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鸣轩小说 > 硬要追到你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白天 黑夜

第 18 页

 

  於是自家三兄弟开始上演二十几年来的抢夺食物戏码,看得耿沁如目瞪口呆,不知该做何反应。

  她终於知道白季浪的「抢食」功力从何而来了。

  *********************************

  早餐吃完後,白季浪在母亲大人的催促,以及两个弟弟的鼓噪之下,牵著耿沁如的手一同去散步培养感情。

  「不用太急著回来!」白母不忘最後的叮咛。

  不过听在白季浪的耳里是另一种意思——你再不给你娘我搞定媳妇,你就给你娘等著瞧!

  等到白家大屋渐渐消失在视线之内,耿沁如才问出闷在心中的疑惑。「为什么要带我回你家过中秋节?」她的预感告诉她,他的目的绝对不单纯。

  「反正你以後也是要嫁给我,乘机见见我爸妈也是很正常的事。」白季浪毫不隐瞒此行的目的。

  她的脸颊又浮现可疑的红晕。「我说要嫁你了吗?」

  「你不嫁我吗?」他又露出可怜兮兮的狗狗无辜表情。

  「讨厌啦!」她扁扁嘴,脸红得更厉害。

  他开心地笑了,看来他很有希望。「你觉得我家人怎么样?」

  「都很好呀!」而且都很热情,在在表明这是一个多么温暖的家庭,难怪能养出阳光般的他;而她何其幸运,能与他相识、相恋。

  「你喜欢他们吗?」他停下来,双手牵著她的,与她面对面。

  「我喜不喜欢他们很重要吗?」她低下头。

  「重要,非常重要。」他抬起她的下颚,目光灼灼地凝视她的眸。「对我而言,更是重要。」

  耿沁如觉得自己的脸都快烧起来了。

  白季浪忍不住吻住她诱人的红唇,毫无顾忌地吻下去,吻得热情、吻得火热。

  突然一声口哨声打破浪漫的气氛。

  「大哥,带种!」白家老二白济伦猛吹口哨。

  「大哥,我崇拜你!」自家老三白翼谦又蹦又跳,只差没摇旗呐喊。

  捣蛋二人组重出江湖,立志兴风作乱到底。「亲下去、亲下去……」

  白季浪顺应民意,还真的就这样给她用力地亲下去,「啵」的好大—声响。

  耿沁如窝进他的怀中,没脸见人了。

  他为什么脸皮可以这么厚?这里可是公开场合耶!

  天啊,她的脸全都丢光光了啦!

  他们仍是不满意。「吻下去、吻下去……」

  「滚回去!」白季浪拿出大哥的威严,亮出重量级的铁拳,把两个好奇宝宝轰回去,省得未来老婆当场羞死。

  捣蛋二人组为求保命,脚底像穿了溜冰鞋,「咻」地转眼人就不见了。

  耿沁如没办法挖地洞将自己埋掉,只好退而求其次,将脸埋进他的胸膛不起来了。

  「别害羞,男女朋友之间亲吻是很正常的事。」他好笑地安慰不敢见人的佳人。

  「不要说了!」她捶打他的胸膛。

  「把头抬起来,好不好?」

  从傍晚起,白家就开始忙碌了起来,耿沁如和他们全家总动员,准备今晚赏月的大事,为求有一个尽善尽美的快乐中秋节。

  终於,在七点整,自家一年一度的中秋节烤肉烟火大会正式开始!

  照白家的传统惯例,由白家大家长开场致词。

  白父清清喉咙。「你们三兄弟现在都出门在外讨生活,一年难得回来几次,更难得一家人同聚一堂;爸爸和妈妈也没什么特别的要求,看看你们现在都事业有成了,爸爸和妈妈只希望你们都能早日成家,生几个孙子给我们抱抱,我们就心满意足了。」

