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鸣轩小说 > 诱拐小老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白天 黑夜

第 2 页

 

  “应伯伯,您提出的条件我无法答应,您知道我有女朋友了。”齐少白顿了下道:“我可以提高贷款的利息利率......”

  应耀东伸手阻止他继续说下去,接道:“少白,你知道应伯伯不缺钱,你更知道应伯伯在乎的是什么。”

  “我知道。”齐少白肯定的回道。

  应、齐两家是世交,齐少白对应家相当熟悉,自然知道应耀东在乎的是什么,就是他女儿应玫瑰。

  应玫瑰是独生女、应氏夫妇的宝贝,应耀东四十来岁时,他老婆才在众人的千呼万唤之下生了应玫瑰。

  因此,他们夫妻俩便将应玫瑰捧在手心里呵护着,任由她为所欲为不忍苛责,因而使她变得野蛮无礼、EQ低。

  应玫瑰从小就喜欢他,他也知道,可他母亲对应玫瑰的脾气和个性却极为反感,没想到今日应耀东却利用他有求于他的机会要他娶应玫瑰。

  其实他对应玫瑰的感觉倒是没那么糟,在他眼里,她就是个任性的、可爱的小女孩。

  “少白,应伯伯无法照顾玫瑰一辈子,她又依赖我惯了,我总得替她找个可以照顾她的人。”应耀东说道。

  “应伯伯,玫瑰也该长大了。”他指的是应玫瑰的心智和行为。“总不能一辈子依赖人,现代的女性都很独立,我母亲就是个例子,您是知道的,而我女朋友也是个例子。”

  他母亲方玉如在他父亲死后独立撑起齐家的事业,直到他读完书从国外回来才将大权交给他。

  至于他女朋友谭佳玲也是一个能干的女性,由他母亲的秘书干起,帮助他母亲处理大大小小的事务,现在已升为副总经理。

  “你母亲是很能干。”应耀东回道。“我也承认我宠坏玫瑰,更知道太宠她只会害了她,可我就是忍不住要宠她。”

  “我了解您的心情,您盼了好久才盼到玫瑰这个女儿。”

  “这只是其中一个原因。”他顿了下,“少白,你多久没见过玫瑰了?”

  “应该是从......我二十二岁之后吧!”齐少白约莫记得。

  在他的记忆中,他父亲死后他就不曾再上齐家,那时候也因为要出国修得硕士学位,所以只剩下他母亲和齐家保持联系。

  他还记得他父亲在时,应玫瑰每年的生日宴会他一定得到,理由是应玫瑰喜欢他。

  应耀东为了达成女儿的心愿,便会透过他父亲邀请他,他父亲为了顾全两家的友谊,会要他一定得到。

  修得硕士学位之后,他留在国外磨练了几年,直到前几个月才回来接手齐氏企业。

  而他为何敢让他母亲独撑起家业,就是因为她身边有个谭佳玲,他在国外也会透过视讯的方武掌握齐氏企业的讯息。

  当时,跟他报告业务的都是谭佳玲,加上他母亲极力向他推荐谭佳玲,他们才因此开始交往。

  这次回国接管齐氏企业,他同时要展开这几年筹备进军大陆市场的计划,也才会来向应耀东调度资金。

  应耀东虽然早就退休了,手上却握有某家商业银行百分之四十的股权,只要他动用权力,银行会立刻借贷给他金钱。

  齐氏企业的资金调度从以前到现在全都是仰赖应耀东的帮忙,而应耀东从没要求回报。

  “你二十二岁之后?那算一算......大概有七年了。”应耀东说道。“少白,玫瑰长得很好,你只要不要太介意她的脾气,用另一个角度去看她,我想你也会想宠她的。”

  应玫瑰的脾气虽不好,可来得快去得也快。

  当她气消后,她总会大方的认错、道歉、陪罪,该付医药费就付医药费、该请吃饭就请吃饭。

  她认错时模样是娇柔无辜的、是楚楚动人的,总让人不得不原谅她、对她前嫌尽释、让人又爱又恨。

  这该是EQ低的人的优点也是缺点,虽不擅待人处事,却也不会隐藏情绪,总是将情绪直接表达在举手投足之间。

  “应伯伯,如果你是担心玫瑰没人照顾,我答应你,我会把她当妹妹一样照顾,我家可以是她的娘家,可我真的没办法娶她。”

  “少白,我提出的条件就是要你娶玫瑰,你说我应耀东太宠女儿也好,强人所难也罢,我不在乎。”

  应耀东的意思再明白不过,齐少白知道无法让他改变心意,从竹编休闲椅上起身,“应伯伯,我该告辞了。”

