突然传来讲话声,这种情况是不被容许的。

  “小姐,我们董事长在开会的时候不喜欢被人打扰,请你等一下。”助理秘书挡在会议室门口说道。

  “你马上替我通报嘛,我急着要见他,你就跟他说我叫应玫瑰,我相信他会马上出来见我。”应玫瑰任性的说道。

  应玫瑰从应耀东那里得知齐少白回台湾了,而且还上门提亲,显得雀跃不已,立刻冲出门来到齐氏企业要找齐少白。

  应耀东宠女儿的程度和方式总教人昨舌。

  明明是应耀东威逼利诱要齐少白娶应玫瑰,他却告诉应玫瑰,是齐少白主动上门提亲的。

  就像以往她的生日宴会,明明是应耀东透过齐少白的父亲要齐少白上门参加,他却没告诉应玫瑰这个事实。

  还有齐少自在国外的七年里,早就不再送生日礼物给她,每年她还是会收到礼物,这也是应耀东从中安排要令女儿高兴的方法。

  因此,应玫瑰才会误以为齐少白是爱她的。

  “董事长没交代有个叫应玫瑰的来要马上通知他,小姐,你急着见我们董事长有什么事啊?”如果真有很重要的事,该通报时她还是得通报。

  “没事啊,人家七年不见他了,就急着要见他嘛!”

  就只因为这样?她的回答教助理秘书傻眼,也教齐少白不得不起身,想走出会议室说说她。

  谭佳玲突地拉住齐少白的手,“你继续开会,我去处理就好。”她这么做,是想会会应玫瑰。

  她不甘心,非常不甘心。

  纵然方玉如保证一定会让她进门,加上为了齐氏企业进军大陆市场的案子,她委屈地答应了方玉如,愿意做小的,但她始终不甘心。

  “谭总经理,请你让她到我的办公室等我。”齐少白说道。

  齐少白那声“谭总经理”唤得好象他们真的没关系了,谭佳玲气得不顾公司的主管都在场,便回道:“我以为你会请她走!”

  语罢,她举步出会议室。

  “有人出来、有人出来,开完会了。”应玫瑰看到谭佳玲出来,以为是开完当,高兴地嚷着。

  “会还没开完,你叽哩呱啦的,已经吵到我们开会了。”谭佳珍充满敌意地瞅着应玫瑰说道。

  话一说完,她开始惊讶于应玫瑰的甜美和婀娜纤细的身材,危机感也在此刻猛然袭上心头,她开始怀疑方玉如的话。

  方玉如说应玫瑰的脾气和个性绝对留不住齐少白,只会让齐少白反感,可她却怕齐少白难敌应玫瑰的甜美。

  “人家想见少白哥哥嘛!”被人说她叽哩呱啦的,应玫瑰觉得有点不太好意思,垂眸说道。

  “少白要你到他的办公室等他。”应玫瑰是任性,可言行举止尽是娇柔,让谭佳玲愈看眼愈斜。

  “少白哥哥要我到他的办公室等他啊?可是我现在就想见到他耶。小姐,你让他出来一下好不好?我见到他后,立刻乖乖地到他的办公室等他。”应玫瑰没发现谭佳玲正怒视着她,还任性的要求着。

  “你要嘛就到办公室等他,要嘛就走人,要他出来是不可能的!”谭佳玲相当不客气的说道。

  好差的口气哦!应玫瑰看着谭佳玲,因此迎上她满是怒意的目光,也不高兴起来。

  “你口气这么差做什么啊?你不替我叫,我自己进去就是了嘛!我不想再跟你多说,我怕自己会生气。”语毕,她伸手就要推门。

  她也知道自己的个性和脾气,所以总会在有可能生气的情况下闪人避开,免得一生起气来又一发不可收拾。

  而此时,齐少白刚好拉开门,应玫瑰的手扑了个空,两人的目光不期然地对上,也皆在剎那间愣住。

  虽然七年未见,彼此还是认得的,毕竟外表不会改变太多,既然如此,那他们为什么会愣住?

  原因是,齐少白的眉宇之间更具英气与威严;原因是,应玫瑰褪去了青涩,显得妩媚。

  “少白......哥哥。”应玫瑰羞怯地轻声唤道。

  齐少白俊眸一眯,先朝会议室内交代大伙儿休息十分钟,接着拉起应玫瑰的手往他的办公室去。

  谭佳珍则怒视着他们的背影消失在齐少白的办公室门口。

  FM1046 FM1046 FM1046 FM1046 FM1046

  一进入办公室,齐少白立刻像是烫手似的放开应玫瑰的手,只因为他的手掌一碰触到她时,竟像是触电一般。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书页 返回目录 下载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