  「老爸,收到!」白家三兄弟整齐划一地起身,对他们最尊敬的父亲行了个慎重的军礼,当场将严肃的气氛转为欢笑声不断。

  「话是你们自己说的,老妈我就等你们的好消息。到时你们敢再给我打太极拳,就准备相亲!」白母不忘先撂下狠话。

  顿时扬起一阵阵笑声。

  接下来,大家围在烤肉架旁边烤边吃,自家老二、老三不时上演抢食物的场面,闹得白父不得不出来调停,顺便挖走儿子们的食物。

  「爸,你假公济私!」

  「还我虾子!」

  耿沁如眼见供不应求,开始猛烤,完全忽略自己没有吃到什么食物。

  「慢慢,张嘴。」白季浪心疼佳人没吃到什么,用筷子挟起他盘里的肉片。

  耿沁如下意识地张嘴,一大块烤肉就这样毫无预警地塞进她的口里,完全都没考虑到她根本无法一次解决掉。

  你故意的,是不定?她瞪向罪魁祸首,以眼神做无声的抗议,因为她的嘴咬住肉片,不能说话。

  白季浪笑嘻嘻地搔搔头。「我来解决。」

  低头一咬,咬住肉片的另一边送进自己嘴里。

  「好吃。」意犹末尽,白季浪还用舌头舔舔嘴角。

  这个动作又惹得耿沁如全身血液往脸上冲,为粉饰自己的羞赧,她立刻低下头来专心烤肉。

  「好甜蜜喔!」

  「好羡慕喔!」

  捣蛋二人组再次重出江湖,当场上演搞笑版情侣篇——白季浪VS耿沁如。

  「浪哥哥,你对我真好,我好爱好爱你。」白家老三饰演耿沁如,三八地说起恶心情话。

  「小如如,我也好爱好爱你,尤其你那令人垂涎欲滴的樱桃小嘴,总让我情不自禁……」白家老二饰演白季浪,忠实地呈现男人的内心世界。

  「小浪浪,我现在完全不能想像没没有你的后活,我需要你来充满我、我渴望你来抚慰我。」自家老三脸红气不喘地说著别有「色情」暗示的话。

  「小如如,我何尝不是不能没有你,我有多么需要你,每当夜深人静,我巴不得你就在我身边,陪我一同巫山云雨。」白家老二连暗示都不用,自动升级。

  「小浪浪。」

  「小如如。」

  两人恶心巴啦地抱在一起,两张嘴嘟得老高,在那里发出「啾啾啾」的亲吻声,让整出戏进入最高潮。

  耿沁如脸红到不行,怀疑自己严重脑充血。她哪里说得出这么恶心的情话,光要说出「我爱你」三个字,对她而言就已经是高难度的挑战。

  白季浪对她咬耳朵。「只要你想听,再恶心的我也说得出口。」

  「我、我不要听!」耿沁如推开他。

  白季浪却打定主意黏定她,跟她玩起不倒翁的游戏来,就是要赖在她的身上。

  「走开啦!」不要黏著她啦!

  白母看不下去了,不由分说抡起拳头,各给白家三兄弟头上一颗特制山东大馒头。「臭小子,不准你们欺负我的媳妇!」吓跑了她就没孙子抱了。

  「杀人呀!」

  「砍人呀!」

  「死人呀!」

  「往哪里跑!」白母抡著拳头追著他们满场跑。

  白家三兄弟夸张地慢动作跑给白母追,白季浪为求「笑」果,还不忘在那里大叫求饶。

  耿沁如笑得好开心,她从来没有参加过这么热闹有趣的中秋节聚会。

  这个温馨的家庭,有最开明的父母、活泼乐观的儿子,造就出一个得天独厚的甜蜜家庭,就像是她小时候在育幼院唱的那首童谣——「甜蜜的家庭」。

  她何其荣幸,能够加入这样温馨的家庭聚会。

  而带给她莫大欢乐的,是她所爱的男人,她真的好感谢他;她感谢上天,让她遇见他,也让她爱上他。

  被白母追得满头包的白季浪,最後折回耿沁如的旁边坐下,可怜兮兮地抱怨。

  「你就这样看我被打,也不来救救我。」

  「很有趣呀!」可以想见他以前一定也常常像今晚一样被白伯母追打,要管教三个顽皮好动的儿子,也够辛苦的。

  「没同情心,我不管,我要补偿。」白季浪开始要赖。

  「你要什么补偿?」是他自己爱玩被打的,怎么吃亏的还是她?

  「这个。」迅雷不及掩耳地偷亲她的脸颊。

  「哪有这样的!」羞死人了,这里有得是人,还有他的父母、兄弟耶!

  白季浪乾脆皮到底,大手压住她的後脑勺往他需索的唇逼近,另一手搂著她的腰,上演一场火辣辣的限制级热吻!

  「好耶!」白家老二猛吹口啃。

  「赞耶!」白家老三猛拍手。

  两老看得不好意思,毕竟跟不上年轻人的开放程度,很有默契地相约一同赏天上的中秋大圆月,讲那老掉牙的嫦娥奔月、月饼由来的故事。

  热吻方歇,两人都气喘不已。

  「谢谢捧场!」白季浪向两个弟弟挥手致意。

  耿沁如再次巴不得挖个地洞将自己埋起来,以免她真的会羞死!

  心念已定,她是打定主意把火红的俏脸埋在白季浪的颈窝不起来了,自动投怀送抱,双手紧紧抱著他的腰。

  白季浪知道事情大条了,连忙指使两个弟弟去点燃策划许久的烟火秀,以博取佳人原谅他的情不自禁。

  白家老二、老三朝他打OK的手势。

  万事俱备,只欠东风,主角没抬头看怎么进行不去?

  自然,此番重责大任就落在始作俑者兼男朋友和未来老公的身上。

  「慢慢,你抬头看看.」白季浪哄她,企图拉开死抱着他不放的佳人。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书页 返回目录 下载本书