  应耀东跟着起身说道;“你要调度的资金金额不小,你的计划规模也不小,你能否顺利借贷到这笔钱,你心里有谱。”

  齐少白无语,默认。

  应耀东继续说道:“少白,一个有雄心壮志的男人不该因女朋友绑手绑脚,况且,以玫瑰的条件绝对不会委屈你,我还会附上丰厚的嫁妆--银行百分之四十的决策权。”

  齐少白依旧无语,可却开始犹豫。

  应耀东则继续说道:“玫瑰和你母亲、你女朋友不一样,她不够独立,必须依附人而生,这银行百分之四十的决策权就算交到她手上,她也不会用,只要你和她结婚,我相信她会把什么都交给你。”

  “应伯伯,让我考虑考虑,我也必须和我母亲商量。”齐少白明显不再坚持。

  “和你母亲商量?”齐少白说的这句话教应耀东沉下脸来,蒙上一抹忧虑之色。“少白,齐氏企业不是已经由你在作决定了吗?再说,这是你自己的终身大事。”

  “应伯伯,话是这么说没错,可是儿女的终身大事也是父母的大事,就如同你关心玫瑰的终身大事一般。”

  应耀东点点头,“是该尊重你母亲的意思。”

  “那我先告辞了,三天内我会给您回复。”

  “少白,等等。”应耀东喊道。

  “应伯伯还有什么要吩咐的?”

  “如果你们母子都同意了,我希望你和玫瑰结婚后你能多注意......多注意......”

  应耀东顿住,一副有口难言的样子。

  “多注意什么?应伯伯直说无妨。”

  “没什么,只是要你多注意你母亲和玫瑰之间的婆媳问题。我会要玫瑰控制控制她的脾气,也请你母亲多担待。”其实,要将女儿嫁给齐少白应耀东也曾挣扎过。

  他怕方玉如会对多年前发生的那件事耿耿于怀,因而不会善待他的宝贝女儿,可偏偏他的宝贝女儿喜欢齐少白,他也认为齐少白是个不可多得的青年才俊,更是个值得托付终生的男人。

  原来应伯伯是在担心婆媳问题!

  而这也是他所担心的,因为应玫瑰的脾气与个性肯定无法讨他母亲欢心。

  虽有此疑虑,他还是回道:“我知道了,我会注意的。”

  “还有件事你可以列入考虑。”

  “什么事?”

  “应伯伯待你们齐家如何?”

  “自然是没话说。”

  “如果应伯伯将不久人世,在死前跟你讨个人情,要你好好的照顾我女儿,这应该不成问题吧?”

  “应伯伯,您的身体......”

  “我得了癌症,情况还在评估中,什么时候要走不知道,这也是我会对你提出条件的原因。少白,不要怪应伯伯强人所难。”

  “当然不会。”

  应耀东拍拍齐少白的肩,“那就好。那你和你母亲商量商量,我等你的回音,顺便替我向你母亲问候一声。”

  “没问题。”语罢,齐少白弯身道再见,接着转身离去。

  第二章

  “什么?”方玉如听到齐少白从应家带回来的消息,反应非常激烈。“应大哥竟要将他那个野蛮无礼的女儿往我们家送!”

  方玉如喊应耀东为应大哥。

  “妈,你若反对我可以拒绝,顶多......先将进军大陆的计划摘下,再说,对佳玲也不好交代。”齐少白说道。

  话虽这么说,齐少白的心里却是希望得到方玉如的首肯,能娶应玫瑰为妻,得到银行百分之四十的决策权。

  应耀东说的没错,一个有雄心壮志的男人不该因女人绑手绑脚。

  再说,谭佳玲之于他,只是个适合娶回家当老婆的人,而若要说适合,应玫瑰更适合,带给他的利益也更大。

  “怎么可以搁下?你计划了这么久,那边也都协商好了,就只等资金进入。”方玉如回道。

  “现在调度到的资金就是玫瑰,玫瑰就是资金,除了玫瑰,不可能会有银行要借贷给我们这么多钱。”齐少白据实以告。

  这个事实让方玉如垮下脸,开始犹豫起来,多年前那件事也同时扰乱着她。

  多年前的那件事应玫瑰让她很难堪,也因为这件事,她对应玫瑰本来就不是很好的印象坏到极点。

  如果应玫瑰成了她的媳妇,肯定不会给她好脸色看,恨不得他儿子也没给她好脸色看、冷落她。

  想到此,她突地想到一个可以让她儿子大展鸿图、她也可以好好教训应玫瑰吐口怨气的计谋。

  她说道:“少白,你应伯伯待我们家的确是不薄,加上他可能不久于人世,也该是我们回报他的时候了。”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书页 返回目录 下载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