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鸣轩小说 > 诱拐小老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白天 黑夜

第 1 页

 

  楔子

  百花模特儿经纪公司,旗下有四名令人头痛的模特儿,令公司负责人白牡丹既爱又恨,几度想把她们Fire掉,却又不舍。

  这四名模特儿无论身材、容貌皆相当出色,各有各的风采,堪称顶尖。在台上的她们,姿态优雅、神情娇媚,表现称得上是可圈可点;见过她们走秀的人,女人既羡慕又嫉妒,男人失了魂、掉了魄。

  这正是白牡丹舍不得她们的原因。

  然而她们为何会令白牡丹如此头疼?

  因为,在台下的她们,又呛又辣的个性,以及为求目的不择手段的行事作风,与台上柔媚的她们完全判若两人,常常给她惹一堆麻烦。

  她得替她们应付上门要老公的女人、催债电话、理赔医药费、处理狗仔队拍摄到的相片、挡掉她们不想应酬的男人......

  头痛啊头痛!白牡丹几度失控,想把她们Fire掉,每每又在考量到公司“钱”途的情况下忍住气,留下了她们。

  其实回头想想,她们又呛又辣的个性,正是时下年轻人的特色,是大环境造就了她们这样的个性,也不能太责怪她们。或许,多见些世面、多些人生历练、可能还得受点教训,她们的价值观就会改变。

  现在就来说说这四名模特儿又呛又辣的个性,以及为求目的不择手段的行事作风吧!

  拜金女--黎百合。

  黎百合是个拜金主义者,她的终极目标是嫁进豪门,过一辈子富裕的生活;所以,她含娇带媚的眼波只流转在有钱有权的男人身上,也只接受有钱有权男人的邀约,不论已婚未婚。

  败金女--傅蔷薇。

  虚华不实、讲求物质生活,傅蔷薇况迷于追求名牌与享乐,凡事和“名”这个字搭得上边的,如名车、名表......她绝对不惜重金,也从不考量自己的经济实力,当下就大刷特刷,已不知刷爆了几张信用卡。

  野蛮女--应玫瑰。

  应玫瑰是时下那种IQ高EQ低、被父宠坏的孩子,她一向随心所欲、从不控制自己的脾气。她就像多刺的玫瑰,看似娇艳美农,却浑身是刺;只要有人惹到她,或是她心情不佳,她绝对合不客气的朝对方砸东西,管他是天皇老子,还是地痞流氓。

  八卦女--裘诲芋。

  裘海芋不是爱讲入卦,而是利用八卦。时下八卦杂志风行,名人、艺人皆怕成为八卦新闻的主角,可裘海芋最爱被八卦杂志报导了,她认为这是让自己成名的一条快捷方式;因此,她不怕狗仔队,还时常自动泄露和名人约会的行程。

  第一章

  屋子外头阴雨绵绵,里头凄风苦雨。

  昏暗中,一个女人啜泣着,坐在她身旁的男人肩膀微微垂下,一副不知该如何安慰女人的模样。

  女人哭着哭着,突地投入男人的怀里。

  男人不知所措,要推开她也不是,不推开她也不是。

  “玉如,请节......节哀。”怀里的女人让他不知该如何是好,男人有些不自在的说道。

  女人抬着泪眼注视着男人,依旧偎在男人的怀里。\"应大哥,我的感受好复杂啊!鸣......呜......”

  “我......我能了解。”男人更不自在了,因为女人的脸和他的脸靠得好近、好近。

  他是个温文内敛的男人,一辈子和对方有过亲密接触的女人屈指可数,就是他的母亲、妻子、女儿,如今怀里突然有个女人,这女人偏又刚死了丈夫,他因推拒不得而手足无措。

  “不!你不了解!那个没良心的......”

  “玉如,正文也不愿意丢下你们孤儿寡母,你就不要这么说他了。”听女人说自己的丈夫没良心,男人连忙替他的好友辩驳。

  女人朝他摇摇头,哽咽道:“他真的没良心!你们都不知道,他发生意外时,居然是和他的情妇在一起!”

  “正文有情妇?”男人十分讶异。

  “他有!”女人肯定的回道。“我的感受好复杂,不知道该希望他死还是他活?而我真正担心的,是我该怎么撑起这个家?”

  “你没上过班,要管理齐氏企业的确是一大挑战,少白又还在读书,年纪尚轻,无法负起这个重责大任。”

  听男人讲出她所担忧的事,女人又哭了起来,同时更加偎紧他,双手还环住他的腰。

  男人更不自在了,可同样的,不知该如何是好。

  他只能说道:“玉......玉如,你放心,我会尽力帮助你们母子,也会代替正文照顾你们母子的。”

  女人一听,松开手,抬头反问:“真的吗?”

  “当然是真的。”男人回道。

  “应大哥,那你打算如何代替正文照顾我们母子?”女人又问。

  这问题倒是问倒了男人,男人回道:“你说我该如何代替正文照顾你们母子,我就如何代替正文照顾你们母子。”

  “应大哥,我需要丈夫的疼宠,少白需要父亲的拉拔。”

  “你......这么说是什么意思?”男人似懂非懂。

  女人垂首,换个姿势再度偎进男人怀里,并拉过男人的手环住自己的腰。

  男人的手微微颤抖,犹豫着要不要抽回手。

  “应大哥,你怎么会不懂?”女人略带娇羞的反问。

  男人原本是似懂非懂,但女人目前这副投怀送抱的模样,教他全懂了。

  他抽回手,轻轻推开女人起身,接着说道:“玉如,我会照顾你们母子,但不是这种照顾法。”

  女人跟着起身,“为什么不能是这种照顾法?”

  “因为我们有各自的家庭。”男人回道。

  女人举步绕到男人面前,回道:“应大哥,你是鳏夫,我现在是寡妇了,我们可以光明正大的在一起,两个家庭合为一个家庭。”

  “我不会再娶,我只想和我女儿一起生活。”

  “女儿是女儿,妻子是妻子,一个男人绝对需要女人的,你会需要我,你试试。”

  语罢,女人再度拉起男人的手环住自己的腰。

  男人知道女人话里的意思,白一点的说法是,男人在生理上绝对是需要女人的。

  她说的话让男人无法否认,甚至为此怔忡着。

  女人见男人无语,像是在想着什么,自己动手解开胸前的扣子,再把男人的手由她的腰部移到胸前。

  一触碰到柔软,男人惊退了一步,撞到沙发后跌坐了下去,连忙说道:“不行,不行!”

  女人顺势压到他身上,“你为什么不试试?我知道你的个性,你温文有礼,一定认为这违背了朋友之义,可现在我们已经是单身了。”

  “玉如,真的......”他突地顿住,因为本来要往她肩上伸去的双手竟覆上她的......

  他连忙收回手,“我不是故意的。”

  “应大哥,你真的完全没感觉吗?我不相信。”女人边说着,边伸手要解开他的皮带。

  “玉如,真的不行!”他灵机一动,“玫瑰在睡午觉,应该要起来了,你快把衣服穿好。”

  没想到,说曹操,曹操到,此时书房的门被推开,一个十五、六岁的女孩手上抱着一只米老鼠玩偶立在门口。

  女孩十五、六岁了,多少看得懂沙发上那对男女在做什么,乌溜溜的眼转啊转的,接着,拿起手上的米老鼠玩偶往女人的身上猛打。

  “坏女人,不要脸的女人,勾引我爸爸!”她母亲死了两年,她还没从伤痛中走出来,总怕有人抢走她爸爸。

  女人被骂、被打,虽然不痛,可女孩骂她的话却深深地伤害她向强烈的自尊心。

  女人抓住女孩手上的米老鼠玩偶,并夺下它,一个反手,就要将玩偶朝女孩砸回去,可在此时,手却被男人抓住。

  “不准动我女儿!”

  “坏女人,不要脸的女人,勾引我爸爸!”女孩再次喊道。

  女人见自己处于下风,男人也不为她,深觉难堪。

  她更气女孩此刻跑进来坏了她的好事,否则她有自信能征服男人的!

  她丢下手中的米老鼠玩偶,忿然举步,可没想到在此刻背部又遭米老鼠玩偶袭击,还听到那句她深感厌恶的话--

  “坏女人,不要脸的女人,勾引我爸爸!”

  FM1046 FM1046 FM1046 FM1046 FM1046

  七年后

  黄昏,烈阳已西斜,敛起灼人的光芒。

  应氏豪宅的后院里,斜阳洒入光芒,两张摆在花圃旁的竹编休闲椅让氛围显得慵懒。

  此刻,两张竹编休闲椅上各坐着一老一少的男人,一个享受着午后的优闲和慵懒,一头白发和美丽夕阳相互辉映着;另一个则神色凝重,威严却不失俊美的立体五官因角度关系显得阴暗。

  “少白,喝茶。”应耀东端起茶先闻了闻,再轻啜一口。“这是今年刚上市的春茶,味道很好。’

  齐少白端起茶,可不像应耀东有闲情,只是依言喝了一口,沉重的心情让他闻不到一点茶香。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书页 返回目录 下载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